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城索引 > 建筑特色 > 龙光阁与龙光闸

龙光阁与龙光闸

2014/11/15 20:08:56    作者:高建平    阅读:5810    评论:0

龙光闸

    淮安龙光阁始建于明崇祯九年(1635),由当时的总漕朱大典设计建造。朱大典字延之,浙江金华人,《明史》有传。他在淮安振历风纪、扶植士气,建城外龙光阁以壮气势。龙光阁建在淮城东南护城岗上,以壮文峰,其门西向,与西北文通塔相应。
    满清以来,漕运总督蔡士英于顺治12年(1655)大修一次;康熙初年漕运总督林起龙修葺一次,改门南向,顿失旧观。到了康熙后期,龙光阁即已侵圮无存。此后在雍正、乾隆两朝七十余年中,则寂然无闻,乾隆皇帝曾六次南巡,有四次经过淮安郡城对漂母祠、韩侯钓台都有题咏,唯独没有提到龙光阁。
    嘉庆六年(1801)淮安汪廷珍回里时,约了一位识得风水的季淳大同来,周览淮安的形胜,认为龙光阁急宜修复,但是因工程巨大,未能如愿。此后三十余年,他的学生又是内侄李宗昉(嘉庆七年榜眼)于道光十四年(1834)回淮扫墓时,又同里人提及修复龙光阁,也未能如愿。
直至道光二十一年(1841)淮安民族英雄关天培在虎门抵抗侵略殉难后,淮郡因战备需要,修缮城墙,时经管人员何锦、丁晏等以修三城余款及用剩的建筑材料,并得到当时驻节淮郡的总漕部院漕台大人的同意与支持,遂于道光二十三年(1843)四月在原址动工兴建,至同年九月竣工。时礼部尚书李宗昉在京城听了很高兴,亲笔书写“龙光阁”三字巨额,又撰了一篇《重建龙光阁记》附记修城官绅题名,刻石高约二尺、长约四尺;两块嵌置在阁下壁上。因李宗昉《重建龙光阁记》内容不详细,又由丁晏撰写一文,附录于后,以纪其事。
    道光二十三年重建的龙光阁,阁门遵循旧制,门西向,与文通塔遥遥相对。阁之左方并建上下厅屋,上厅朝南,中悬“聚星堂”巨匾,为著名书法家周寅所书;下悬“礼门悬规,义路植矩;讲求道德,吟咏诗书。”这幅楹联为萧山书法家汤金钊所书。接连东首有一暖房,中置几榻,壁上悬有古琴,为游客休息之所。内悬一联:“淤半城半郭之中;有一咏一畅之趣。”为吴江诗人郭麒所书。下厅奉朱大典牌位,上悬程采书“一门忠孝”匾额,旁悬丁晏联云:“毓德淮南,桂树丛中培世泽;督师江左,梅花岭上配忠魂。”左侧有何锦之子何其杰的“长生禄位牌”。
    淮安人何其杰曾于光绪四年(1878)捐献田亩,勒石纪事:《重修龙光阁并捐置田亩记》,文生周贤所书,碑记高约八尺,阔约四尺,碑早已不存。厅屋东西皆有轩廊,西廊有月洞门。门外小院内有僧舍及厨房三间,中有后门出入,上有“龙光精舍”四字篆书。正门经常不开,门楣有“龙跃天衢”四字巨额,为淮安知府满人福铆所书。
    阁在正门之内,上有魁星像,旁有围人,中祀文昌木主,丁晏亦有联云:“悬斗运输,乃服文德;握珠怀玉,生育贤才”。上层窗外悬李宗昉书“龙光阁”三字巨额,中层窗外悬淮安知府曹联桂书“大魁天下”四字巨额,下面屏风上有孔子第六十九代孙孔继束书“大学之道”一章。地方人士每至中秋、重九皆至龙光阁登高赏月,并赋诗纪其事。
    这座龙光阁自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修复至一九四三年拆毁,在整整一百年中,一直是淮安地方人士及各地过客游览的圣地,题咏甚多,大半散失。
    经查阅有关淮安地方文献:见里人顾震福(顾震福是漕运总督李鸿翰章的女婿,家住淮郡城隍庙巷。)有诗赞美龙光阁曰:“巽冈杰阁耸层岩,翘秀淮山久不凡。万里寒光射星斗,三城秋影送风帆。高飞鸿雁辞菰蒋,小隐虬龙拥荟杉。千刃振衣遥望处,葱笼佳气日边衔。”里人邱锡丹户外春游《登龙光阁春望》云:“龙光高阁耸遥岗,俯瞰郊原万顷苍。石碣荒凉藏野草,河流摇风曲饶城墙。麦苗经雨含深碧,柳色摇风展淡黄。陌上踏青人不少,年年踊跃为春忙。”龙光闸位龙光阁西北少循。
