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周恩来与邓颖超研究 > 周恩来在世时我曾几次去过他的家

周恩来在世时我曾几次去过他的家

2019/2/11 14:57:36    作者:秦九凤    阅读:187    评论:0

 

    前不久,中央电视台在我们淮安周恩来纪念馆采访我时问:“你为什么对周恩来的感情那么深?”我回答说:“他是我们淮安人,又那么无私无畏地为党为国为民工作,所以我爱戴他、崇敬他。”我还告诉他,小时候周恩来还在世时,出于对他的敬仰和热爱,我就曾多次去过他的家,听到和见到许多有关他的旧闻轶事,至今仍历历在目。
    一、第一次看电影,想到总理家去看看
    1953年我还在读小学。一天老师对我们说:“春天是城里学生外出旅游踏青的季节。我们是农村学校,就朝城里跑。明天我带你们进城看电影。”我们一听甭说多高兴了,因为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电影。
    第二天,春光明媚,晴空万里。我们十几个少年在王斌老师带领下来到原淮安府城隍庙大殿里(今淮安区工人会堂院内,该庙1958年已拆除)看了一场名叫《白衣战士》的电影,然后老师让我们自由活动,规定下午两点到城北小学集中回家。我们就像小鸟一样“飞”开了。
    我和黄文某、马玉银等三四个同学一起来到上坂街南头东侧的一家老虎灶吃掉从家里带出来的干粮——稖头面包韭菜的饼,喝了一两碗白开水就向西蹓跶了。还没走几步,就看到一个大院内的墙上悬挂有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和刘少奇等领导人的大幅画像。我们便迎着画像走过去。这里原来是府学,民国年间是淮安县民众教育馆,新中国成立后是淮安县文化馆,也就是现在的上坂街东侧、漕运广场往西一带。文化馆搬走后,这里就改设为淮安县委第二招待所,人们就习惯地喊为“北招”,以与“南招(今楚州宾馆)”相对应。
    我们正聚精会神地欣赏着新中国的人民领袖像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领袖像。却听到旁边一位中年妇女指着周恩来的大画像说:“周总理他家就在我家北边。”旁边的一位男子说:“你家不就住在驸马巷南头吗?”“对呀。”那位女同志一边笑着回答,一边显露出一脸自豪的表情。
    我们几个少年当即商量决定:到我们敬爱的周总理家去看看!为了怕误了老师规定的集中时间,还商定,到周总理家去过后就哪儿也不去了,直接奔城北小学。于是我们沿着漕运前街(今镇淮楼东、西路段的东从青龙桥起西到八字桥止的一段街道)往西,过八字桥(当时还是拱形桥),沿着响铺街(今镇淮楼西路从八字桥西堍到西长街的一段街道)终于找到了驸马巷。于是进巷往北走。因为听人家说,周总理家就在驸马巷南头,所以我们没走多远就向一个半开着黑漆大门的人家闯去。人家一见我们三四个孩子连忙问:“你们找谁?”“我们找周总理家?”可是人家没听清,几经解释,才告诉我们说:“上北,上北,北边。”结果我们又问了一两家,也不知找没找对,就被人家赶出来了。我们又怕耽误了老师规定的集中时间,只好悻悻地离开了驸马巷。准确地说,这第一次到周总理家去的是不是真的周总理家已不得而知。但是,我们那时崇敬、爱戴周恩来的朴素情感是真挚的,也是发自内心深处的。
    二、进城拍毕业照,找到周总理家
    1955年我初小毕业,那时念到小学四年级叫初小毕业,发毕业证书,要升五年级时还要通过考试,而且不是人人能升学,六七名四年级毕业生中才有一个人能升五年级。因此,四年级毕业时要拍一吋单人小照给毕业证书上用。
    当时有一位和我同班的同学叫陈志明,他本来就是淮安城里人,因头一年未考上就到我们席桥小学复读(那时不允许在自己毕业的学校复读)。他比我大有五六岁,已是一位近20岁的成年人了。因此,陈志明在我们那届毕业生中年龄最大且又熟悉淮安城里情况,就自然成了我们那帮同学的“头儿”。那天我们在河下天真照相馆拍了单人照后,就由他领着我们进城去玩。
    我们是由河下估衣街向东,再沿新城的城脚跟向南,然后从北门进城。走到府市口时,陈志明说:“县政府就在这东边。”接着他告诉我们说,周总理婶娘周八太要到县政府来的时候,看大门的人一见到就会飞快地朝里跑,告诉在家的县里领导人。这时,县委书记、县长等人如果在家的都会跑出来,然后垂手立正齐刷刷地站在大门(今府衙)里边。当周八太走过时,有的人还朝她鞠躬表示敬意。他说的是真是假,现在已无法考证。
    陈志明说得我们对周总理的家又充满了神奇与遐想。我就忍不住问他:“那总理的家能让人去吗?”“照去。”陈志明肯定地说,“你们想去的话我现在就带你们去。”
    出于对周总理无比的热爱,当时我们几个同学都同意去。于是,他领着我们沿东门街(今西门大街)往西,进驸马巷往南。当来到蓝色的门牌“驸马巷7号”时,大门已关上。陈志明就上前敲门。好一阵才有人开门,是一位妇女。她问我们:“你们找谁?”“我们不找人,是几个同学想到总理家看看。”陈志明一边说,一边就从半开的门缝中挤了进去。我们见人家没阻拦,也就跟着进了周家院。
    我们并没走多远,只见院内的房舍并不整齐,地面铺的砖头残缺不齐,眼前尽是破廊蚀户,瓦楞长草的一番景况。我那时才14周岁,还戴着红领巾,却留给我终生难忘的印象:这哪像一国总理的家?
    三、星期天专门去周总理家
    1960年暑后,我考入淮安农业大学农学专业60(1)班学习。淮安农大就在城东公社南窑大队(今龙光阁东南不远处)。一个星期天的上午,我出于对周总理的无比热爱,独自一人逛进淮安城,径直来到驸马巷。那天,朝东的大门虚掩着,我信步走了进去,进屋也未见到人。当我来到周总理诞生的那朝南的房间里时,发现东间是一张棕绷子床,西间内什么东西也没有,地上是方砖铺地,两边竖着的间板全无。当间放着一个石制的中国象棋盘,棋盘两边各有一只白底蓝花的陶瓷鼓,而棕绷床的西头则放置有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等的20多本著作。
    我躬身刚想拿一本书看看,不料从院子里传来一位男子的声音:“书是县里放这儿的,不要动。”听了这话我只好直起腰并将伸出的手收回。
    周总理的家为啥要放那20多本书呢?多少年后我才知道。
    1960年春天,中共淮安县委书记处书记兼淮城人民公社党委第一书记刘秉衡同志赴京见到周恩来后曾提出,淮安正在东门内的那块空地上建一座革命烈士纪念塔,想请总理题写几个字。周恩来爽快地答应了。但他又提出了一个要求,说:“这样吧,我们来订一个君子协定,我给你们把字写好,你们也给我办一件事,替我处理好老家的房子和祖坟。这件事前次王汝祥同志来我已说过,至今你们还未落实。”
    为了尽快获得周总理题写的“革命烈士纪念塔”几个字,刘秉衡同志一回到淮安,县委就进行了专门讨论。买了上边说的那些著作放到周恩来的诞生房间并报告周恩来:你的旧居已经被用作县委常委学习室了。当时县委这样做完全是为了好对周恩来有个交待,因为我曾问过王纯高、颜太发、花恒和等当时的许多县委老领导,他们都回忆说,那样布置过后,他们只是象征性地去过一两次,并未真的在那里学习。
    后来因为国家遇上天灾人祸,经济困难,淮安革命烈士纪念塔停建(直到1965年才续建成功),所以也不好向总理催要题字,“常委学习室”也就自然撤了。
    四、“私人住宅,谢绝参观!”
    自从我熟悉周总理的家以后,每次经过淮安城,我总是愿意绕一点路从驸马巷周家门前经过。
    “文革”期间,全国人民从新闻简报的电影里看到周恩来为国事操劳的辛苦,对他热爱的感情也与日俱增,无论是本地的还是外地的人到我们淮安后都想去他的家看看。大约1973年左右吧,我路过驸马巷(当时叫红光西街)7号时,见到大门南侧新钉上了一块不大的长方形木牌,木牌被漆上淡黄底色,上边是红漆写的8个大字“私人住宅,谢绝参观”。从笔锋上判断,这8个红字是出自周尔辉的爱人孙桂云老师之手。
    这块木牌是被虔诚的瞻仰者们“逼”出来的。一方面是周恩来严格要求他住在淮安的亲属不要说出他当年住过的房子,一边是来自天南海北的周总理的崇敬者。孙桂云只好采取挂牌昭告,不要干扰他们一家的正常生活。
    1973年的一天,响水县文工团专程来淮安想瞻仰周总理的旧居,不料被这块黄色的小牌挡在了门外。无限感慨的文工团编剧们当场挥毫写了一首小诗:

