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城索引 > 淮上园林 > 《勺湖志》中的勺湖风光

《勺湖志》中的勺湖风光

2014/11/18 11:30:29    作者:高建平    阅读:7203    评论:0

 

    淮安已故文史专家丁志安先生在《淮安文史资料》第四辑中的淮安方志漫谈一节中讲到,民国《勺湖志》为近代文人毛乃庸撰,未见传本。
    然笔者在空闲时间里,多留意收集地方文献资料,无意之间竟发现由淮安毛乃庸所撰的《勺湖志》仍存世上,原卷现藏北京图书馆。
    毛乃庸(1875-1931),近代文学家、史学家。字伯时,后字元征,别号剑客,淮安围墙巷人。父昌本,诗文精深简炼,医奕书画罔不精妙;母杨氏亦通诗书。乃庸七岁知声律,十岁作《重阳》诗,以“断鸿穿古塔,瘦蝶恋寒芳”句扬名诗坛。光绪十一年(1885)入山阳县学,后被举荐应拔贡试,署第一人,因父丧而未应廷试。后任淮扬道江北查赈放赈员、江北师范教务长、江南高等学校教授、浙江旅宁公学教务长兼江南实业学校蚕桑分校监督、两江督练公所总文案、江苏通志局分纂等。辛亥革命后,回乡安居。不久就任山东巡警道署秘书长,后代理内务司司长。两年后,遂辞官返淮著书立说。晚年寄居南京,借贷度日,仍坚持著述。著名学者柳诒征亲自撰《毛君元征传》,称其“骈散文、诗词遒逸渊懿,淮士无出其右。刊定《剑客类稿》:凡散文二卷、骈文二卷、诗八卷、词二卷,《墨脞》一卷。尤深于史,棼乱脞遗,史所荒忽者,栉剔香集识之尤悉,著有《十国杂事诗》十卷、《十六国杂事诗》十六卷、《后梁书》二十卷、《北辽书》九卷、《辽进士考》二卷、《季明封爵考》一卷、《檀香山岛国志》十九卷、《勺湖志》十六卷。译出《安南史》、《朝鲜近代史》、《印度杂事》、《彼得传》、《泰西名家传略》若干卷。钩沉、撮异、撰录,悉有义法。它所著有《补陈书州郡志》、《西辽记事》,丁乱稿佚,晚亦未能重辑也。
    现存民国《勺湖志》共十六卷,其中卷一为:总叙;卷二至卷八为:书院;卷九:园林;卷十至卷十二:祠庙;卷十三:寓贤;卷十四至卷十五为:艺文;卷十六:丛记(并附一卷)。全志写的详实、严谨,收备较详,卷首有引论题其要,文事简核、去取得当,为他书罕见。此志完好保存至今,为研究淮安勺湖园林史有其重要价值。
    勺湖,一名郭家池、一名郭池、一名郭家荡、一名郭家湖、一名王家池、一名王家湖、一名放生池、一名女儿湖。在淮安城内西北隅,西及北均抵城垣,东限万寿桥(一名史坝桥。)与城河通。面积占城十一而不足,其始无可考。邑人阮葵生《茶余客话》谓,唐时地,即极盛。赵嘏诗谓,城碍十洲三岛路,寺临千顷夕阳川,者仿佛指此,然无确证。宋时始见著录,称王家池(邑人徐积有诗)。元为菱田,龙兴寺僧郭法亮乞诸其僚,以瞻二亲。法亮亲殉,池中有墩,即其地,故池与墩,又均蒙郭家之名。明季淮安推官袁彭年(字德邱,公安人,进士,崇祯中任。)四面筑堤,禁捕鱼,号为放生池。久之禁地,堤亦圮。顺治中,漕督蔡士英复修堤,顺治庚子,总漕蔡士英就墩建大悲阁,联以板桥,俗名蜈蚣桥,象形也。旧志,古迹已云。光绪中何俊卿(即邑人何其杰)舍人锐意重修,劝募经年始复旧观。颜其桥曰:如虹。夏时有人觞客于此。不三五年渐就零落,桥板为邻近所盗,盈盈一水又可望而不可及。
