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名人研究 > 文天祥与淮安

文天祥与淮安

2015/1/14 10:05:03    作者:政协文史办    阅读:4507    评论:0

文天祥官服像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一提到这两句诗,我们一下子就会想到南宋杰出的民族英雄和爱国诗人文天祥。文天祥(1236~1283),吉安人,与陆秀夫、张世杰并称为“宋末三杰”。许多人可能不知文天祥在被押解大都途中,曾经过淮安,而且留下了许多诗篇。
  宋代淮安处于宋金交战的前沿地带,屡遭兵燹,文天祥对灾难深重的淮安人民深表同情,其《吊战场》云:“连年淮水上,死者乱如麻”;他一直想挽救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写有三首《议纠合两淮复兴》,其一曰:“南八空归唐垒陷,包胥一出楚疆还。而今庙社存亡决,只看元戎进退间”,其二曰:“清边堂上老将军,南望天家雨湿巾。为道两淮兵定出,相公同作歃盟人”,表达了一种必胜的信念和决心。而据其《酹江月·和友〈驿中言别〉》词,中有“堪笑一叶漂零,重来淮水,正凉风新发”之句,他还亲自来到抗金前线,以视察军情,其时他便很有可能来到淮安。
  明确记载他和淮安之间关系的是他在被俘押送元大都途经淮安的经历及其所留诗篇。祥兴二年(1279年)4月22日,文天祥被押解从广州出发去大都,九月初一日来到了淮安。其时淮安称为“淮安军”,治所在楚州。据天启《淮安府志》:“宋淮南为楚州山阳郡又为淮安州。淮北为海州东海郡,安东州、清河军、淮阳军,俱属淮南东路。建炎中,置楚、泗、承州,涟水军镇抚使,寻罢。宝庆以逆全之乱,降为淮安军。”其《淮安军》诗曰:“楚州城门外,白杨吹悲风。累累死人塚,死向锋镝中。岂无匹妇冤,定无万夫雄。中原在其北,登城望何穷”,生动地刻画了当时楚州遭受兵灾之后的惨状。在住了一宿后,文天祥从楚州出发北上,写有《发淮安》一诗:“九月初二日,车马发淮安。行行重行行,天地何不宽。烟火无一家,荒草青漫漫。恍如泛沧海,身坐玻璃盘。时时逢北人,什伍扶征鞍。云我戌江南,当军身属官。北人适吴楚,所忧地少寒。江南有游子,风雪上燕山。”之后他又来到了小清口(位于今淮安市西南),写诗曰:“乍见惊胡妇,相嗟遇楚兵。北来鸿雁密,南去骆驼轻。芳草中原路,斜阳故国情。明朝五十里,错做武陵行。”接下来他渡过淮河,来到一名曰阚石的地方,并写有《过淮河宿阚石有感》,诗曰:“北征垂半年,依依只南土。今晨渡淮河,始觉非故宇。江乡已无家,三年一羁旅。龙翔在何方,乃我妻子所。昔也无奈何,忽已置念虑。今行日已近,使我泪如雨。我为网常谋,有身不得顾。妻兮莫望夫,子兮莫望父。天长与地久,此恨极千古。来生业缘在,骨肉当如故。”有论者认为此处的阚石即后来的浪石,位于今淮阴区王营、小营一带。
  夜宿阚石后,第二天文天祥向桃源(今宿迁泗阳县)进发,在路途中写有《桃源道中》一诗:“漠漠地千里,垂垂天四围。隔溪胡骑过,傍草野鸡飞。风露吹青笠,尘沙薄素衣。吾家白云下,都伴北人归。”来到桃源县后,又写有《桃源县》一诗:“清野百年久,中原千里赊。火烟新聚落,山水旧生涯。种麦十数亩,诛茅千百家。我来行正倦,何处觅桃花。”其后文天祥宿于崔镇,崔镇位于今泗阳郑楼镇境内的张渡村一带,崔镇自古就是古运河畔有名的驿站,而且这一名字沿用很久,元代王冕写有《自崔镇至济州人情风俗可叹三十韵》,而相传清乾隆五十年(公元1785年)乾隆帝沿运河南巡,龙船泊港留宿,听说崔镇,因嫌其音同“摧朕”,仅留一宿便匆匆离去。文天祥写有《崔镇驿》诗云:“万里中原役,北风天正凉。黄沙漫道路,苍耳满衣裳。野阔人声小,日斜驹影长。解鞍身似梦,游子意茫茫。”第二天,他又从崔镇出发,其《发崔镇》诗曰:“高雁空秋兴,寒蜚破晚眼。淡烟白似海,野水碧于天。兴废嗟何及,行藏信自然。南人乍骑马,北客半乘船。”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