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地方文化 > 探寻《金瓶梅》创作的地理背景

探寻《金瓶梅》创作的地理背景

2015/7/6 10:23:50    作者:叶占鳌    阅读:3983    评论:0

  《金瓶梅》反映的清河不可能是北方普通县城,而是像淮安这样运河沿线重要城市,漕运发达,南北交汇,商业兴旺,店铺林立。
  《金瓶梅词话》中有关淮上场景的直接描述,是当时淮安社会现实的写照,于此也足以窥见明代后期鲜活的淮安世情。
  2006年4月30日,日本《朝日新闻》副刊部主编穴吹史士、摄影记者白谷达也,在山东枣庄学院古文化研究所所长李锦山先生的陪同下,来到淮安河下古镇,探寻《金瓶梅》创作的地理背景。当时由市历史文化研究会会长花法荣、副会长曹启瑞、季祥猛和淮安区历史文化研究会会长金志庚、副会长刘怀玉及我陪同。
 《朝日新闻》来淮的缘由
  土生土长的山东枣庄人李锦山先生是山东“金学界”的异类,有别于山东“金学界”《金瓶梅》的创作背景地为山东“东平”、“临清”之说,他认为《金瓶梅》的创作背景不是在山东,而是在运河沿线的重要城市淮安,先后发表了《〈金瓶梅〉地理环境“淮上”考》、《<金瓶梅词话>中的江淮方言》等论文,并著有《金瓶梅与淮上——第一奇书探秘》一书。《朝日新闻》副刊部就“金瓶梅”文化专题专门从日本赴山东拜访李锦山先生,李先生力排众议,将《朝日新闻》的穴吹史士、白谷达也带到了《金瓶梅》的创作背景之地——明时富庶繁华的运河都市淮安。这就是《朝日新闻》来淮采访的缘由。
  其实,学界早就有《金瓶梅词话》创作背景地为淮安之说。著名作家张爱玲也是资深”金学家”,她在《“嗄”?》一文中专门指出了《金瓶梅》中所使用的淮扬方言:
  《金瓶梅》中的“下饭”兼用作名词与形容词。现代江南与淮扬一带各保留其一。历代满蒙与中亚民族入侵浪潮,中原冲洗得最彻底,这些古色古香的字眼荡然无存了。
  《金瓶梅》里屡次出现的“嚣”(意即“薄”)字,如“嚣纱片子”,也是淮扬地区方言,当地人有时候说“薄嚣嚣的”。
  “嚣”疑是“绡”,古代丝织品,后世可能失传或改名。但是在这一带地方,民间仍旧有这么个印象,“绡”是薄得透明的丝绸,因此称“绡”就是极言其薄。
  此外,张爱玲在此文中还引用了全校本《金瓶梅词话》的校勘者学者梅节的观点:“书中的清河,当是运河沿岸的一个城镇,生活场景较近南清河(今苏北淮阴)。《金瓶梅》评话最初大概就由‘打谈的’在淮安、临清、扬州等运河大码头上说唱,听众多为客商,船夫和手艺工人。”
  《朝日新闻》中介绍创作背景地:河下古镇
  回日本后,《朝日新闻》副刊部穴吹史士、白谷达也于2004年6月3日在《朝日新闻》以《破落户和淫妇的爱》和《想读禁书》两版面专门介绍了《金瓶梅》创作的地理背景、主要内容、作者考证以及作为禁书在读者中的“诱惑力”。其中对于创作的地理背景地淮安河下古镇着重描写:
  在这条三米宽不行车的石板街上,小猫怡然地睡着。江苏省淮安市河下古镇依靠着运河,两公里长的石板街上鳞次栉比地排满了二层商铺,在创作《金瓶梅》的16世纪的明代晚期,这里夜深歌舞不曾休,是人们寻欢作乐的地方,从“花巷”、“白酒巷”这样的巷名,就可以想象当年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光景。
  据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原会长花法荣先生介绍:在明清时期,淮安府考取功名的300多名进士中,有55名(注:其实是67名)出自河下古镇,这里还出了1名状元。正是运河给这里带来了人文蔚起和繁荣“娼”盛。淮安是京杭大运河沿岸的重要都市,管理着全国的漕运,收取着数目庞大的关税。《金瓶梅》就是在这样繁华的背景下写成的,从书中频繁地提到“河下”和“淮安”地名来看,被猜想可能是本书的创作背景地。
  在《金瓶梅词话》中,曾多次提及淮安和河下,其中最清晰的就是第92回中写道:“却表陈经济与陈安出离严州府,到寺中取了行李,径往清江浦陈二店中来寻杨大郎。陈二说:‘他三日前往府前寻你去,说你监在牢中,他收拾了货船,起身往家中去。’这经济未信,向河下不见船只,扑了空,说道:‘这天杀的,如何不等我来,就起身去了!’”此外,第98回写道:“迟了不上两日光景,提刑缉捕观察番捉,往河下把杨光彦并兄弟杨二风都拿了,到于衙门中。
  “清河左右卫”和“瓮城”
  31回写西门庆上任之初,要拜“清河左右卫同僚官”。再如65回写,为了迎接六黄太尉,“地方统制、守御、都监、团练,各卫掌印武宫,皆戎服甲胄,各领所部人马围随”。在明代,淮安有四卫:淮安卫、大河卫、宽河卫、邳州卫,而在淮安城里就驻有淮安卫、大河卫。《金瓶梅词话》所写的“清河左右卫”,可能就说的是驻扎在淮安府城的淮安卫、大河卫。
  “瓮城”:《金瓶梅词话》81回写道:“有日进城,在瓮城南门里,日色渐落,忽撞遇看坟的张安,推着车辆酒米食盐,正出南门。看见韩道国,便叫:‘韩大叔,你来家了’。”河北的清河只是小县城,没有瓮城。而淮安古城结构独特,是我国唯一的由“老城”、“夹城”、“新城”三座城相连的古城,而老城四个城门皆有瓮城。所以《金瓶梅词话》所写的瓮城可能就是淮安古城迎薰门(南城门)的瓮城。
  尽管学界对《金瓶梅词话》的作者“兰陵笑笑生”考证仍是个谜,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作者借“宋代之旧事”反映“明代京杭运河沿线城市淮安一带的市井生活”,《金瓶梅词话》中有关淮上场景的直接描述,是当时淮安社会现实的写照,于此也足以窥见明代后期鲜活的淮安世情。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