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名人研究 > 重论罗振玉与王国维

重论罗振玉与王国维

2014/12/21 18:51:17    作者:梅斋    阅读:4175    评论:0


    时下,某些心术不正的人,在根本不了解罗王两人交往史的情况下,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平白地往罗振玉先生身上泼污水,而其实,他们是连罗振玉与王国维是种什么样的交往关系都不清楚的。
    首先,王国维是罗振玉的得意门生,在王国维连饭都吃不上的时候,是罗振玉救王国维于危难之中,并将其带到了日本在自己的指导下专心研究学问。其次,罗振玉与王国维是亲家。王国维的儿子娶了罗振玉的女儿。这种关系张今生、玉口口之流明白是什么意思吗?
    一、王国维与罗振玉的师生兼亲戚之谊
    1、1898年,王国维二十二岁。2月26日,罗振玉等创办的东文学社开课后,王氏入学学习,渐为罗振玉所知。罗振玉引之入东文学社,负责庶务,免缴学费,半工半读。
    2、1900年,王国维二十四岁。罗振玉应张之洞之邀,至武昌任农务局总理兼农校监督,不久,召王国维等同至,任武昌农校日籍教员翻译。年底,由罗氏资助,东渡日本东京物理学校习数理。
    3、1901年,王国维二十五岁。春,在日本东京物理学校留学,夏归国,协助罗振玉编《教育世界》杂志。
    4、1902年,二十六岁。夏,张謇在通州创办通州师范学堂,欲聘一心理学、哲学、伦理学教员。经罗振玉推荐,王国维应其一年之聘。
    5、1904年,二十八岁。代罗振玉为《教育世界》主编,进行刊物改革。8月,罗振玉在苏州创办江苏师范学堂,自任监督,藤田丰八为总教习,王国维来校任教。
    6、1905年,二十九岁。11月,随罗振玉辞职,赋闲家中。
    7、1906年,三十岁。春,随罗振玉进京,暂住罗家。
    8、1907年,三十一岁。4月,自海宁返京,住罗家。不久,经罗振玉引荐,得识学部尚书兼军机大臣荣禄,甚为其赏识,未几,得在学部总务司行走,任学部图书编译局编译,主编译及审定教科书等事。
    9、1911年,三十五岁。2月,为罗振玉创办之《国学丛刊》作《序》,提出“学无新旧、无中西、无有用无用”。10月10日辛亥革命爆发,12月,罗振玉、王国维各率全家避居日本,居京都田中村,侨居日本达五年之久。从此,其治学转而专攻经史小学。
    10、1912年,三十六岁。罗振玉藏书运抵日本,存京都大学,王国维与其一同整理,并与日本学者相过从,专攻古史。春,草《简牍检署考》,夏,作《双溪诗余跋》。9月,撰成《古剧脚色考》,10月,《简牍检署考》撰成定稿。
    11、1914年,三十八岁。2月,与罗振玉合撰《流沙坠简》,此为近代关于西北古地理的第一篇著作。6月,代罗振玉撰《国学丛刊序》(后易名为《雪堂丛刊》)。10月,为罗振玉校写《历代符牌图录》、《蒿里遗珍》、《四朝钞币图录》。岁末,为罗振玉撰《殷虚书契考释》校写,并作序和后序。
    12、1915年,三十九岁。3月中旬,携眷返国扫墓,4月13日罗振玉亦归国扫墓,二人会于上海。中旬,经罗振玉介绍与沈曾植相识于上海,多有往还,商磋古音韵之学。下旬,携长子随罗振玉往日本。
    13、1916年,四十岁。王国维认为其寓居日本期间,乃“成书之多,为一生冠”。2月,携长子回国,至上海,应哈同之聘,主持《学术丛编》。3月,撰成《史籀篇疏证》及序、《流沙坠简考释补证》及序、《周书·顾命考》及序、《国学丛编序》。4月,撰《殷礼征文》、《释史》、《乐诗考略》(含《释乐次》、《周大武乐章考》、《说勺舞象舞》、《说周颂》、《说商颂》。《汉以后的传周乐考》),草《毛公鼎考释》。
    14、1917年,四十一岁。1月下旬,受罗振玉招至日本,2月归国。
    15、1918年,四十二岁。1月,校《尚书孔传》、《方言》等。去年底,北京大学蔡元培托马衡与王国维联系,欲聘其往北大任教。经与罗振玉商量,此月拒绝之。7月,为罗振玉《雪堂校刊群书叙录》作序。再次辞谢北京大学邀任教授之聘。
    16、1919年,四十三岁。4月,罗振玉携眷归国,与王国维会于上海。伯希和在上海与罗、王会见,商谈学术。10月,为乌程蒋汝藻编撰其藏书志。是秋,因脚气病发作,赴天津罗振玉处养病,11月初始返沪。
    17、1921年,四十五岁。年初,马衡受北京大学委托,再次来书邀王国维出任北大文科教授,为其所拒。
    18、1922年,四十六岁。年初,王国维允任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门通讯导师,以“无事而食,深所不安”,未受酬金。
