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认识淮安 > 老字号 > 管同源茶食店

管同源茶食店

2019/2/11 15:08:12    作者:管正生    阅读:671    评论:0

    我是土生土长的平桥镇人,出生于抗战初期1938年1月。记事时,镇上花园庄驻扎日本鬼子1个班,平桥镇已失去往昔的祥和、繁荣,但仍是周边乡镇商品交流中心,记忆中商铺有近百家,有饭店、茶食店、烧饼油条店、饺面店、熏烧店、水糕店、银匠店、铁匠店、布店、理发店、官盐店、烟店、药店、杂货店、磨坊、酒坊、豆腐坊、染坊、制香坊、蛋行、鱼行、猪牛行、粮行、茶馆、客栈、浴室等,其中有翟正大、管鼎昌、吴合兴、张吉泰(皆为店号)等规模较大的商户。我父亲管兆祺,生于清末光绪三十二年(1906),弟兄5个中排行老五,识字不多,言语不多,脾气较大,因腿有残疾,祖父管宜和雇请师傅上门教会茶食手艺,手艺学成,成家后在平桥镇南端(现平桥食品站)利用坐东朝西的祖屋,自开茶食店,店号“管同源”。 记忆中,当时平桥街上还有2个刘家(平桥人民食堂职工刘兆林父亲和刘金泉父亲)、葛家,共计4家茶食店。管同源主产馓子、果子、喜庆糕点(如寿桃),还有蛋糕、饼干、桃酥之类的细点茶食,传统佳节生产月饼、大糕,生意还可以,家庭生活在平桥集镇上处于中等水平。
    20世纪30年代中期,父亲收了个从东乡张桥来的徒弟,年方十七八,叫仲亚林,中等个头,话不多,人勤快,做事认真。我记事后一直叫他大哥,印象中他做的馓子、糕点、寿桃都很精致,与师傅不分上下,我父亲似乎平时对他挺欣赏,很少批评仲大哥。
    到了1944年春天,听说新四军在车桥打了个胜仗,消灭车桥和淮安城里赶来增援的鬼子几百名,后来,新四军又乘势消灭曹甸、泾口的日伪军,淮安、宝应以东纵横30公里地区全部变成解放区。不久,驻扎在平桥镇上花园庄的鬼子也撤走了。实际上是抗日战争已进入战略反攻时期,日本鬼子兵力不足,到处挨打,收缩到淮安城里据点。平桥镇上赶集的人逐渐多了起来,各家店铺的生意日益兴隆。仲大哥这时候手艺已经学成,做出的茶食点心已经超过师傅,他提出回老家张桥去谋生,这时候,管同源茶食店生意也见好,需要人手,但仲大哥想回老家。父亲也没有不同意,不久,仲大哥就回张桥了。父亲又招回1个徒弟,就是平桥街上石金玉,回店帮忙,后来他做了平桥人民食堂经理。那时候,交通不便,通信也不发达,仲大哥回去后就没有联系了。
    抗日战争胜利了,老百姓本以为过上太平的日子,哪知好景不长,内战的乌云又笼罩中华大地的上空。到了1947年,平桥街道不时有国民党军车,有的还拖着大炮由南向北通过,站在管同源店里,街上的动向一目了然。我看到平桥镇上的国民党各类人员多了起来,保安队、还乡团、镇丁、保丁,不时盘查街上的陌生面孔。为了避免国民党搜查和勒索,四乡八村赶集的人也少了,各家店铺的生意又开始清淡。记得刚过中秋节,仲亚林突然出现在管同源店里,据他说回老家后结婚生子,做了生意。张桥今年遭受水灾,收成不好,自己茶食生意难做,不够糊口,为了一家生活,特来平桥投奔师傅。我父亲听了,沉默了一下,就答应了。仲亚林继续在管同源做店员,另租一处安家,老婆做些缝补浆洗活儿贴补家用。
