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名人研究 > 清代数学家骆腾凤

清代数学家骆腾凤

2016/3/25 15:52:56    作者:郭寿龄    阅读:3904    评论:0

    《清史稿·畴人传·前言》:


    推步之学由疏渐密,泰西新法,晚明始入中国,至清而中西荟萃,遂集大成。圣主聪明天亶,研究历算妙契精微,一时承学之士蒸蒸向化,肩背相望,二百年来,推步之学日臻邃密。匪特辟古学之榛,抑且补西人之罅漏。


    这段话的大意是西方的天文、历法、数学从晚明始入中国,到清康熙年间,由于“圣祖”的聪明天赋和大力推动,一时出现了文人争相学习研究的可喜局面,到了晚清则“日臻邃密”。在《清史稿》上列传者即有数十人之多,山阳县(今淮安区)河下的骆腾凤就是其中之一。
    骆腾凤(1770—1841),字鸣冈,号春池。父名兴,县庠生,赠修职郎。骆家原“世居新城”。骆氏幼颖悟,能诗善文,与邑人李宗昉同受业于清榜眼、礼部尚书汪廷珍。乾隆五十六年(1791)“岁科优等”为廪生。嘉庆五年(1800)学使钱黼堂来淮主持县学考试,试古学出题“隗嚣宫怨赋”,骆腾凤“为淮属第一”,一时声名鹊起,与骆齐名的李宗昉,钱公“皆器重之”。后学使又出题《后生可畏》,“君文慷慨激昂,有寓意”,“钱公奇其才,遂以君充辛酉(1801)科选拔正贡,而以李副之”。是年秋,骆腾凤与李宗昉又在乡试中同榜中举,并一同进京赴考。后来李宗昉与其师一样也中了个榜眼,成翰林院学士、礼部左侍郎。而骆腾凤大概是学习兴趣转移到数学上,以至“累上春官,七荐不售”,一直到道光六年(1826)方得“大挑一等”,“引荐以知县用”。此时他已是57岁的老人了,对仕途早已心灰意懒,不愿就任,遂“改授舒城县学训导”,到任未届一年即辞去。道光十九年(1839),骆母崔太孺人百岁寿诞,朝廷颁旨“建坊舍南之安乐里”,还建了“亦适斋”,作为自己读书著述之所,从此“君自归养,后不复出游,晨夕侍膳,颐寿康娱,则君之孝可知矣。”
    骆腾凤“性豪宕,不规规小节,每遇儒冠而猥鄙者,必丑诋之,颇为俗流所妒”。然而他“性坦直无阿曲”。由于科第、仕途不得意,他在乡里一面设馆课徒,一面潜心研究数学。“教授里中学徒甚众,而孜孜善诲,亦以是附之。”他系统地钻研了我国古代算书:宋秦九韶《数学九章》、元李冶《测图海镜》、《益古演段》、朱世杰《四元玉鉴》等,利用进京参加礼部考试的机会,拜当时的数学家李潢(号云门)为师,“寒暑靡间”,研习数学。嘉庆十九年(1814),骆腾凤再度入京,李潢已去世,李之《九章算经注辑》、《古算经注》二书已成,但尚有大批手稿,其家人“谬加珍惜,秘不示人”,为了不使这些数学研究成果被湮没,骆腾凤将老师和自己演绎的稿纸,加以整理、概括,写成了《开方释例》四卷。
    骆腾凤的数学成就在于:对古代天元术(即代数的一次方程)和乘方、开方进行了系统的研究,澄清了关于天元术起源的种种说法,纠正了当时数学家李锐、梅文鼎等人著作的谬误,指出西方流传到我国解一次方程的借根方法,实源于我国的天元术,虽然西方以正负数代替来掩盖它袭取天元术的痕迹,其实质没有变。李氏《开方说》、梅氏《少广拾遗》是当时有影响的数学著作,骆腾凤认为李、梅的学说颇不完备,“作法之原,究未详晰”,他还在乘方演算中“另辟一径,……由是以推,虽百乘以上无不可得”。骆腾凤在《开方释例》中,展示了自己对乘方、开方深入研究的成果,利用实例剖析,阐述了乘方、开方的途径和方法。《清史稿·骆腾凤传》评述:“骆氏于诸乘方方廉和较之加减之理,皆质言之,而推求各元进退定商诸述,尤足补李书所未备,诚学开方者之金锁匙。”
    骆腾凤“尝取古今算书之未核者,溯源正伪”,写了《艺游录》二卷。指出:“天元术之妙,首在立正负”,“正负可以互易也”,并对简单高次方程、勾股定理等课题进行了探讨,还找到非常简便的方法来求勾、股、弦。
    骆腾凤一生清贫,潜心数学,“遗稿凡十余万言,俱手自缮写”。在他病重期间,嘱其婿何锦寄京师同年李宗昉及学生全庆刊之。骆腾凤“无子息”,其后事亦托诸清道咸年间大学者丁晏。去世时其母102岁,“君自恨不得终养”,于道光二十一年(1841)八月七日凄然而逝。他的著作在其去世后终得以行世,在当时影响很大,颇得数学界重视。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