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西游文化 > 《西游记》地理描写中透漏出来的作者信息

《西游记》地理描写中透漏出来的作者信息

2015/8/14 18:07:25    作者:许歆懿    阅读:6262    评论:0

  《西游记》中唐僧师徒一路西行,先后经过鞑靼、西番哈咇国、乌斯藏国、宝象国、乌鸡国、车迟国、西梁女国、祭赛国、朱紫国、狮驼国、比丘国、灭法国、天竺国等十余国,其中在天竺国又途历凤仙郡、玉华州(县)、金平府和铜台府地灵县等地,再加上孙悟空为搬救兵去过的以及书中人物提及的,所涉及的各类地名有百十来个,既有政区系列的州府郡县庄村,也有自然系列的山河峰岭洞涧,还有建筑系列的宫殿寺庙亭观。有关山河州县的描写在作品中也占了相当的篇幅。在如此丰富的地理信息中,是否隐藏着作者的某些信息呢?
  《西游记》中的地名,既有真实存在的,也有作者虚构的——在虚构的地名中,既有宝象国、车迟国这样有浓厚佛学含义的名字,也有乱石山、鹰愁涧、狮驼岭这样因文见义的名字(有点像猪八戒口中的“石头山石头洞铁叶门”),还有西番哈咇国、斯哈哩国等荒诞不经的名字;在真实的地名中,既有方位准确、名实合一的,也有乾坤挪移、东拉西扯的。这样做的用意是什么?还有,《西游记》对山河州县的描写大多数都如同六朝时的骈文那样“华而不实”——如果不是明说某山某河,你可以把这些描写用在很多地方。即使是对孙悟空的老家花果山,书中数次进行了描写,但我们仍然无法把这个花果山和连云港的花果山划等号,河南人、湖北人乃至福建人都说花果山在他们那儿,原因就在于写得太虚,没有提供具有实质内容的东西,或是写出具有排他性的特点。流河沙、通天河、平顶山、火焰山甚至长安城,也都是如此。但是,对少数几个地方,如眙眙山、普陀山、武当山、玉华王宫等,却又是写实的,提供了若干可资定位的坐标,让人一下子就看出这是某处。为什么会这样?
  笔者在对比《吴承恩年谱》等资料中提供的吴承恩生活轨迹后发现了奥妙所在:凡是作者曾经去过或者是可能去过的地方,写得都比较实;而其它地方,则写得很虚。另外,在那些“乾坤挪移”的背后,也有意无意地透漏出有关作者的信息来。
  下面,笔者分两类进行说明:一类是经现有资料证实的、吴承恩确实到过的地方,一类是暂时没有它证可佐、但吴承恩可能或应该到过的地方。
  关于第一类,即吴承恩确实到过的地方,比较明确的有这样几处:
  一是盱眙山。出现在第66回中。孙悟空到南赡部洲盱眙山请救兵,书中描写盱眙山景色道:“南近江津,北临淮水;东通海峤,西接封浮。山顶上有楼观峥嵘,山凹里有涧泉浩涌。嵯峨怪石,槃秀乔松。……上面有瑞岩观、东岳宫、五显祠、龟山寺,钟韵香烟冲碧汉;又有玻璃泉、五塔峪、八仙台、杏花园,山光树色映蠙城……”这些景观名字就像一套坐标体系,将盱眙山的实际地理定位下来——盱眙第一山及附近地区(如龟山)。事实上,这段描写也是论证《西游记》作者为吴承恩的一个重要证据,即使否认吴承恩著作权的同志,也不否认《西游记》作者对盱眙很熟悉这一论断。