    没过两天,仲大哥和父亲正在店内干活,镇公所来了2人,领头的带着个保安队员来到管同源,问我父亲:“老爷(叔),他是谁?”当时镇上都这样称呼父亲,所以他也这样称呼,我父亲说:“我徒弟嘛,几年前还在这里学手艺,满师回家了,现在又来帮忙了。”领头的问:“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当时所谓“好人”就是平民百姓;“坏人”就是共产党,称为“共匪”。“当然是好人!我徒弟还能是坏人?”“哦。”领头的盯着仲亚林看了又看,将信将疑,一方面碍着我父亲面子不好过分为难盘查,乡里乡亲,真查出问题情面上说不过去;另一方面,知道平时我父亲循规蹈矩,不会惹是生非,更不敢窝藏共产党,就说“你们到镇公所来,办一下担保”。随后,我父亲带仲亚林到镇公所。我当时十来岁,常在镇公所门口玩,出于好奇,也跟着到镇公所。父亲担保仲亚林不是共产党,签字按手印。如果仲亚林是共产党或有嫌疑,我父亲就通匪,轻则关押,重则坐牢,甚至杀头。就这样,仲亚林又在管同源做了帮工,白天干活,做杂事,挑水、劈柴、和面、做糕点、采购、送货,忙得不亦乐乎,晚上他回去休息。我父亲给他工资,够他们3口人正常生活。
    转眼到了第二年(1948年)秋天,仲亚林经常向我父亲请假,一会儿说老家有人找,一会儿自己家中有事,我父亲一一允诺,不时叮嘱,现在外边乱,注意安全。到了1948年11月,平桥镇国民党政权的人开始跑的跑,躲的躲,不走的也不问政事了,盘查百姓的保安队、保丁也没有了。街道上经常有往南开的国民党汽车、军车,民间传说共产党在徐蚌打了大胜仗,马上就要南下了。平桥镇一段时间无为而治,赶集的人又多了起来,各家生意又好了起来。一天下午,来了1个外乡人,和仲亚林谈了一会儿,就走了,仲亚林随即收拾东西,回家去了。傍晚又来到我家,向我父亲告别说:宝应县城刚刚解放,江南还没解放,大军南下急需搞粮食经营的人才,下午组织上派人通知他,他要去宝应参加接管米厂工作。听到他要走,我父亲似乎很平静,叮嘱了几句,并留他吃了晚饭,喝了点酒,算是饯行。第二天,仲亚林背着包,踏上了南下的征程。
    后来,从父亲嘴里断断续续得知,仲亚林是泾河张桥人。张桥许多青年人受区委书记周兴的影响,接受了进步思想。仲亚林在管同源学徒时,正值抗日战争中张桥联络站、林集交通站、淮安情报站组成秘密交通网,即苏北地区有名的林集交通站。仲亚林受张桥老乡的影响,利用做工的便利,参加了交通站外围活动,传递一些情报与信息。张桥第一次解放后,他便参加了革命工作,负责后勤工作中粮食加工与制作。
    国民党发动内战后,在张桥设立据点,当地共产党政权转入不公开。按照“三密”工作机制,仲亚林作为秘密情报人员,来到敌占区交通要点平桥,利用店员身份,借助管氏家族影响掩护自己打探消息。他站在店里,就可以看到道路上国民党人员南来北往。他把看到的事传递给组织上研究判断,再结合其他情报确定敌军调度动向,还及时购买游击区稀缺的药品和物资。当时我父亲就知道他回家后参加了共产党组织,当他再次投奔我家,心中也有一些不安和害怕。但出于对徒弟的保护和爱护,对共产党的暗中支持,冒着风险,收留他,并利用家族影响给他担保。这对当时一个普通手工者,需要很大勇气和胆略的。当时国共内战,普通老百姓人心向背一目了然,中国共产党取得胜利是历史必然。直到淮安解放,国民党政权垮台。这期间,镇公所多次查户口,搜查共产党,但再没有人盘问仲亚林,仲亚林平安无事,父亲的心才放下来。仲亚林离开后,父亲继续经营着管同源茶食店,外出躲壮丁的大哥管洪生也回家了,跟父亲学手艺,维持一家人生活。1953年,又收了胡家饭店老板胡金标三儿子胡宝来为徒弟。1955年,随着“一化三改造”的完成,管同源茶食店同镇上许多商店并入集体商店,结束30年的经营历史。
    大军渡过长江,仲亚林随部队到了江南,接管了无锡粮食行业,当时无锡市非常缺少老区干部,组织上也希望他更有作为。但仲亚林父亲生病了,他向组织上请求回家乡工作,于是便调回宝应在县米厂任干部。上个世纪50年代中期,他曾回平桥看望过我父亲,我当时在南京读书,没见到他。1960年我父亲去世,就再没联系过。后来,听说仲亚林享受县处级离休干部待遇,一直在宝应颐养天年,前几年才去世,享年90多岁。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