当年湖面清净,菰蒲飘香,被文人雅士辟为寄情怀、避尘噐的好去处,更被佛家、道家视为建立清净之所的首选之地。勺湖即为名湖,令历代达官贵人、文人墨客流连忘返,或歌或赋,赞美勺湖风景绝胜。
    邑人曹钟昌有诗曰:“淮扬烟景比钱塘,挂眼青山是女墙。南北高城峰势远,水云片片数西方。书院西邻太乙宫,(西湖书院,即太乙宫旧址。)湖心亭子纳南风。长桥记卧沧波上,安得如虹比跨虹。宦游不记几春秋,爱往杭州抵楚州。一样六桥分内外,皇经阁比望湖楼(勺湖迤东为北水关,内外亦有六桥。望湖楼在西湖之外,久圮矣。)拳山勺水艇如瓜,西望湖滨塔影遮。欲比雷锋看夕照,赏心美景属荷花(文峰塔亦在勺湖南岸。)。绿杨几树正当门,苏小春情熟比伦。多少荒坟松柏下,不知何处月香魂。西北高楼近钓台,韩侯更比岳王衰。渔沟直肖精忠柏,欲折雄心百不回。清芬自古有涟漪,循吏声名百世知。为问淮安贤志府,风流还比白苏祠(即蔡公祠。)。前朝寺观复余几,不见残僧空数稀。若把三城比三竺,圆明灵隐各依稀。昔贤曾著西湖志(明.田汝成撰有西湖志十二卷)今代西河善属辞,从此江南与江北,山公都作习家池。”
    黄钧宰《金壶浪墨》云“大悲阁高五尺,宛在水中。相传水大则阁兴,俱浮水未当没其地也。阁之东为老君殿,而蔡公祠及诸栏若常其南,达以长桥,蜿蜒如虹,环城如平岗。卧岭楼台错落,水木清华,郡人游憩。于是焉,在五月即望刘琴白、程献青家庶春予以二十初,买舟载酒而往,四面芙蕖,香风馥郁,红妆素服绰约,临波有境如蓬岛,三外身在莲花焉。朵中之句饮未半,雷雨西来,凉生,襟袖虽败与殊通体也。”
    淮人鲁元寿《冬日游大悲阁》:“策杖迂回过板桥。大悲高阁势凌霄,风寒殿北冰先合。日淡城阴雪未消。厂院鹤鸣三鼓月,阁门僧定五更潮。茫茫不辨来时路,但见白云空际飘。”李逢元《水调歌头词.题大悲阁图》:“一簇好楼阁,宛在水中央。何人敢取图,画绝胜买陂。塘背倚孤城,半角飞跨虹桥十丈。四面尽垂杨。熟视忽展笑,曾此屡近凉。烟淡淡,波渺渺,境茫茫。谁坐瓜皮艇子,露藕丝裳醉。惊两行鸥鹭,抱崖三更成露清香。到此还尘世底用度慈航。墩南北各建长桥,绵恒数十丈(南桥督漕邵甘建,迤蔡公祠。北桥邑绅杨绳武建,通老君殿,久圮。)北桥不知其名,南桥名曰如虹。”另有徐日升《大悲阁》、毛孟兰《十二夜大悲阁观孟兰会》、徐登鳌《午日游大悲阁》、丁寿昌《游大悲阁晚归》、丁晏《午后泛舟至大悲阁》、徐嘉《大悲阁即事赋二十韵》、杨誉嘉《题大悲阁图》、殷汝金《题大悲阁图》、韦宗驷《题大悲阁图》、毛元征《题大悲阁图》等诗篇存世赞美勺湖大悲阁风景绝胜。
