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辨讹 > 1946年党中央拟南迁淮安而非淮阴

1946年党中央拟南迁淮安而非淮阴

2019/5/29 10:17:50    作者:秦九凤    阅读:429    评论:0

  《淮海晚报》2019年5月19日第9版上刊登了一篇很重要的历史资料文章——《证实1946年党中央拟迁淮阴的两本书》。笔者读了以后认为该文写得是比较严谨的。我想说的是:当时党中央是想南迁淮安而非淮阴。这是由如下史实分析判断出来的。
  一、《张治中回忆录》有清楚的记载
  被我们中国共产党人称为“和平将军”的国民党一级上将张治中在抗日战争胜利后,为了促成国共和谈,曾三次到延安。在他第三次到延安时,陕北方面举行了盛大的欢迎晚会。在这个会上毛泽东、张治中都讲了话。在由中国文史出版社1985年2月出版的一卷本《张治中回忆录》750页上有这样一段记载:
  ……我说你们将来写历史的时候,不要忘记“张治中三到延安”这一笔!引起了全场鼓掌欢笑。我说完下来,毛先生还和我说:将来也许还要四到延安,怎么只说三到呢?我答:“和平实现了,政府改组了,中共中央就应该搬到南京去,您也应该住到南京去,延安这地方,不会再有第四次来的机会了!”他愉快地说:是的,我们将来当然要到南京去,不过听说南京热得很,我怕热,希望常住在淮安,开会就到南京。
  《张治中回忆录》是由邓颖超作序的,到2010年华文出版社再版时,笔者查到了有关上述内容是在该书的397页。张治中在这里回忆的是我们中共最高统帅的话,当然具有最高的权威。
  二、王阑西同志如是说
  1982年春天,中共中央党史征集委员会副主任王阑西同志到淮阴地区检查工作,曾亲自察看了中共中央华中局旧址和苏皖边区政府旧址。时笔者正抽调在淮阴地委宣传部党教科编写《淮海文明花》一书,亲耳听他说了两件事:一是他说黄克诚大将要求地方党史部门尽快组织力量,把1941年春发生在淮安高(茭)陵大胡庄的那场战斗调查清楚;二是1946年党中央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打算迁来淮安。当时的中共中央华中局、苏皖边区政府都很重视,他们很快就在淮安为毛主席、朱老总和彭总等找好了住的房子。
  因为1982年各地各级党史机构尚未健全,王阑西同志走后,我就被抽调去调查大胡庄战斗,其他党史调查工作也很快展开了。
  三、毛主席住地的岗哨都派上了
  据已故市党史办原主任郭家宁同志前几年和我们淮安籍的刘怀玉及笔者本人等同志交谈,当时华中局和苏皖边区政府把毛主席的住地选择在淮安更楼东街的丁公馆(丁宝铨的家)。这里紧靠东长街和华中局驻地;把朱老总、彭老总的住地选择在东门街北侧的蒋公馆(现在的中共淮安区委农工部古藤园处)。为了迎接中央领导人的到来,当时已经对这些房屋进行了补漏粉刷,连负责警卫的岗哨都派上了,可谓是“万事俱备,只待党中央南来”了。郭家宁同志不是当时华中局、苏皖边区政府时代的人,他的上述史实只能是通过走访调查来的。
  四、毛主席可能分不清淮阴和淮安
  毛泽东一生未到过淮阴,也未来过淮安。在地理概念上,他也可能对淮阴淮安不太分得清。
  周恩来生前卫士韩福裕1991年10月在他家中对笔者讲过这么一件事。
  1950年9月26日,全国战斗英雄和全国工农兵劳动模范代表大会在北京饭店举行,事必躬亲的周恩来早早就来到北京饭店。他在检查完会场布置、标语等等之后看看表,见离会议开幕还有近40分钟时间,于是他就来到北京饭店的底层理发厅,请朱殿华师傅为他刮下胡子修个面。这时,周恩来的卫士长成元功陪侍在周恩来身旁,而理发厅里地方小,卫士韩福裕臂弯里兜着总理的大衣退到理发厅门外。就在这时,毛泽东在有关人员陪侍下也来到了北京饭店。他一看离开会还有半个多小时就背叉着双手在饭店底层大厅里转悠起来。当他见到“理发厅”三个大字时,就停下脚步,大声念了“理发厅”。还说,“噢,理发还有厅。”边说边走到厅前。韩福裕一见是毛主席,因为右手臂里有总理的大衣,不好行军礼,只能挺胸立正站着,向主席行注目礼。这时,跟随毛主席的李银桥告诉主席说:“这是总理的卫士韩福裕。”毛主席一下未听清就又顺口问了一句:“你叫什么?”“报告主席,我叫韩福裕。是韩信的韩,幸福的福,粟裕的裕。”毛主席听了笑着说:“你这个名字起得好呀,包含了我们国家两个大军事家韩信和粟裕,你还比他们都幸福!”毛主席幽默的话语引得在场的人都笑了。
  正在理发厅里刮胡子的周恩来听到毛泽东的声音,他马上让朱师傅停下活并离开理发椅走过来说:“主席,您有事吗?”“我没事,你化你的妆。”毛主席仍是妙语连珠。可他刚要转身离去,又连忙转过身来问:“总理,韩信不就是你们淮安人吗?”“是的,我老家现在还有许多有关韩信的古迹呢!”周恩来边回答毛泽东边回到了理发椅上。
  这件事说明,毛主席在地理概念上对于淮阴、淮安并没有细分,我们也不能因为毛泽东的这句话,就此作为把韩信说成是淮安人而不是淮阴人的依据。因此,他作为党中央主席,把党中央要迁淮安的电报让工作人员写成淮阴是完全可能的。而且党中央、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那时的下属机关也比较多,全部放在当时的淮安也是放不下的。
  五、还有一个保密的需要
  党中央的南迁地是淮安为什么电报上要写成“淮阴”呢?这里还有一个保密的需要。
  我们中国共产党人与蒋介石打交道多年,深知蒋的为人。可以这么说,蒋介石在他活着的每一天,做梦都在想消灭中国共产党。所以我们的每一个公开举动的背后都必须有所考虑。如1938年国共第二次合作开始时,在我八路军驻汉办事处内架设了一部可以直通延安也直通蒋介石的电台。但周恩来考虑到蒋介石是个反复无常的人,他说翻脸就翻脸,就又秘密地在他堂弟周恩彦家装了一部小电台,以备万一大电台被蒋介石查封后还能有电台与延安相通。再比如1945年毛泽东赴重庆谈判时,张治中将军特意把自己住的桂园让出来给毛泽东住,可当时的周恩来警卫员刘久洲1997年在京告诉过我,其实主席只在桂园住了一个晚上,其他有时住红岩村,有时住新华日报社,还曾住过化龙桥等地。这些都是我们共产党人长期与蒋介石、与国民党打交道中累积起来的斗争经验。所以那个年代里公开的文件与事实上有些出入也是完全正常的,更是对敌斗争中保密的需要。
  写毕本文我还想说,胥金迎同志发表在《淮海晚报》上的文章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作为地方史研究工作者来说,我还是想把上边这些话告诉广大读者,因为我说的这些事也全是史实。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