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西游文化 > 吴承恩与武当难解情缘

吴承恩与武当难解情缘

2015/5/25 14:56:31    作者:朱江    阅读:3159    评论:0

  吴承恩诗咏武当特产榔梅
    “几树榔梅花正放,满山瑶草色皆舒……”周力在梳理资料时,惊奇地发现,吴承恩《武当揽胜》这首诗中竟然提到了榔梅!
    榔梅,武当山树种,果实叫榔梅果。明朝著名医学家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记载:“榔梅,只出均州太和山。”古时武当山叫太和山,地理位置在均州。也就是说,榔梅只出产在武当山,其它地方绝无。
    由此,周力大胆地判断,吴承恩不仅来过武当,而且是在春暖花开的繁华季节登临武当山的。“巨镇东南,中天神岳”。吴承恩在诗中,详细描述了武当山所处的地理位置、地位及高险之势。玄岳武当屹立于中原腹地的鄂西北,偏东靠南,是大巴山与秦岭东段延续的交会与突兀处,主峰天柱峰海拔1612米。通过进一步研究,周力发现,元朝武当高道刘道明在其所著的《武当福地总真集》中有清晰记载:武当山“上应三天,当翼轸之次”,“大顶居中,众山来宗”,“七十二峰凌耸九霄”,故呼“中天神岳”。
    周力在随后的研究中发现,吴承恩这首长26句、150字的武当观景诗《武当揽胜》中,不仅展示了高处俯视武当胜景的全貌,而且还引申出武当道教活动的内涵。“芙蓉峰竦立,紫盖岭巍峨”。芙蓉峰是武当山主峰西南的大莲峰、小莲峰的合称。周力在吴承恩的《送人游匡庐》中又找到诗句“何当作我芙蓉顶”,专家考证就是指武当山的莲峰。
    经考证,武当山不仅有大莲峰、小莲峰,而且主峰及七十二峰被古人称为“青莲”、“芙蓉”。
    周力认为,吴承恩《西游记》中多处写到“武当莲峰”,说明作家对其很感兴趣。诗中“紫盖岭”即武当紫盖峰,其峰耸立。
    在吴承恩《武当揽胜》中,还有“三十六宫金磬响,百千万客进香来”、“玉虚师相真仙地,金阙仁慈治世门”……周力研究认为,这里指武当敬神修炼的九宫、八观、三十六岩庙,道人做法事的旺盛景况,以及成千上万的善男信女祀福进香的热闹;“玉虚师相”是玉帝对真武的封号;“治世玄岳”是嘉靖皇帝为武当山玄岳门石坊门楣题的四个大字。
    吴承恩畅游武当创作《西游记》
    1975年出生于神农架林区的周力,从小就受到父亲的耳濡目染,对武当山神怪传奇产生了浓厚兴趣。
    神农架与武当山,古林深奥,溪谷悠长。文科专业的周力捧读《西游记》时,颇为用心。她说,就读大学乃至工作期间,每每重温《西游记》,总有一双无形的手把她牵着,不由自主地神游武当,继而浮想联翩,难脱其境。
    周力研究发现,吴承恩对其笔下的武当道教,以正面赞扬,称真武大帝“幼而勇猛,长而神灵”、“无幽不察,无显不成,劫始劫终,剪伐魔精”。
    生于明朝弘治十三年(公元1500年)的吴承恩,是江苏淮安人,酷爱野史奇闻。作为明朝杰出的小说家、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之一《西游记》的作者,他如果没有亲身来过武当山,怎么能将笔下的武当描写得如此绘声绘色?《西游记》第66回《诸神遭毒手,弥勒缚妖魔》中写道:“唐僧师徒和天兵被黄眉大王生擒之后,孙悟空千辛万苦逃了出来,纵一朵祥云,驾筋斗,径转南赡部洲去拜武当山,参请荡魔天尊,解释三藏、八戒、沙僧、天兵等众之灾。”“孙大圣玩着仙境景致,早来到一天门、二天门、三天门,却至太和宫外,忽见那祥光瑞气之间,簇拥着五百灵官……”周力研究发现,全文写武当搬兵虽区区1500余字,却可以清晰地看出武当胜地在作者吴承恩心目中的地位与看法,而且武当山特定景致的描写,与现实相符程度达到惊人的地步。
    “吴承恩一定是畅游了武当,为他创作《西游记》提供了一些必要的素材储备。”在研究中,周力反复研读《西游记》,认真渔猎群书,搜罗古典,翻阅武当古今书籍。她一遍遍重上武当山,访老道,拜名家。
    吴承恩与采药武当的李时珍交往密切
    为寻找《西游记》作者武当进香足迹,周力遍查史料。功夫不负有心人,周力在《明史》中查到吴承恩在荆楚的一点蛛丝马迹:吴承恩在武当山以东的蕲州荆王府做过纪善官,王子的导师,正八品,在第六代荆王家中给王子们当过老师。吴承恩这时已年过六旬。为何老来离家当官?应该为创作《西游记》所求,才有荆楚大地的采风踪影。
    按照明制,荆王府皇亲每年必朝武当,王子的导师吴承恩是闲官,自然是随从,有登武当之便。荆王府离李时珍的家只有一公里。吴承恩与李时珍的孙子李树本是同僚,也结识了常到武当山采药的李时珍,有了登武当的向导。
