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水浒文化 > 宋江墓与楚州蓼儿洼

宋江墓与楚州蓼儿洼

2015/1/14 10:18:31    作者:刘怀玉    阅读:11514    评论:0

    蓼儿洼是淮安的一个古地名,在两本名著中出现过,一本是四部古典小说名著之一的《水浒传》,另一本是蜚声菊坛的名剧《牡丹亭》。
    蓼儿洼与《水浒传》
    在《水浒传》成书之前,水浒故事已广泛流传,都说梁山泊在山东。然而水浒人物和事件多为虚构,就连宋江在《宋史》中也仅一提而已。至于梁山泊是个啥样子,全凭小说家的创造。施耐庵的《水浒传》中,梁山泊的地理形勢是:四周水泊八百里,中间是宛子城、蓼儿洼,聚义厅在其中;山下有金沙滩,是宋万、白胜在那儿下寨;别有鸭嘴滩,有王矮虎、郑天寿去下寨;山后有断金亭、饮马川;水泊对岸,外则有朱贵在那儿开酒店,作为对外联络点。
  《水浒传》结尾时,宋江的活动中心便转移到了楚州(今淮安区,下同)。他那108人中只剩下27人了,皇帝对他们均有封赠。宋江得到的封号是“加授武德大夫,楚州安抚使,兼兵马都总管”。《宣和遗事》只说“宋江擒方腊有功,封节度使”,把他坐实安排在楚州当官,是施耐庵的发明创造。宋江到楚州上任以后,便死在楚州、葬在楚州,其地点就是蓼儿洼。
  蓼儿洼什么样子?书中说:“楚州南门外有个去处,地名唤做蓼儿洼。其山四面都是水港,中有高山一座。其山秀丽,松柏森然,甚有风水,与梁山泊无异。虽然是个小去处,其内山峰环绕,龙虎踞盘,曲折峰峦,坡阶台砌,四围港汊,前后湖荡,俨然似水浒寨一般。”宋江看了,心中甚喜,就决定以此作为死后葬身之所。后来,他与李逵喝了朝廷赐给的药酒死了,就都葬在蓼儿洼之“高原深处”。不久,吴用和花荣也“赶来楚州,直奔蓼儿洼宋江墓前,相对“大哭一场,双双悬于树上,自缢而死”。也“葬在蓼儿洼宋江墓侧。宛然东西四丘。楚州百姓感念宋江仁德,忠义两全,建立祠堂,四时享祭。”这个祠堂还是有模有样的,一百零八个人全在里供着:“彼处人民,重建大殿,添设两廊,奏请赐额。妆塑神像三十六员于正殿,两廊仍塑七十二将。年年享祭,万民顶礼,至今古迹尚存。”又说宋江成了蓼儿洼的土地神:第119回书末说“宋公明生为郓城县英雄,死作蓼儿洼土地。”
  《水浒传》中第11回说梁山泊中间是蓼儿洼,并说蓼儿洼的风景与梁山泊一样,又说楚州南门外有个蓼儿洼,前后有些矛盾。究竟蓼儿洼与梁山泊是一是二?说蓼儿洼在梁山泊之中,那就是一;说楚州也有个蓼儿洼,那就是二。其实这都是小说家言,无法深究。但说楚州有个蓼儿洼,不就是说楚州也有个梁山泊吗?究竟施耐庵是按照梁山泊的实相来描绘楚州蓼儿洼的,还是按照楚州蓼儿洼的实景来描绘梁山泊的呢?梁山泊原来是什么样子?人们无法知道,施耐庵只能从说书人那儿听说;而楚州蓼儿洼却是施耐庵可以亲眼所见、亲身所游的,能有个直观的依据。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应该说,施耐庵是按照蓼儿洼来写梁山泊的。施公将宋江的死安排在全书最后一回,作为总的点题,回目中赫然大书“宋公明神聚蓼儿洼”,成为全书的大结局。我们不能不敬佩施耐庵如此重于淮安的地方观念!陈忱作《水浒后传》就继承了这个大结局,并以此为续书的开篇。然而他犯了个错误:他说宋江等“葬在楚州南门外,宛似蓼儿洼一般”。他把施耐庵的话弄反了,似乎楚州没有蓼儿洼,仅有一个“宛似蓼儿洼”的地方。这不能全怪他。因为这位做续书的先生不是淮安人,也和淮安没有关系,他无法理解施耐庵的个中三昧。
    蓼儿洼与《牡丹亭》