    顺治初吏部尚书王永吉《淮安龙光闸记》云:“龙光闸水,自淮城北来,下高、宝入邗沟。大中丞蔡公(即总漕蔡士英),省览形势周寻水利,谓然,曰龙光自有阁,犹无峰也。且夫,画栋旋题高入云,汉其倒影,河渠江天一色是文章之大观也。障之而使不流与颓焉,而使不振其弊相等,即以建兹阁矣。二邑里民争醵金奋土不匝,月闸竣时,司启闭焉。二水环带若旧,欢声雷沸。其前建龙王庙,后列讲堂,计费缗一千有奇。盖龙于五行属乙,巽风皆木也。阁遂为金,从所克也。然金复生水,水复生木,则环相生也,南方属火,金水绕之,文明之象,于是乎宝焉。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公之,嘉惠斯土者至矣。公抚(即总漕蔡士英)豫章修白鹿洞闸,理学之宗,今憩兹。重立讲院焉。……;内翰林国史馆院大学士太子太保管吏部尚书王永吉撰。顺治十四年(1657)岁在丁酉年嘉平月吉旦立;总漕部院蔡老爷复任莅淮,仰府委官于康熙元年(1662)壬寅孟春日督理建闸完工。本坊义助乡民韩景衡、刘文昌、丁志秀、杨时芳、梁士龙、王善用等;石匠胡宗普等,瓦匠丁尚志等,木匠唐德等。”
    龙光闸文渠源头在淮安淮城东南。明天启中淮安知府宋祖舜山阳县令孙肇兴天启初任。实心爱民,孜孜不倦,剔弊兴利,时邑屡被河患,捐俸银修伏龙洞以泄城内之水,兴文教,采士民公议开凿引宝带河水入淮城,明末堵塞不通。
  清初屡议开放不果。雍正四年(1726)生员许其恕等呈请漕院张大有始行开放,与城外筑坝通水入淮城。至这以后通塞不常。
  同治间,水由淮城东南巽关入城。东至上马桥分一支向北,抵淮城东长街北头梁坡桥,折而西至北水关汇入城河。
  自上马桥之西至锅铁巷尾之仓桥又为一支,折而少南环三台阁前之砖桥而西汇入淮安府学泮池。此泮池,建于北宋年间;今保存完好。2003年已修复“宫墙数刃”大照壁,为淮安市文物保护单位。复出而北转,经沿街暗沟至淮安都察院后,由西转北至胯下北街童王巷之童王桥、青云桥。这两座石桥,已经在明清步行街恢复入城河。
  自淮城锅铁巷南头之仓桥向北又为一支,流经东新仓、绿蔼亭、万寿庵、白虎桥西200米处,再向西经谯楼站秤桥前、山阳县署之软腿桥抵小八字桥汇入河下城河。
  自淮城东县东街东之白虎桥向北又为一支,经院西街之青龙桥。青龙桥今无存;此桥在楚州还有一句谚语曰:“青龙桥下饺子,看人兑汤”。北至城隍庙巷之六合桥以下多经民房暗沟,年久淤塞。
  其三支与西水关文渠汇合,同出联城与城外罗柳河水合,分注涧市二河,岁有疏浚,因经费不敷,未能一律深通。以上见《乾隆山阳县志·卷四·水利》。
  清同治九年邑人何其杰等呈请漕运总督张之万。张之万拨银挑浚其巽关一支,由龙光闸至巽关长42丈4尺;由巽关经锅铁巷南头之仓桥再往西至淮安府学泮池长382丈;由仓桥向北经太平庵至白虎桥、三思桥,至山阳县衙又西至响铺街大八字桥长278丈5尺。由府学泮池经兴文街西至草桥鸡心闸长245丈;由响铺街大八字桥向北经北水关至联城(夹城)“天衢门”内闸桥长482丈5尺;又淮城北门章马桥经府衙后之孙虎桥、台山寺桥。梁坡桥长83张5尺;由城北梁坡桥至东岳庙依岱桥长310丈5尺,由东岳庙依岱桥再向南至小校场跑马桥长192丈;又挑浚城外罗柳河长730余丈,并改造龙光闸底深三尺八寸,金门原宽六尺又加二尺,长一丈五尺仍旧。次年复由士绅丁赐受委山阳县署拨钱一千串发典生息,由各司管理,定为章程。
  清光绪初,涧河挑深后,巽关龙光闸底高仰;光绪16年邑绅顾云臣拨银3700余两,重建闸身,宽阔倍于前,在原金门上加宽二尺六寸,挑深二尺五寸于涧河底平。沿途两旁安木栅栏,以防人为破坏。自府学毓秀坊起至山阳县署桂花闸止,两岸长460余丈皆挑浚,补砌沟墙,新造“起凤”、“彩虹”砖桥二座,又在淮城玉器巷中断文渠上创建“珠联璧合桥”一座;重建“永丰桥”、“青云桥”、“孙虎桥”、“依岱桥”、“白虎桥”、“三台阁桥”六座;“文澜”、“武功”、“状元”、“文津”、“紫竹”桥五座皆升高。
  城外城河之船自西来出巽关龙光闸、西至北水关,南至三思桥范巷一律通畅;光绪29年(1903)时人任山西巡抚丁宝铨等禀请漕运总督陆元鼎拨银3600两,委抚卫署(抚卫署,专管淮安三城安全保卫工作。今址为楚州区电信局所在地)聘挑河夫沿途挑浚,重修沟墙、桥梁、堤岸及城外罗柳河,皆次第修治,两月工竣。之后又有零星修葺。
    龙光闸:淮城城内的河渠旧有两条:一条叫市河,一条叫文渠,现今通称为文渠,是贯串旧城、联城、新城的城内河流。原分别由响水闸(旧西水关)引运河水入城和由旧城巽关引宝带河水入城。现只是由西水关矶心闸(响水闸、鸡心闸)引运河水入城,分别出旧城北水关,由联城入新城,出新城而后东入涧河;出巽关经龙光闸也入涧河。见丁晏与何绍基同修德《同治山阳县志.水利》
    水关和河渠在淮安城市发展史上曾起着重大的作用,它引运河水,流贯城内四方,使三城可以“内外通舟,浅三城水”。因此被称为“一郡风气,血脉所关”。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