    19、1923年,四十七岁。4月16日,受命任逊帝溥仪“南书房行走”。
    20、1924年,四十八岁。4月,与蒋汝藻书,言及北京大学友人欲请其出任国学门研究室主任,而自己不愿就任。5月,撰成《散氏盘考释》及跋。9月,罗振玉入直南斋,至京,住王国维家,后又与罗氏共检理内府藏书。近年,与胡适往还书信,商讨学问。11月,冯玉祥部“逼宫”,命溥仪迁出紫禁城。王国维随驾前后,并因此而写下“艰难困辱,仅而不死”之言。
    21、1925年,四十九岁。2月,清华委任吴宓筹办研究院,并拟聘王国维为导师。王国维在请示溥仪后就任。此后治学转入西北地理及元史。4月18日,移居清华园之西院。研究院同时还聘请梁启超、陈寅恪、赵元任为教授。世称“清华四大教授”。
    22、1926年,五十岁。2月21日,赴天津,为溥仪祝寿。10月,因其长子病逝,与罗振玉发生误会。
    23、1927年,五十一岁。5月12日,出席清华史学会成立会,并致辞。6月1日,国学研究院第二班毕业,中午,参加研究院师生叙别会,午后访陈寅恪先生。6月2日上午,告别清华园,到颐和园内的鱼藻轩前,自沉于昆明湖。在其内衣口袋内发现遗书,(背面书“送西院十八号王贞明先生收”)云:“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我死后,当草草棺敛,即行藁葬于清华园茔地。汝等不能南归,亦可暂于城内居住。汝兄亦不必奔丧,因道路不通,渠又不曾出门故也。书籍可托陈(寅恪)、吴(宓)二先生处理。家人自有人料理,必不至不能南归。我虽无财产分文遗汝等,然苟谨慎勤俭,亦必不至饿死。”6月3日,入殓,停灵于成府街之刚秉庙,7日,罗振玉来京为其经营丧事,16日举办悼祭。8月14日,安丧于清华园东二里许西柳村七间房之原。
    二、忠心于清王室的王国维何以博得好名声
    中国的事情,自古以来就是这样:“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以王国维的政治倾向和政治立场看,他与罗振玉当然都是忠于“世食其禄”的清王室,当然,这种“遗老”历朝历代都有,而且大都受到后世的肯定和赞扬。这是符合中国传统文人“好女不嫁二夫,好男不择二主”的“忠君爱国”思想的。今天,我们仍然不能苛责。
    然而,同样是忠于清王室,何以罗振玉与王国维身后名声迥异呢?还是那句话:“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可以说,罗振玉一生闭门治学,除了王国维外,几乎没有什么好友,即使是有几个好友,也都与新中国的高层说不上话,试想,新中国成立后,当然要对以前的事情进行“清算”,此时,谁人肯为罗振玉说话?想想在“文革”中,一大批曾经立过战功的老帅们都要被批倒批臭,都需要有周恩来这样的人出来帮着说说好话,帮着挡一挡的中国,象罗振玉这样因“忠”于清王室而“历史上有污点”的人,又没有得力的好友出来说话,怎么可能落下个好名声呢?
    而王国维则不同,在清华教学的那几年中,他交到了一些在新中国高层中都有影响力的好朋友,还有一大批曾受教并崇拜于他的“弟子”们。这从他死后一周年祭典上就可以看出:
    1928年6月3日,王国维逝世一周年忌日,清华立《王国维先生纪念碑》,碑文由陈寅恪撰,林志钧书丹,马衡篆额,梁思成设计。碑铭云:“海宁王先生自沉后二年,清华研究院同人咸怀思不能自已。其弟子受先生之陶冶煦育者有年,尤思有以永其念。佥曰:宜铭之贞珉,以昭示于无竟,因以刻石之词命寅恪。数辞不获已,谨举先生之志事,以普告失下后世。其词曰: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真理因得以发扬。思想而不自由,毋宁死耳。斯古今仁圣所同殉之精义,夫岂庸鄙之敢望。先生以一死见其独立自由之意志,非所论于一人之恩怨,一姓之兴亡。呜呼!树兹石于讲舍,系哀思而不忘。表哲人之奇节,诉真宰之茫茫。来世不可知者也,先生之著述,或有时而不章;先生之学说,或有时而可商。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其实,从王国维的实际情况看,碑文所写,与王国维先生一生的政治倾向毫不搭界,这也是人所共知的事情。譬如“思想不自由,毋宁死耳”“以一死见其独立自由之意志”“奇节”云云,都是扯淡的话。可见,人们真正反对的并不是你的“忠于清王室”,而是你的“不死”。这正如鲁迅先生所言,中国两千年的历史都是在“吃人”,只是到了这会儿,仍只是在“吃人”!   