    二百年后,与世界戏剧大师莎士比亚齐名,被人并称为双子星座的汤显祖的彩笔之下,也提到了蓼儿洼!《牡丹亭》第47出《围释》,开头一曲《出队子》即云:(淮安)“一天之下,南北分开两事家,中间放着个蓼儿洼。”他在剧中还写到了淮安其他地名:第49出《淮泊》,是写柳梦梅来淮安寻杜宝认亲,说他“见了插天高的淮城”,又看见“漂母之祠”,壁上还题有:“昔贤怀一饭,此事已千秋。”这些都是淮安的实景,汤显祖信手拈来,摄入剧中。
  蓼儿洼一名虽出于小说和戏曲,但它肯定是淮安当年实有的地名,有土山,四周有水泊。施耐庵生于乱世,飘泊一生,最后选定淮安“安家”,自然对淮安有着特殊深厚的感情。他为他的得意之作《水浒传》的主人公宋江选择一个归宿,这个归宿放在淮安楚州,当然是再合适不过的了。汤显祖为什么要选择淮安作戏剧场景的一部分呢?其实也很简单,第一,淮安是运河沿线上的一大都会,是南北交通的一大枢纽,凡大小官员、巨商大贾、文人墨客南北行走,都要从淮安经过,在大多数情况下,都在这里停留观光,或走亲访友,诗文交往,历古皆然。汤显祖当然也不会例外,在剧中写到“枕淮楼”、“蓼儿洼”、“漂母之祠”等,是他曾经游览过淮安,熟悉淮安地方掌故的缘故。第二,他的好朋友李三才曾在淮安做官。李于万历27年来淮任漕督兼风阳巡抚,33年升左副都御史仍任原事,37年加户部尚书衔,39年方因病罢职,前后在淮十三年。《明史》说他“结交遍天下”。李三才与东林党人有密切的关系,他在漕督署内建有东林书屋,请著名东林党人顾宪成等人讲学。汤宪祖和李三才、邹元标等,在当时都是敢于议论朝廷的一派。同声相求,汤自然是李“结交”的对象。李在淮十三年,汤在进京出京时,更要经常在淮安逗留,并熟悉了淮安。这些都可以使他喜欢淮安,对淮安有亲切的感情,因而将他的《牡丹亭》背景放在淮安,并写到了蓼儿洼。
  由于历史推移,陵谷变迁,蓼儿洼的水面逐渐缩小,改革开放时尚存一点水塘遗迹,余皆不见,宋江等人的墓祠更无论矣。据笔者分析,蓼儿洼其地应在今楚州南门外向南一片地方,当然 刘湾村也在其内,“刘湾”与“蓼儿洼”实为一音之转耳。
    蓼儿洼与今日水上立交
    如今,在蓼儿洼之西,淮河入海水道与大运河交汇处,有一水上立交,全名叫“淮河入海道淮安枢纽工程”。它是国家重点工程,也是是目前亚洲最大的水上立交工程。有了它,京杭大运河与淮河入海道交会处航道,形成类似公路立交桥的上槽下洞双层水面。底层为淮河入海道,上层为京杭大运河通航槽,实现入海水道与京杭大运河的水上交叉。入海水道工程2001年元月开工建设,2003年6月竣工,可防百年一遇的特大洪水。
  在立交工程处大运河东西两岸,建有桥头堡各一座,每座高31.9米,为7层塔式仿古建筑。两堡之间用悬索连接,成为一座铁索桥,人们可以在上面来回行走。桥头堡实际是观光塔,内部设有观光电梯,登塔以后,人们可以在塔上或桥上观光,北边是历史悠久的淮安古城,南边是气势宏伟的水利枢纽。铁索桥受风吹拂,有轻微摇晃,人在其上,实处大运河心的空中,观看运河中来往的航船,别有情趣。这是游览的好去处。
  其实,水上立交在淮安早已有之,位置大致在这个地方稍北一点。当时它的名字叫伏龙洞。淮安历史上有两个伏龙洞。一个在山子湖南,是清代建以泄山子湖水用的。因为它在风景游览区,文字记载的比较多,所以人们知道的多。不过它不是立交的。另一个人们不太知道,在淮城以南运河底,又名地洞口。明代运河以西的地皆高产良田,后来开永济新河筑了东西河隄,使这里的积水无法排出,变成了洼地,因而常年受涝失收。为解决这个问题,山阳知县孙肇兴,率领地方士绅,集资选购上好的木材,做了一个高宽各三尺,长三十五丈,可以通水的木笼水桶,像一U形连通管,深埋在运河之底。它将河西之积水导至运东,下涧河排出,于是湖西复为良田。工程完成以后,大运河之水照常南北流动,与地下由西向东流动的水互无妨碍。这是淮安早期的一个水上立交工程。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