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周恩来与邓颖超研究 > 邓颖超的淮安情

邓颖超的淮安情

2015/10/29 10:47:32    作者:徐忠    阅读:4273    评论:0

    “我婆家叫我做的事我能不做吗?”当邓颖超得悉这是反映淮安老区干群亲密关系的回忆录,不顾年事已高,写下“鱼水情”三个字。
    事情得从邓颖超结婚后的1928年5月初说起,据《周恩来传》、《邓颖超传》记载和邓颖超回忆,她和周恩来赴苏联莫斯科出席中共六大,途中智勇脱险后,途经吉林,周恩来出于对四伯父周曼青(名贻赓)与两个弟弟的了解与亲情的信任,又考虑到当时的复杂形势,就先到伯父家探亲,停留两天,观察动静。两天的时间虽然很短,但是周家两代人却得以共同享受了亲人相聚的天伦之乐。邓颖超同志高兴地说:“我是第一次当周家的媳妇,理应多陪伯父伯母一两天。”二位长辈感到侄儿侄媳很孝敬自己,很想留夫妇俩多住一两天,可又通情达理,知道他们重任在肩,形势不容,只好依依不舍地送他们平安离开吉林。
    孝敬公公到临终
    周恩来生父周贻能一生与儿子聚少离多。周恩来童年时父亲外出谋生,很少在家。1927年他和周恩来在上海有一阶段短时间的相聚。直到抗日战争时期的1938年5月才到武汉,后又转移多处,最后落脚重庆红岩村八路军办事处,与儿子周恩来儿媳邓颖超生活在一起。邓颖超深知公公一生到处谋生,很少过着安定的日子。现在好不容易与他们夫妇团聚,尽管她和恩来都很忙,但她总是多对公公尽孝道。特别是1942年6月下旬,周恩来因病住院治疗。祸不单行,周贻能7月初也患了重病,高烧不退。尽管有医生医治,有邓颖超的精心服侍,公公的病却越来越重。这时父亲想念儿子,儿子思念父亲。处于两难境地的邓颖超于9日写信给周恩来,告诉他父亲的病情和医治情况:“这几日我均在山上招呼(即服侍的意思),你可勿念。”第二天周恩来即回信告知邓颖超替父亲治疗和生活照顾的意见。可是就在这一天,周贻能去世了,享年68岁。此时十分悲痛的邓颖超心里很纠结,一方面是恩来的亲生父亲去世不能不及时告诉他,另一方面恩来是人所共知的孝子,如果现在告诉他,一定很伤感,对他病体不利,难以拿定主意,只好与负责人董必武商量,大家一致意见,暂不告诉他父亲的噩耗,将其父灵柩暂停放在红岩沟内,等周恩来出院再发殡。邓颖超一直守在灵柩旁,替夫为父守灵。敏锐的周恩来发觉后,不顾身体未愈,奔回红岩,看到带着黑纱的邓颖超,大声问:“出了什么事?到底出了什么事?”问得邓颖超泪水直流。周恩来急得几乎晕倒,董必武劝说讲明了缘由,并拿出毛泽东主席所致的唁电和劝其节哀慰电,他才强忍悲伤、立即复电给主席,并拖着病体为其父守灵、下葬。
    关怀叔婆八婶母
    周恩来的八婶母杨氏是童年周恩来丧生母、嗣母后的法定监护人,与亲侄儿亲情深深。新中国成立以后的上个世纪50年代初,周恩来带婶母两次进京,如同亲父母一样孝敬。邓颖超除了随同周恩来对叔婆做了许多尽孝之事外,她自己在周恩来日理万机无暇顾及的情况下,做了许多关怀叔婆家四代人的事,八婶家的四代人个个件件都终身不忘。
    据周恩来的亲长侄女周秉德在西花厅生活所知,1950年、1953年邓颖超与周恩来夫妇先后两次把这位一直住在淮城祖屋的叔婆母接到北京过些日子,她除了与丈夫恩来一起侍候和陪她游公园以外,还单独代替丈夫陪叔婆婆。因为语言不通,有一次要秉德陪杨氏聊天,不料也因语言无法听懂,仍然谈不起来,后来邓颖超只好要叔婆的孙子尔辉当“翻译”,与叔婆谈谈心。对叔婆的儿媳陶华和叔婆孙子、重孙子以及周恩来同辈晚辈等众多亲属,邓颖超都作为至亲一样热情关爱。
    亲切会见婆家人
    新中国成立后,淮安的干部到北京向周恩来汇报工作、看望他们夫妇,邓颖超除了和丈夫一起接待外,有时还单独热情会见。时任中共淮安县委书记处书记的刘秉衡和两名工作人员,1960年春末夏初,受县委、县人委向周恩来总理汇报请示工作,据他自述,周恩来以一个夜晚的时间会见交谈,因周恩来第二天赶去天津参加毛泽东召集的重要会议,就委托邓颖超第二天请他们到家里作客。邓颖超先教育他们要按照周恩来的意见妥善处理好她婆家故居和祖坟问题,关心询问了婆家淮安的妇女工作情况,强调“要注意培养女干部,要充分发挥妇女在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作用。”
    晚上,邓颖超安排家庭便宴款待他们三人和其他客人。席间,谈到淮安鼓楼岳家茶馓,制作技术精巧,据说过去只传媳妇不传闺女的故事,邓颖超风趣地说:“那我可以学了,我是淮安的媳妇呀!”大家听了,都笑了起来。晚餐后,又招待他们三人看电影。
    淮安区的档案馆有一份原淮安四中党支部书记王文韶所写的材料,记录了1988年6月14日上午邓颖超在西花厅亲切会见时任县级淮安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唐永峰率领的14人的事。一见面邓颖超就热情地和每个同志一一握手,讲了纪念周恩来诞辰90周年和周恩来纪念馆奠基她没能来淮安的原因是身体不好,谈了纪念馆的建设要朴素,不要富丽堂皇,陈列要表现出一个革命家做人民公仆的内容,还谈了历史博物馆要把历史名人都包括进去等事,临分别时,赠给淮安《不尽的思念》、《周恩来书信选集》、《周恩来手迹选》、《周恩来的青年时代》和她自己所著的《纪念与回忆》五本书,并和大家合影留念。
    “我是淮安的媳妇哇!”这是伟人周恩来的终生革命伴侣、党和国家的杰出领导人邓颖超生前对婆家淮安所表达的深情。
    在纪念她诞辰110周年之际,我们婆家人当然要以深切缅怀和无限崇敬之情回忆她对淮安婆家情的美谈佳事。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