    清光绪间.淮安知府张球《重修大悲阁记》云:“淮安府治之西北隅,旧有所谓大悲阁者。阁建于放生池之中。池水环之,南恒长桥十五六丈。循桥而南为蔡公祠。蔡公者,顺治之季,任督漕有治,绩没。谥襄敏。阁其所建也。乾隆中督漕杨锡绂又修治之,遂为郡人游观之地。方春和时,柳影波光一望无际。游其阁者,如入图画。自遭兵灾,阁既圮,而桥亦倾矣。张汉仙(官至山东巡抚)观察久寓淮阴,请于督漕张公子青(张之万),发银七百银,重建阁三楹,功未竞者。二十年,清河王君云门,以其先人欲修之,而未国也。愿助资五百两,又以不敷而止。今年五月天旱,邑人祷雨于蔡公祠。何中翰俊卿(何其杰),慨然肩其事,集中集资千余两与王云门鸠工庀材。阅月,而阁与桥乃皆复其旧。呜呼!盛衰兴废之故,盖可见矣。阁之创自我朝,而经营改建者,再粤逆事起荒废不治,且四十年得工,君为之倡令中翰又始终其事,不烦官司之役,而基宇式廓风犹昔。使蔡杨两公之流,风余韵悠然不坠。可谓好义也。已颜球自乙丑冬来守斯土,侵忽两载,幸政平讼理无骇职废事护免于罪。乡邦人士之赞助为多。登阁远眺,春秋佳日与二三君子倘佯其间,于红树碧荫间,叙述当年共事时情景以为笑乐。必有俯仰流连不能以已。者爰为之记,俾后人知王何两君之勤,而球之所以为倦。倦于斯也,时光绪辛卯秋九月。”
    蔡公祠,在勺湖如虹桥南,龙兴寺北,旧本寺中地。蔡士英,汉军正白旗人。顺治中督漕蔡士英再官于淮。肃清积弊、恤军民,有振声。疏请改长运为转运,在淮安疏浚涧河、文渠沟、开城西水门。训课士子,文风大振。有丁寿祺《去夏与露园上人食瓜蔡公祠南轩遗子皆畔隔岁重来已引茭结子》、吕贻燕《中秋后一日程达泉招饮醉游蔡公祠》诗篇存世。
    奎文书院,初联城平成门内。火神庙有周公、孔子二像,不知其所。自乾隆辛卯知府陶易建悦道楼奉之。开设惜荫书塾,召生徒肄业其中。以学宫或邑之孝廉为之,师积有资给,嘉庆乙未知府宫懋弼改今名。延主讲,设监院,来学者亦众。咸丰中,以兵事废,堂舍皆圮。同治三年知府顾思尧改建于勺湖之滨。同治重修山阳县志并绘有:奎文书院图。
    勺湖草堂,邑人程晋芳有重修勺湖草堂记曰:“吾淮旧城西北隅有勺湖。即志所谓放生池也。又曰郭家池或曰王家湖。宋明以来古迹多在其地。国初鹤缑(即阮晋)阮征君与乡人马西樵、石紫岚、阎百诗诸先生畅咏于斯,有倡和集。翰裴园(阮学浩)征君之孙也,当即其地为草堂,讲课其中。先生学醇而行,清教于乡人。……乾隆甲午秋八月,黄河决老坝口,灌淮城,草堂没于水。逾年水退而坏。廊破壁,树石无存,乡人过者唯是叹息。今年夏山西荆公伍峰(即淮安知府伍若玺)来守是邦,伍峰为先生辛酉典式所录士。即莅任,拜先生神主于草堂,乃捐俸金重气书塾草堂,匝月而成。焕然一新如旧观,植以花树拦槛,井井率诸生释奠坐前,自此吟讽之声复琅然如昔。”
    清人纪昀《前题》曰:“前辈风流在,吾犹识典型。一堂容布席,二老对谈经(昀从先师董文恪公家时,听先生绪论忽忽几及五十年矣)。自诵归田赋(先生以养亲归里),时怀问字亭(先生教授于乡,此图即当日讲堂也)。如今揩老眼,遗迹看丹青。緜邈人千古,沿洄水一方。他年寻石室,此画认渔庄。鸥渚多闲地,莲汀挹静香。还如鉴湖曲,宛见贺知章。”纪晓岚的题词对阮学浩非常尊重,开始称为“前辈风流在”,并描写了勺湖公园的风景,树木花草、鱼水、鸟鸥等等,最后把阮学浩先生比誉成唐代大诗人贺知章的诗文水平。落款也写得谦虚:“馆后学纪昀拜题”。此手迹对提高勺湖公园的品位有一定作用,也是淮安历史文化名城的实物证见。