  二是荆王府。《西游记》前80多回,唐僧师徒所经过的是各个国家,但从第87回开始,却相继经过了凤仙郡、玉华州(县)、金平府和铜台府地灵县。特别是第88回有一段话:“行够多时,方到玉华王府。府门左右,有长史府、审理厅、典膳所、待客馆”。而在此之前,唐僧师徒无论是朝拜国王,还是拜见郡侯州主,大多进入大门即见主人,并没有对王宫或府衙作过描写。有不少研究者对照《明史·职官志四》中所载“(王府)设长史司,辖审理所,典膳所……”以及《蕲州志·藩封》中所载荆王府官员的配置,作出判断,对玉华王府的描写,实是对吴承恩曾任职的荆王府的实录。这段描写,也被研究者作为吴承恩到荆王府任职和吴承恩是《西游记》作者的有力证据。
  三是南京。《西游记》虽然没有直接写到南京,但是却在三处提到南京的特征——“虎踞龙蟠”:第一次是在第30回,描写花果山景色的:“周围有虎踞龙蟠,四面多猿啼鹤唳”。第2次是62回,描写祭赛国的:“龙蟠形势,虎踞金城”。第3次是93回,描写天竺国的:“虎踞龙蟠形势高,凤楼麟阁彩光摇”。不仅如此,在某些地名的选用上,也透漏出南京的特征。如第29回描写宝象国时,提到一连串的宫殿名称:太极殿、华盖殿、烧香殿、观文殿、宣政殿、延英殿和大明宫、昭阳宫、长乐宫、华清宫、建章宫、未央宫。其中绝大多数是汉唐长安城里的著名宫殿,但是,华盖殿却是朱元璋任吴王时在南京建的。
  又如,第10回中的李世民皇宫北门和第37回的乌鸡国都北门,都叫后宰门。而事实上李世民的皇宫北门是著名的玄武门,后宰门是明正德时才有的名称(原叫厚载门,因正德皇帝叫朱厚照而讳改),且后宰门只见于南京和北京。第37回中所提的乌鸡国都南门正阳门也是明南京城的十三个城门之一。对照吴承恩的经历,他自嘉靖十年(1531年)起,多次到南京参加科举考试,嘉靖三十九年后,又曾到南京国子监读书多年,南京在其心中地位,自不待言,在笔端留下痕迹也在情理之中。在吴承恩的其它作品中就多次出现“虎踞龙蟠”这一说法,如《德寿齐荣颂》中有“帝奠山川,龙虎踞蟠,建业神皋,华阳洞天”的句子。
  四是镇江金山寺。历史上的唐僧是河南偃师人,但《西游记》中硬是把河南的弘农郡和江苏的海州合二为一,弄出个“海州弘农郡聚贤庄来”,作为唐僧的籍贯,并且又把唐僧的抚育、成长安排在镇江的金山寺(虽然书中说金山寺在江州,但又说“这江州有个金山寺、焦山寺”,可见,就是指镇江的金山寺)。吴承恩于嘉靖十三年曾游金山寺,并留下两首七律,开首一句分别是“十年尘梦绕中泠”和“几年梦绕金山寺”。《西游记》这样安排,算是圆了作者一个梦。
  五是吕梁洪。这个名字大家可能不太在意,因为它只是作为一个比喻出现的。第45回孙悟空师兄弟在三清观内装神,哄三个妖怪喝尿。此时写道:“那呆子揭衣服,忽喇喇,就似吕梁洪倒下坂来,沙沙的溺了一砂盆”。其中的吕梁洪,是明代运河的一段,位于徐州城东南50里处的吕梁山(今坷拉山)下,因受两侧山地所限,河道狭窄,水流湍急,元代傅若金称“险或过三峡,深疑及九渊”。吴承恩曾两次入京“谒选”,吕梁洪是必经之地。显然,这里湍急的水势给了他深刻的印象,所以才会在这里信手拈来。
  关于第二类,即现存的史料中没有记载吴承恩到过、但根据现有史料又可以推测吴承恩可能或应该到过的地方,有这样几处:
  一是南海普陀山。佛教有四大名山,分别是观音菩萨道场普陀山、文殊菩萨道场五台山、普贤菩萨道场峨眉山和地藏菩萨道场九华山。虽然四大菩萨在《西游记》中都出现过不止一次,但是,孙悟空却从没去过五台山和峨眉山,九华山更是提都没提(地藏菩萨被安排住冥府了)。唯独对于普陀山,不但孙悟空多次去过,还安排沙僧和揭谛去过,而且,每次去普陀山,都对普陀山景色进行了描写(分别见第15、17、22、26、42、49、57、59诸回)。所提到的景点有紫竹林、潮音洞、落伽山、普陀岩、落伽崖、金刚石、观音宝殿等。特别是第17回和第57回各有一篇韵文,不仅概括了海岛普陀山的四周环境和境区的全貌,而且根据文中的描述,还能找到明才子屠隆《普陀山十二景》诗中提到的一些景观,如莲洋午渡、古洞潮音、千步金沙等。而《普陀山十二景》诗作于吴承恩去世后的1589年。由此可以认为,作者对普陀山的描写,并非从书上得来,而是亲自游览过普陀山,并且对普陀山的景观、景貌作过细致的考察。
  吴承恩是否去过普陀山呢?应该说,有这个可能。第一,曾和吴承恩为忘年交的文征明是到过普陀山的,他还写有《普陀山留题》诗。吴承恩可能从文征明处了解到普陀山。第二,吴承恩在浙江长兴做县丞时写过一首诗《长兴作》:“风尘客里暗青袍,笔砚微闲弄小舠。只用文章供一笑,不知山水是何曹。身贫原宪初非病,政拙阳城自有劳。会结吾庐沧海上,钓竿轻挚紫金鳌”。诗中不仅表达了对山水的喜好,而且表明了自己在闲余时间就是在游山玩水,特别是最后一联,“结庐沧海上”恐怕不仅是一种愿望吧。第三,在舟山一带流传有吴承恩和花鸟山(与普陀山同属舟山群岛)的传说,按这一传说,吴承恩是在离开普陀山后,被风浪吹至花鸟山的。最重要的一点,既然作者要把观音作为书中的重要角色,去普陀山考察不但在情理之中,而且也是必不可少的过程。
  二是武当山。见于第66回。孙悟空去武当山请荡魔天尊降妖时,对武当山有一段描写:“巨镇东南,中天神岳。芙蓉峰竦杰,紫盖岭巍峨……几树榔梅花正放,满山瑶草色皆舒……孙大圣玩着仙境景致,早来到一天门、二天门、三天门,却至太和宫”。芙蓉峰、紫盖峰是武当山72峰中的两座,一天门、二天门、三天门是从山下通往天柱峰古神道上的三个景点,而太和宫位于天柱峰顶端,是武当山著名的道教宫观之一。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其中提到的榔梅这种植物,是武当山的特产。明代著名医学家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记载:“榔梅,只出均州太和山”(太和山是武当山的古称,均州为丹江口市的古称)。能较真实而详尽地描写了武当山的位置、山形、生物、道观建筑、朝圣祭祀活动等,如未身历其境是难以想象的。
  那么吴承恩有没有可能登过武当山呢?武当山的兴盛,与明代皇帝的大力扶持有关。明成祖朱棣以武力夺取政权之后,把武当山作为真武得道之地,在此大兴土木,扩建宫观,他的继任者也是累加扩修,祭祀不绝,使其成为全国的道教活动中心,以至于有人称武当山是有明一代“朝廷家庙”。民间亦把武当山作为“朝圣”的最佳场所,“每遇春三,趋谒而徼福者莫不骈肩接踵,不数百里欢呼而至”。位邻其境的荆王府自然也应该岁时祭祀,而纪善的职责是“掌讽导礼法,开喻古谊,及国家恩义大节,以诏王善”,祭祀即是礼法之一,如荆王府祭祀武当山,自当同行。所以,吴承恩是应该到过武当山的。
  由此可以看出,《西游记》所提供的丰富的地理信息为我们解开作者之谜提供了一把钥匙,认真研究,或许还会有更多的发现。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