    辗转进曲巷,
    旧居何处寻!
    望望南家院,
    敲敲北家门。
    主人笑吟吟,
    迎来远方人:
    “借问客访谁?”
    “巨星起处观青云!”
    “这里是寻常向阳院,
    住的是普通老百姓。
    要访旧居去韶山,
    红日升出育红人。”
    …………


    直到1974年暑假周恩来重病缠身了,周尔辉、孙桂云夫妇带着他们的儿子进京看望伯父、伯母。当快人快语的孙桂云告诉病中的伯伯说,人们出于对伯伯的热爱,海内外的炎黄子孙们到我们淮安那里参观的人总是络绎不绝,连我们的正常生活也受到干扰和影响,弄得我们有苦难诉、有话难说。实在没有办法了,我只好在大门外边钉上一个木牌,上面写上“私人住宅,谢绝参观”。可是来参观的人还是有增无减。
    周恩来听了侄媳孙桂云的话后沉思了一下批评说:“你怎么可以这样做呢?这不是明明告诉人家,那是我的旧居吗?”
    所以,那块“私人住宅,谢绝参观”的木牌只存在了不到一年时间就又被周尔辉他们家人给取下了。
    位于淮安城驸马巷7号的周恩来故居如今是国家级“文保”单位,当你读到这些笔者亲历的旧闻轶事时,你不觉得周恩来那“不忘初心”的楷模风范和他那大公无私的精神将永远是我们全党全国人民学习的榜样吗?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