    另有翁方纲《前题》、韦谦垣《前题》、蒋士铨《前题》、冯应榴《前题》、孙士毅《前题》、程晋芳《前题》、程沆《前题》、管干珍《前题》、朱莞星《前题》、程固安《前题》、戴璐《前题》、吕兆龙《前题》、吕贻燕《前题》、王太岳有《勺湖草堂书后》、袁榖芳《勺湖书塾记》、程晋芳《重修勺湖草堂记》、程沆《勺湖草堂图卷跋》、胡翅元《书勺湖草堂图卷后》、吴省钦《勺湖草堂图记》、曹锡宝《勺湖草堂图卷后》、吕星垣《勺湖草堂赋》、李中简《题勺湖草堂图》阮葵生《怀勺湖草堂小憩》、丁琳《勺湖草堂忆阮裴园太史》、徐嘉《过勺湖草堂旧地同阮仲勉作》等诗赞美雍正湖南学政养亲归里,在勺湖草堂讲学情景再现。
    阮顾二公祠,在淮安城西北隅,勺湖书院内,祀邑人阮学浩、顾云臣。乾隆间,学浩任湖南学政,乞养归里于此。课士没后,门下士即塾中设位奉祀。同治间,云臣亦以湖南乞养归时,故址仅存茅屋数椽。赁杨姓庖丁作酒肆,乃备价赎回,增建水阁于厅事后,别设享堂,借渔洋山人字,额曰阮亭。奉木主,岁一致祭。顾云臣卒后,门下士请,与学浩并祀,改今名。
    有顾云臣《增建水阁落成诗以纪之》、丁恩诰《同人游勺湖书院》、詹垣《顾持白招领勺湖书院即常赋呈》、阎镇珩《修复勺湖草堂记》、顾云臣《自题勺湖理菊图》、刘庠《勺湖理菊图记》、顾云臣《重修勺湖草堂有感》、顾云臣《王一梧学使寄题勺湖理菊图次韵奉之》、周钧《竹侯先生以重修勺湖草堂长歌属和率五言二章聊以寄慨即乞郢政》、邵祖寿《竹侯先生以重修勺湖草堂落成赋此》等诗篇传世。
    水陆寺,在万寿桥侧,唐贞观五年辛卯龙兴寺僧德皎,自京师还,割寺左园土之半建此。宋熙宁三年庚戌,归并龙兴寺,后复为水陆寺。旧府县志谓,宋嘉定五年僧智贤建。有杨庆之《水陆寺》、范咏春《水陆寺》存世。
    老君殿,一名太上行宫,旧为龙兴寺郭家地。唐时为全真庵,元天历元年,本寺僧郭法亮父母老贫不能给,乞于本寺僧众,许之。自是相传为郭家地。元统二年甲戌天兴观化主邓首素乃称龙兴寺主持。大明洪武五年,道士袁道亨、陆子阳皆称为观地,因让之与之造老君殿。明万历中改为铸钱局,后铸钱局废,又复为老君殿。门外有桥,榜曰升云。东为皇经阁,广西中道士刁教昌所募建,西有侧屋三楹,南牖临湖,水木明瑟,为都人士游讌之所,颜曰云水书庄。漕督张之万《王维之招饮于水云道院.石君即席赋诗为一时传诵因和其意》、黄庆昌《五月五日同人游云水书庄作》、徐日升《老君殿》、潘四农《春日与勤子饮城北道院》、鲁一同《过郡城老子祠》、李元庚《登文通塔并游老君殿》、高延弟《徐宾华招集文通寺晚至老子祠观荷》、丁恩诰《老君殿小憩》、韦宗驷《偕毛元征老君殿晚眺》、    顾震福《毛元征同年约韦东川兄以勺湖夕眺老君殿诗后见示次韵作》、毛乃庸《偕韦东川游老君殿》。等描绘了当时勺湖老君殿优美景象。当年殿里住有道士多人,善吹笙、笛演奏各种乐器。
