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认识淮安 > 山阳医派 > 刘氏烫伤药的那些事儿

刘氏烫伤药的那些事儿

2016/6/14 8:41:43    作者:章来福    阅读:4033    评论:0

    刘鹗一生博学多才,被称之为甲骨文研究者、考古学家、治河专家、小说家等。早年科举不利,转而行医和经商,涉足中医药的研究也颇有成就,著有《<温病条辨>歌诀》、《要药分剂补正》、《人寿安和集》等三本医书。
  2009年是刘鹗逝世一百周年,楚州区(现淮安区)政府举行纪念刘鹗系列活动。笔者作为地方文史业余研究者,参加了“纪念刘鹗逝世百年座谈会”,并以老刘家祖传烫伤药作为专题访谈内容,故在会间拜访了来淮参加纪念活动的刘鹗堂曾孙女,已85岁高龄的刘德芬老人(又名刘娴,系刘德芳的妹妹),刘德芬是上世纪50年代离开淮安的。对老刘家行善施舍烫伤药的事,记忆犹新,同笔者谈了许多关于施舍烫伤药的往事。
  笔者曾查阅地方文献中有关记载刘鹗的资料,获知刘鹗在他父亲病逝后,为了生计,曾于清光绪十年(1884)在淮安河下、扬州木香巷开设医寓。刘氏家族中刘鹗之外,还没有其他人从事中医药的记载。所以问及烫伤药是不是刘鹗当年在淮安研制出来的,刘德芬老人肯定地回答道,是她曾祖父刘鹗研制出来的。
  刘鹗堂曾孙刘德馨(系刘德芬弟弟)也谓:“我家一向不收分文给人烫伤药、治烫伤已几十年,并一直延续至今。我父亲(刘厚广、字伯宽)说过,这是家传的方子,要世世代代给人家,这遗嘱是铁云公所嘱。”
  刘氏烫伤药对烫伤具有独特疗效。难能可贵的是,对上门讨要烫伤药者,分文不取。笔者在对刘德芬老人访谈中,适逢刘德芬老人一位少年时的闺密,一直生活在淮安,已年过七旬的周老奶,她特地前来看望刘德芬老人,两人还回忆了一件往事。
  她俩还是小姑娘的时候,刘德芬父亲刘伯宽对她俩讲过烫伤药的奇效。当年刘伯宽去学堂念书,中午放学回家,途经北门大街靠近高公桥的地方,看见一户人家门口围满了人,便好奇地走过去看看,只见一个老头子睡地上,浑身烫得全都是流浆大泡。看样子老头已经没救了,家人已为老人准备后事了。刘伯宽上前对其家人说:“我是地藏寺巷老刘家的,我家有祖传专治烫伤的药,你家要是愿意给老人试用一下,我回家去拿。另外你家赶紧派人去香油店打麻油,用麻油拌烫伤药,往身上敷。但你家被烫伤的病人生死我不包,能不能救过来,死活与我无关,到时候还不要怪我。”这家人听后忙说:“尽管放心,再说我们又不是胡人家”。刘伯宽听后忙跑回家,顾不上吃中饭,把烫伤药送到这户人家。这家人按照吩咐,将麻油和烫伤药拌起来。由于老人身上烫伤的面积太大了,已无法将药一点一点地往身上敷了,只能将药往烫伤的部位倾注。老人敷药后,到了下午便神奇地能进食了。
  还有一次,城里水龙局的人站在一户失火的人家屋檐墙上救火,用挠钩挠已烧着的屋梁,由于用力过猛,不慎掉下火中。其他救火的人奋不顾身从火中把他救出来,这人被烧得已快成火人了,后用冷水将其身上的火泼灭。在场有经验的人提出,赶紧派人去地藏寺巷老刘家要烫伤药来敷,或许还能有救。去要药的人到刘家,讲出是水龙局的人救火,掉下火中的。刘家人不仅拿出烫伤药,还将自家食用的麻油无私地拿出来,迅速地和烫伤药拌和,交给要药的人。
  烫伤药作为老刘家祖传秘方,笔者在访谈中便请教刘德芬老人,烫伤药是用哪几味中药配制的,刘德芬老人未经思索,毫无保留清晰地说出由刘寄奴、地榆炭两味中药配制的,两味中药剂量同等。意想不到的是,坐在一旁的周老奶还记得清楚,对刘德芬说:“那时候,你们家每年配烫伤药都在仁寿堂药店配(店址在上坂街南首,现工商银行大楼身底),那时两味中药买少了,药店都不愿意配,原因是要人工把这两味中药,用碾槽碾成像胡椒面一样细才行,非常费力又费功夫,所以每次买这两味药,都得用笆斗存。”
  刘寄奴功能是抗菌,主治金疮、水火烫伤。地榆属于止血药,具有凉血止血,解毒敛疮作用,是治疗血热各种出血及水火烫伤等常用药物。临床多炒炭入药。麻油具有强效抗发炎和调涂作用。
  刘德芬老人还比划怎样上药给我看,比如手面被烫伤,要先把剪子放在炉火上烧,冷却后(那时没有酒精消毒)从烫伤部位下方轻轻斜剪。把坏死的皮剪开,把水泡里毒水放掉,再把烫伤药敷上,伤口不能沾上水,数日后伤口便愈合,而且皮肤不会留下疤痕。
  实践证明刘鹗用刘寄奴、地榆炭两味中药配制的烫伤药,可以说是治疗烫伤的奇效良药,真可谓是药到病除。一百多年来,刘鹗研制的烫伤药,治愈了无数被水火烫伤的几代淮安人。
  当笔者感谢刘德芬老人毫无保留将老刘家祖传的烫伤药的秘方讲得清清楚楚时,刘德芬老人反而感谢我来打听烫伤药的事,并说道:“我们老刘家的人都已居住外地了。如有人烫伤,打听烫伤药的药方,还请你告诉人家。”
  “积善之家,必有余庆”。刘德芬老人的一席话,让笔者深深感觉到刘鹗家族的家风魅力。刘德芬老人能在离开家乡半个世纪后毫无保留地讲出秘方,以期望刘鹗研制的烫伤药继续为淮安人服务,这种精神不正体现了“人间自有真情在”这句话吗?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