    作为明朝著名医学家,李时珍生于明朝正德十三年(公元1518年)。吴承恩虽然年长李时珍10多岁,但是两人生活在同一时代,就在吴承恩在蕲州担任荆王府“纪善”的时候两人有幸结识。
    两人还有过一段鲜为人知的交往。当时,李时珍在写《本草纲目》,吴承恩在写《西游记》,二人都在各写一部旷世奇书。这两部大书几乎是同一年——明朝万历六年(公元1578年)写完的。
    《西游记》不仅内容生动,艺术奇特,而且还巧妙地利用医药学进行叙事。吴承恩《西游记》中妙趣横生的医药故事,却来自于李时珍及其《本草纲目》,几乎如出一辙,只不过在文字、地名、人名等方面略作了调整。《西游记》第68回中,孙悟空在朱紫国为国王诊病时说:“国王如果不敢见我,我可以悬线诊脉。”而明朝嘉靖三十七年(公元1558年),李时珍入宫给皇室和贵族看病,因不能直接切脉,只能用根红丝线拴在病者手腕处诊脉,叫做“丝线诊脉”。
    这也难怪,在吴承恩的《武当揽胜》诗歌中,会出现《本草纲目》记载的武当山特有树种——榔梅。周力还从多方考证《西游记》第24回,记载孙悟空偷吃的人参果的产地、神仙,均在武当,且《本草纲目》中所记:“武当贡品,太阳之草名黄精,食之可以长生。”
    《西游记》演化武当的素材达78处
    周力研究吴承恩《西游记》与武当山难解情缘,时间跨度长达11年。她行程万里,自费数万元,上四川、去云南、下南京、赴蕲春、鄂州、钟祥等地,反复踏勘武当山,搜集查找各地数百万字的资料,其创作出版的《西游记武当之谜》,终于首次揭开《西游记》里深藏近500年与武当珠联璧合之谜。
    透过周力17万字的详细考证,最终整理发掘出《西游记》中有20回、78处在武当山的神魔传说故事中得以体现。翔实可信的材料考证了孙悟空“原籍”武当山、龙宫借宝、大闹天宫,以及猴王后来访仙学道、七十二变等,均与武当山有关。周力首次考证了吴承恩有过登武当采风的活动,时间在明朝隆庆元年(公元1567年)至隆庆四年(公元1570年);荆王府优厚扶持为吴承恩登武当并为《西游记》最后成书湖北,创造了决定性的条件。
    《西游记》中给阎王进瓜的“本是均州人,姓刘名全”,就是武当山人;孙悟空到武当山搬救兵,真武大帝派五龙等神兵神将给孙悟空助战;哪吒向真武大帝借旗……这些都可证明《西游记》与武当有缘。
    周力独特的见解与认真执着的研究,备受各界专家肯定和好评。“你很勤奋,致力于《西游记》研究更难得,而将《西游记》与地方文化联系起来的路子也是可行的。”扬州师范大学彭海教授说,“对于你热心钻研我国古典小说《西游记》的想法,甚为钦佩。”
    “这是一种很有意义的工作,祝你在这方面的探讨写作取得成功!”中国《西游记》研究会副会长刘怀玉勉励她,“建议你进一步深入发掘,多读一些资料,如武当山地区的地方志等,进行深层次的研究,必将取得更多更大的成就。”
    十堰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李相斌说,《西游记武当之谜》中的神魔传说,基本可以代表十堰地方神魔传说。“不管从考古角度,还是民间文学角度来看,均有证据表明吴承恩的确到过武当山采风,并将采集到的素材揉进了《西游记》。”
    2008年,武当南神道——丹江口市官山镇出土的一块明代墓碑上竟有“花果山”字样。武当山古建筑专家张华鹏表示,碑文中的“千户”为明代初期洪武年间的军政合一官职。可见,“花果山”一名在《西游记》成书之前即已存在。“这是武当山地区文物考古中首次发现‘花果山’的记载,吴承恩当年创作《西游记》时极有可能借用了这一名称。”
    我国著名民间文艺家李征康认为,《西游记》成书于明朝嘉靖年间,正值武当山鼎盛期,吴承恩随同学生王子们到皇家道场朝拜真武大帝应该不是偶然。
    此外,周力还发现,“齐天大圣”孙悟空还与武当山大圣桥、玄天大圣、圣寿天齐、外朝山、通天大圣……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周力综合考证整部《西游记》洋洋洒洒百万言,发现多是描写虚无飘渺的仙山琼阁、龙宫地府,以及西行路上的山水城郭,但具体描写西行路线图以外的真山实不多见。她说,足见武当道教胜地在当时社会的影响之大,在作者吴承恩心目中的地位之重要,“可以说,武当丰厚的神魔传说,为《西游记》创作提供了最佳的生活源泉”。周力希望自己的研究发现能和武当的旅游结合起来,为武当山的旅游开辟一条新的路子。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