首页 > 淮史百科 > 名人研究 > 画家姚又巢轶事

画家姚又巢轶事

2015/6/12 15:20:28    作者:郭寿龄    阅读:3396    评论:0

    清末民初,淮安有一位画家姚又巢(1841-1923)。他为人谦和、诙谐,喜爱与人穷侃海聊,晚号“老侃”,人称“侃老”,而他的真实姓名知道的人却不多。
    姚又巢名一个单字“琛”,原籍浙江仁和(今杭州市)。幼年在杭州从同乡名画家赵之琛学画,咸丰末年,浙垣为太平军占领,为避战乱,“旅食江淮间”,因“爱淮安风土,遂定居淮安山阳”。开始以做小本生意维持生计,业余钻研书画,艺术日进,画名日高,求画者众,遂弃商以卖画为生。他善画兰、竹、静物小品。现已八旬的扬州画家何庵之(淮人)幼年时曾亲观其作画,称“姚的小品可与吴昌硕、齐白石相媲美。”
    姚又巢性格开朗,不拘小节,小有名气后,喜欢到菜馆里点上几盘可口菜肴,约上三、二知己细酌数杯。由于他健谈,菜馆老板又慕先生大名,热心招待,有时坐到先生身旁听其“神侃”,渐渐有了交情。先生缺钱时照吃照喝,记上账,客客气气送出门。求画人便与菜馆老板约定,只要有先生的画,他们愿意出钱付账。先生每于酒酣兴起之际挥毫作画,满足求画者的愿望。
    姚又巢年逾古稀身体犹健,喜食肉,每天挂二百文钱于杖头,叮当作响,亲往购买,屠家亦留上好肋条肉待他来取。他今日有酒今日醉,友人赠诗有句云:“年老笔逾健,囊空乐有余”。民国初年,淮安经济凋敝,买画的越来越少,一幅画也值不了几文钱。这样姚又巢晚年生活十分清苦,常常是“举家食粥酒常赊”,甚至无法举炊,不得不就食于豪门大户。
    在东长街朱雀桥堍有一座带花园的大宅院(今淮安医院),淮安人习惯称为“沈公馆”、“沈道台家”。主人沈敦兰(字彦征),原籍浙江宁波,举人出身,曾任常镇道道尹(正四品),离任后来淮定居。沈敦兰晚年悠游林下,喜与文人画士交往。姚与沈是“大同乡”,则成为沈家常客。
    一年时值严冬,沈敦兰与姚又巢在客厅晚餐,沈家仆役多人在旁侍候。姚的食量颇大,吃了一碗又一碗,还未见饱。他指着庭前问侍者:“院中有梅,还缺什么?”话音未落,一侍者迫不及待应声答道:“天竹(一种长青观赏植物,与‘添粥’谐音)。”姚拈了一下白须,拍一下桌子说:“对,再来一碗!”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