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名人研究 > “两世清名策天府”的张新标、张鸿烈父子

“两世清名策天府”的张新标、张鸿烈父子

2016/2/29 10:56:45    作者:朱天羽    阅读:4923    评论:0

    张新标,字鞠存,号淮山,生于山阳仕宦世家。顺治三年(1646)考取举人,顺治六年(1649)中二甲进士,顺治八年(1651)为乡试同考官。顺治十年(1653)上《除蠹恶以靖地方疏》,惩治了作恶多端的漕督衙门“五虎”,大快民心。后升为户部考功司主事。顺治十一年(1654)时,秘书院大学士陈名夏以徇私植党,滥用匪人谋逆之罪名被宁完我弹劾处死后,横尸法场,无人敢收葬,唯只有张新标命仆人制棺前往收殓。顺治十三年(1656),张新标以邻部事失察,被贬任陕西苑马监,即所谓在黑水监做驿丞。张新标心灰意冷,便在上任不久后告老还乡。
    到了康熙十五年(1676),黄河由烟墩口决口泛滥,淮安西湖淤成平陆,张新标为此还专门修复了招隐庵。两年之后的康熙十七年(1678),张新标又举博学鸿词科,但以疾苦告归未赴。在淮安的地方志中,称博学鸿词有父子同试者,就是指张新标与其子张鸿烈。但据考,张新标并未到京师,此说不确。康熙十八年(1679)张新标出游后,卒死于苏州。其著有《淮山诗选》,清初诗坛盟主钱谦益为之作序赞其“文人学士之词章与民间之真诗益交,总而互出之,斯可谓,专门名家可以疗举世之诗疾者也”。
    张新标之子张鸿烈,字毅文,号岸斋、泾原,初名礽炜,字云子,生卒年不详。顺治十二年(1655)诸生,博览群书,“下笔千言立就”。康熙十八年(1679)试博学鸿词二等,授翰林院检讨,参与纂修《明史》,故有太史之称。他为人耿直,常犯颜直谏,以言事降级,后复入补大理寺副。他对于治水颇为熟悉,在任检讨时曾经上疏“请开支河转漕以避河险”,针对殿工到远省采木,提出“宽期减数”之请,皆施行,部议以不应密封降级。康熙二十三年(1684),黄河涨发淮水,倒灌淮南,七州县受苦,御史李时谦奏请疏浚淮扬下河,以救七邑之民,适逢康熙南巡,发帑遣官督治。张鸿烈又上疏言:“淮扬水系关系运道民生,淮安以南,则山阳、盐城、高邮、宝应、兴化、泰州、江都,七属受害;淮安以北,则清河、桃源、宿迁、邳州、睢宁、沭阳、安东、海州八属受害,台臣只知淮南七属之苦,而不知淮北八属之害,其苦一也。只知七属之民田昔受决口之水,受滚壩之水,而不知八属殖民田在黄河岸以南者,其苦尤甚也。”康熙因此减免淮北八署之赋税。
    张鸿烈对家乡所作的贡献不止于此,他还组织编修《山阳县志》。于此之前,淮安只有《淮安府志》未见《县志》。康熙二十六年(1687),张鸿烈“以忧归里”,每日在家中“日以著书觞咏为事”。正是在此时,朝廷号召各地纂修地方志,他应山阳县之邀,纂修《山阳县志》。康熙二十七年(1688),志局移浙江杭州湖上,以便就邵戒三、毛奇龄借书,得以遍考群籍及十五省通志,直至康熙四十七年(1708)才修成。其间还有一个小插曲,康熙二十八年(1689)时,康熙南巡特旨将他官复原职,但他无意复出,潜心修志。而后山阳重修《县志》多据张鸿烈所纂,清代古文字和考古学家吴玉搢是张鸿烈外孙,其于乾隆五十年(1785)参与《县志》重修,吴玉搢自言:“邑令漳山公修《县志》,皆本岸斋书为之也。”
    张鸿烈著有《曲江楼集》、《淮人咏淮诗》、《渡草集》、《红药轩集》。现只有《淮人咏淮诗》流传,其余各书未见传本。《淮人咏淮诗》又名《淮南诗钞》,二卷,康熙刻本,卷上为拟古乐府四十七首,卷下为各体诗五十余首,作于康熙三十三年至三十八年间。这本诗集对淮安古代的人物事件和名胜古迹进行歌咏,为后来的《淮流一勺》、《咏淮纪略》开创了诗歌咏淮专集的先例。
    张氏在河下有依绿园,是淮安著名的园林,在萧湖之滨,西接普光禅寺,东连黄氏舫阁、止园,斜对曹家山。大门临水,西南有正楼三间,名曰曲江楼,取此名用了唐玄宗时贤相张九龄的典故。唐玄宗生日,大臣皆献宝鉴,独九龄上事鉴十章,以伸讽谏,号《千秋金鉴录》。累官至宰相,封曲江男。立朝谔谔,有大臣节,天下称曲江公,著作有《曲江集》。张新标父子亦以上疏言事闻名于朝,有张曲江的家风,且皆被议贬谪,亦与之相类。吴进《曲江楼旧额》诗中云:“园主旧系九龄裔,两世清名策天府。楼起当时名曲江,犹是数典不忘祖。”这“两世清名”原注即指张新标和张鸿烈父子。而称张氏即张九龄的后裔未见出处,或是褒张氏父子颇有张九龄遗风。
    张氏父子均是名重一时的望社成员,顺治十四年(1657)左右曲江楼造好后,就成为诗酒骋怀的社集之所,吸引了众多文人雅士。据《金壶七墨》所记“方望溪、王墙东、查伊璜诸名流过淮,常住此园,会文赋诗。”当时一些著名大吏与主人交往亦很密切,周亮工“细雨难催孤棹去”,宋荦“别墅追随访谢安”,皆见于游曲江楼诗中。最为人传诵的是望社著名的曲江楼大会。康熙三年秋八月十五夜,张氏父子在曲江楼大宴海内名宿,歌舞焰火杂技竞陈。环湖挤满画舫小艇,彻夜围观者达数千人。这次盛会上最出风头人物莫过于流寓此地避祸的毛奇龄,他在这次盛会上赋《明河篇》一诗,词惊四座,一夕遍传两淮而纸贵一时,终招仇家至而不得不离开河下。此次盛会,为望社赢得了广泛的声誉,使得当时的山阳成为名流仰慕之地。丁晏《萧湖曲》“萧湖瑟瑟春波绿,中构名园曲江曲。飞檐架阁耸凌霄,水榭廻廊三十六。自从吏部起新楼,金管词人擅胜游。萧山赋就明河曲,皓月连湖万顷秋”即吟诵此事。曲江楼的名气太大了,以致湮没了园名“依绿”,而成为园的代称,出现在许多名人诗文里。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