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认识淮安 > 三亲资料 > 82年前的淮安一家人

82年前的淮安一家人

2016/1/6 19:23:43    作者:高建平    阅读:4699    评论:0

 

    这张全家福老照片,拍摄于民国二十二年(1933)正月初一。笔者听曾祖母陈翠讲过,当年照片是在淮安西长街蒲葭巷“停云”照相馆拍的。
    照片背景是当时淮安很流行的中西合璧的布景。布景上一个圆洞门上右向横书写着“北屏”的字样,西洋式的雕花栏杆。室内很时尚的竹编藤椅,东西两旁有塑料盆景,地面铺的是大红地毯,这是民国初期老淮安照相馆常见的实景样式。
    照片前排,中坐者是虹莲大太,是笔者曾祖母的母亲,名叫周虹莲,世家名媛。陈家人尊她为虹莲大太,其娘家是河下估衣街周家大楼的。她一生酷爱京戏,经常乘轿到淮安大戏院点戏看。她既是笔者曾祖父的岳母,又是曾祖父大舅妈。照片右一,坐的是徐氏太太,亦世家名媛,是笔者曾祖父的二舅妈。照片左一,端坐在藤椅上的是王氏太太,是淮安乡贤窦桂森的外祖母。前排有两个小男孩如今依然健在,依偎在虹莲大太身边的小男孩名叫陈凯一,今年85岁,曾是山东青岛市第十七中学教导主任。右旁边的这个小男孩,如今也已是85岁耄耋老人了,名叫丁乃高,现仍住在河西华亭。前排左一,有一位小女孩,骑着那个年代很时髦的小儿童三轮车,她的名字叫窦燕云,寓居上海杨浦区,后因车祸早逝。
    照片后排右一是丁陈氏(是虹莲大太的二女儿,为丁乃高的母亲),后排右二是沈陈氏(嫁胯下南街沈慕堂,经营布店),后排右三是笔者的曾祖母(名叫陈翠,她又是笔者高祖母的内侄女),她是陈家的老姑奶奶。后排左一是陈王氏(兴化人,是陈凯一的母亲,活了93岁,在青岛去世)。后排左二,这位英俊潇洒的男士,名叫陈绍衡(是笔者高祖母的内侄),平时以教书育人,闻名乡里。后排左三是邹陈氏(笔者祖父的大姨娘,活了98岁,嫁清河学者邹温民)。
    如今照片中的人物,除了两位男孩健在,其余都已不在人世。这张老照片经历了抗日战争年代,“文革”除“四旧”特殊年代,能完好保存到现在,实属不易。
    老淮安照相业起步于清朝光绪初年,这张珍贵的全家福老照片,就拍摄于淮安最早的“停云”照相馆,照相馆坐落在西长街蒲葭巷东头约十米处。
    “停云”照相馆,第一任开创者是周还须(他是中国古琴家夏一峰的师傅)。“停云”二字,有个来由,灵感来自于周还须所居住的二帝祠水榭“小停云馆”。
    据周还须的孙子周来成(94岁)口述:当年“停云”照相馆是光绪十二年由祖父开创,房屋建筑讲究、精致,颇具时代风格。大门朝北,对着尹耕耘公馆。其地水石映带、曲径通幽,地理位置十分优越,生意颇好。
    “停云”照相馆有两进房子,进门面东是两大间正房,面南“潇湘”四小间,东边还有前后各三间。民国八年,周还须去世。照相馆传给其三子周家相经营。1941年周家相去世,照相馆又传给其四子周增华(周来成的嫡堂四哥)经营,其时周来成也在照相馆帮助料理底片的技术处理。
    至十九世纪末,淮安青龙桥的“刘金山”、“惟肖”、“良友”照相馆、龙窝巷的“花月痕”照相馆、麒麟巷头的“世界”照相馆、小八字桥的“天真”照相馆、察院街的“忆容”照相馆、土地祠市口的“耀真”照相馆、胯下北街的“玲珑”照相馆、勺湖湖滨的“庐山”照相馆、花巷的“天培”照相馆、玉器巷的“艺光”照相馆,及南门大街的“梁园”照相馆等,先后在淮安县城登场。
    拍照片在当时的淮安县城还是稀奇事,费用相当昂贵,来拍照的大多是淮安上流社会的名人政要和官宦世家。到上世纪三十年代,从“停云”当时的价目表上看到,此时照相已经开始放下身段,一张两吋寸照,收七角钱,六吋照收一元七角钱。但是对一般家庭来说,依旧是个大数目,当时一个学徒的工资,每个月是三个大洋,而一张六吋照,相当于一个学徒半个多月的工资。这张全家福照片,由“停云”照相馆第二代传人周家相所拍摄,照片尺寸较大,它横20厘米,纵14.2厘米,一张照片花费了五块大洋,在当时的条件下,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一共刷了十张,总共得花费几十块大洋。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