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官署衙门 > 河下的衙署文化

河下的衙署文化

2015/9/26 15:17:25    作者:陈荣    阅读:3668    评论:0

  淮安漕运刑部大堂曾有联云:“到盛怒时少缓须叟,俟心气和平,省却无穷烦恼;处极难事静思原委,待精神贯注,自然有个权衡。”
  据《淮安河下志》记载,在河下这一弹丸之地,分别设有淮北盐运分司署、淮北批验盐引所、漕标右营游击署、山阳县丞、城守营之新联正副汛等五处衙署。
  河下古镇位于淮安新城之西、联城西北。公元前486年,吴王夫差开邗沟,邗沟入淮处末口向筑有堰坝,保证运河水位,过往舟楫须到此盘坝方能入淮。河下地处古邗沟入淮处,是古北辰镇的一部分。1194年黄河夺淮以后,这里屡遭水患侵袭,加上元明之际兵戎扰攘,遂致墟落苍凉。明永乐十三年(1415),平江伯陈瑄开清江浦河,导淮安城西管家湖(亦称西湖)水自鸭陈口入淮,运道改经淮安城西。河下居管家湖嘴,处黄、运之间,扼漕运要冲。由于地势卑下,河下遂由此得名。
  明清两代河下古镇因其“东襟新城、西控板闸、南带运河、北倚河北”独特的地理位置而成为盐运、漕运的要冲之地。封建统治者为确保盐运、漕运的畅通无阻,在河下分别设置了相应的衙署,管理盐运和漕运,用以维护其统治的经济命脉。衙署是中国古代官吏处理公务及生活的主要活动场所,是代表封建帝王行使封建统治权力的象征。故在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里,统治者基于“民非政不治,政非官不举,官非署不立”的认识,都十分重视衙署的建设。据《淮安河下志》记载,在河下这一弹丸之地,分别设有淮北盐运分司署、淮北批验盐引所、漕标右营游击署、山阳县丞、城守营之新联正副汛等五处衙署。这些衙署有如一颗颗璀璨的珍珠为河下这一全国历史文化名镇增添着夺目的光辉。
  据《明史·职官志》记载,吴王丙午年(1366年)始置两淮盐运使,洪武元年(1368年)再置通州、泰州、淮安3分司判官。淮北分司署旧驻安东(今涟水)城,淮北掣验所驻安东城南淮河岸边的支家河口。由于明中期以后黄河改道,夺淮入海,涟水等地频繁地受到洪水的威胁,曾多次因河岸崩塌而使掣验所坍塌毁坏。在这种形势下,淮北盐运分司署则迁移到淮安河下,淮北批验盐引所改驻河下大绳巷,而负责护盐的淮北巡检则移驻距河下不远的乌沙河。河下遂成为淮北盐运必经之地。
  淮北盐运分司署是两淮盐运使派出的分支机构。分司设“运判”一人,秩从六品,俸禄银60两,养廉银2700两。代两淮盐运使直接管辖淮北盐场之盐政并负纠察之责任,地方政府无权干涉。淮安分司下辖淮北板浦、中正、临兴三大盐场。清乾隆二十八年淮北分司移驻板浦,淮安分司亦更名为淮北盐运板浦分司。
  淮北批验盐引所是专门对盐引进行检验的机构。批验所设大使、副使各一名,秩正八品,俸禄银40两,养廉银400两。“专掌水商赴淮买运申请,给发水程运票,引皮,到日订封引目,钤盖印信,给商领运,每季分别口岸,造具运过纲盐商名引数,申司呈院”。
  淮北批验盐引所驻河下大绳巷,原为盐商程巨函的私人园林。厅事五楹名懋敷堂,由乾隆时期工部尚书常熟归宣光为其书写匾额,“前廊后厦,宏深峻丽。厅后正房数十间,后楼宏阔,栋梁以柏为之。西偏有园,内有楠木大厅,余房曲折幽深,山石树木,引人入胜”。其孙程政扬官任山西河东道,后因官事牵连,籍没,宅入官。懋敷堂被众盐商缴价领买,以作公所房屋。清嘉庆中期因旧批验所塌卸,批验大使即以此作为批验公署。道光初,批验所林大使议改淮北盐运道,河下倚盐为生的打包、搬运工人,惧因此失业。于是聚集数千名妇女,各手持香在河下游行。由程公桥至花巷、茶巷并胁迫沿街店铺关门歇业,到批验所请愿,求见批验大使,求大使赏其活路。林大使避而不见,妇女遂拥至大厅,置香其中,一时火起,火烧一昼夜,香彻四野。楠木厅遂毁。随即又烬余一新,批验所“依旧局戏摴蒲,无一日不征歌演剧”。
  不久,两江总督陶澍兼管两淮盐政,力整淮盐积弊,将批验所改设于淮阴王营西坝,盐运不再经河下掣验,盐船由王营直接出湖。河下淮北批验所亦归无用,程氏族人请以此宅归公助修府城而未果,咸丰元年(1851)又请划归普济堂,因与捻军打仗而又未办成。咸丰十年,捻军起义,攻占清江浦及河下,焚毁了大量的房屋,但批验所在战火中幸运地保存下来。战争过后,淮安各处建筑复修急缺大型木料,程氏族人再次请求撤料助工。拆批验所后楼木用于修河下天兴观,中进厅木料用于重修淮安府衙大堂,大厅木用于重建清河文庙。
  漕标右营公署始建于清康熙二十四年,本驻淮安新城北辰坊,后因为淮水泛滥而署毁。道光年间,游府王永祥改建于河下安乐坊,但“廨宇无多,远不逮昔”。咸丰十年,捻军占领河下,公署遂毁于战火。游击公署则“赁屋而居,与卒伍杂处”。清同治十一年,天津人牛世英任漕标右营游击。“视事之初,慨然有兴复之志。上说下告,吁请漕帅、升任广东巡抚张公,派员相度,旧址荡然,且地非河下重要。爰拨发公款,特委徐大令益亭,契买仓基坊大街徐姓民房一所,计制钱一千三百串,重加修葺。又增建大堂三楹,铃阁一座,大门三间,垂花门一道,照壁一堵……”(杨鼎来《重建漕标右营公署记》)。
  此外据《淮安河下志》记载,山阳县丞、城守营之新联正副汛也都驻守河下,但皆租赁民房,未建衙署。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随着历史的变迁,城市的发展,曾经驻扎在河下古镇的这些衙署,如今都已一橼不存,消失在历史的烟云中。
  河下古镇历史上的这些衙署,因盐运、漕运的兴起而兴起,也因盐运、漕运的衰败而衰败。但是,这些衙署为河下在历史上的发展、兴盛而做出的特殊贡献,是不应为我们所忘却的。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