    龙兴寺,在勺湖南岸,为淮安最古迹。晋泰始三年沙门竺昙至洛阳,世号敦煌菩萨。后于江左译经。永嘉二年至广陵郡之山阳。时庾希方镇淮阴。有山阳民夏宽者,施地四百余亩。筑坛建刹,是为建寺之始。时于其中初译法华,沙门法炬优婆塞微仕度助之。大兴二年,法炬上足广贤重开基址曰法华禅院。唐武后诏番僧配寺,僧迦大士自碎叶国来,则天元年居此。景龙二年,被诏入宫,中宗躬执弟子礼大士。以原居法华禅院奏闻更敕建此寺,额曰龙兴万寿禅寺,并立塔一座,给田千亩。有陈文烛《重修龙兴寺碑》、阮葵生《龙兴寺》、《总漕杨锡绂重修万寿宫》、沈柿《宿龙兴寺》、邱象升《过龙兴寺访白孟新承示新德》、范以煦《龙兴寺歌》存世,赞美龙兴寺优美风光。
斗姆宫,在龙兴寺东南,尼寺也,建于明天启中,县志谓,当大殿初构时,有九白鹤来翔。
    文通寺,在龙兴寺西。毗连奎文书院,有倚城垣,后浸勺湖,风景绝胜,其建史无可考。旧名崇恩千佛寺,俗呼千佛寺。门外有桥,榜曰文通。正殿佛像极多,楹角之间位置无隙地,大小悬殊,而庄严一致,千佛之名由来矣。东为文会堂,堂之东有阁,名奎照。西构别殿,以祀王祖。王祖殿,同治中邑人韦城(字春圃,监生。淮安人韦珍莲女士的曾祖父。)倡建。有王春芳《文通寺纳凉》、《文通寺万瑞蔬》、丁恩诰《游文通寺》、《文通寺小坐归》、《晚过文通寺》、《过文通寺》。
    文通塔,建于唐景龙二年。龙兴寺僧人朱善仁有《龙兴寺修塔铭》曰:“明洪武庚午塔圮。卢大缘再修之。崇祯间复修。乾隆中,纯庙(即乾隆帝)将南巡山阳,令韩墉修塔以备临幸。塔旧有碧玉顶,后以五十金烧琉璃丁易之。道光邑人韦铨等募修,塔凡四级,基广而高,无玲珑瘦削之致,塔下有井。县志谓之漂母井。今塔又圮,败梯断板,朽不复可登。有王晆《龙兴禅寺重修塔铭》、张应锡《秋同友人登敦煌塔望洪泽湖》、阮钟瑗《文峰塔》、韦垣《壬寅九日偕毛秋伯师同周木斋登文峰塔有感》、余德芝《招同人引文峰塔院》、范以煦《僧迦塔登高》、蒋清翊《登龙兴寺塔》等诗篇亦赞美文通塔的壮丽雄姿。
    关帝庙,在龙兴寺东侧。旧本寺中别殿,后乃另辟门户,内仍相通。
    大王庙,在龙兴寺前,旧亦寺中别殿。后乃另为大王庙,旧无住持,供人赁居而已。
    环碧堂,在水陆寺后,万寿桥东。明张世才罢官归,构园于联城纸坊头,名远心园,建楼三层,曰倚楼,楼下即陆家池。
    即心庵,在龙兴寺后池岸北,老君殿左。万历十九年春,天官大蒙宰陆公过淮,诣龙兴寺访明来上人,至寺后见烟树苍翠,欲为明来上人结庵养老,曰结心。
    火神庙,在陆家荷叶坊少东,俗称为都火星庙。昔时火神载在祀典,岁以六月二十二日有司致祭。初在东门外火神庙中。乾隆丙戌,督漕杨锡绂移建于此,久之倾圮。光绪壬辰知府张球、桂中行与邑人秦焕重修。今有顾云臣《重修火神庙记》与毛乃庸《后轩临湖冯窗眺远天光云影清润宜人齐天乐词火神庙后轩坐雨》。火神庙“现邑人士设初等女子小学于其中。”
    由于种种历史原因,淮安勺湖周边的寺院、名胜大都荡然无存。新中国成立以后,特别是1981年前后,当时的淮安县人民政府根据文献记载和勺湖自然条件,对勺湖加以大规模修缮,使得这处名园又重放异彩。
    现在勺湖园林已免费对外向公众开放,勺湖风光有别于其他园林,它是一种朴素自然的美。无论是百花盛开的春天,还是银光素裹的严冬,园中游人都络绎不绝。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