    我这样说是有根据的,一是1924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驱逐溥仪出宫,王国维引为奇耻大辱,愤而与罗振玉等前清遗老相约投金水河殉清,因阻于家人而未果;二是1927年的初夏,阴历五月初三,想不开的王国维,转了两圈,看看周遭无人,一头栽进颐和园昆明湖。从他身上,翻出一纸遗书,上有“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等字样。很多人相信,他这个“辱”,乃是为死殉清廷,效忠逊帝。
    三、罗王晚年矛盾,完全是中国式亲家间之常情
    罗振玉和王国维自1898年结识订交,相伴相偕了三十年之久,两人同属于中国近代两位承前启后的国学大师,共同创立了“罗王之学”,以安阳之商朝甲骨、敦煌之汉魏简牍、千佛洞之唐宋典籍文书等出土新资料为研究对象,把中国历史向上推进一千余年,取得了让世人惊奇的卓越成果。
    两人真正撕破脸皮,把嫌隙公开化是在王国维的长子王潜明去世时。王潜明为王国维前妻莫氏所生。成年后娶了罗振玉的三女儿罗孝纯。1920年在刚到天津海关工作时,寄居在嘉乐里岳父家中。
    1925年5月底,潜明奉调上海海关。就在这一年,王潜明的两位宝贝女儿夭亡。翌年9月26日,王潜明也在上海病逝,年仅27岁。罗孝纯那时年仅24岁,与王潜明完婚已八载。
    就在处理王潜明后事的过程中,罗振玉和王国维发生了一些误会,引发家庭矛盾,致使罗、王两亲家为潜明遗款的收存问题,打起了笔墨官司!罗振玉一气之下,带爱女罗孝纯于沪先行返津。罗振玉的侄女罗守巽回忆说:“先伯父(罗振玉)性子急,脾气大,待人处事欠冷静。两亲家晚年失和,同他的这个‘脾气’有很大关系。”
    罗振玉和王国维在这段时间的书信来往大致三天一信,六天一往返,从产生误会到交绝,大概二十天左右。三十年的友谊为何抵不过这二十天?
    罗孝纯是罗家的小女儿,倍受宠爱,如今年纪轻轻就守寡,罗振玉痛女心切。不过,当时王国维儿子没了,媳妇如此年轻便守寡,也是悲痛的。从他为安排罗孝纯的生活办的两件事——立嗣和恤寡就可以看出他也是心疼这个长媳妇的。
    由于王潜明无后,王国维决定将次子高明的长子庆端过继给罗孝纯。办理完王潜明的海关恤金等遗款后,王国维委托在沪的老友金颂清,通过银行将款全数汇至天津罗家。
    罗福颐谈到其父与王国维的交往时说:“先人与观堂丈订交垂三十年,由师友而姻娅,交谊数十年如一日。”(南京师范大学《文教资料》1982年第2期)
    王东明则说:“罗氏之于父亲,犹伯乐之识千里驹。对先父在学术上的启发及生活上的照顾功德无量。”(台湾《中国时报》1984年10月23日)王东明读到被保存下来的罗振玉“绝交书”。感慨万分地说:“我常常痴想,如果二人不失和,父亲伤心时得到挚友的劝解慰藉,迷惘时获得劝解宣泄,或可打消死志,拉一把与推一把,其结果就不可以道里计了。”
    四、结论
    综上所述,作为罗振玉的得意门生,王国维是尊师重教的楷模;作为王国维的老师,罗振玉是教学相长的典范。罗振玉与王国维师徒两人,实在可以说是中国近几百年来最辉煌的师徒典范!
    从政治倾向和政治立场上看,罗振玉与王国维都是“忠君爱国”的。实实在在地讲,王国维并没有“碑文”所说的那么伟大,罗振玉也并没有有些人所污蔑的那样“不堪”,一个半斤,一个八两。在那个年代,“忠君”不仅不是“愚昧”的代名词,而且是道德品质最大的高尚。毕竟,人不能选择时代,如果说有错,是他们两人降生的时代错了,如果降生在现在,可能就不存在什么忠于清室的问题了。
    至若有人说罗振玉“勾结”日本人,那就更是无稽之谈了(请看各种回忆录)。请问:天底下所有的政权,有不“勾结”外国势力的吗?如果非不把这当成是外交行为,非要把它当成是“勾结”的话,那孙中山之“勾结”美国和前苏联怎么说?国民党蒋介石之“勾结”美国、日本又怎么说。就连新中国的成立,也是在前苏联的“帮助与支持”之下的嘛。请看今日之伊朗,一个“勾结”美欧,一个“勾结”俄罗斯,道理都是相同的。“勾结”就是“勾结”,没有“勾结”这个就是英雄,“勾结”那个就是狗熊的。何况,当时罗振玉所拥立和维护的清室,乃是刚刚用武力被“推翻”不久的“正统政权”,就算罗振玉真的“勾结”了日本人,他所反对的也是割据混乱的军阀政权,也是国民党政权,与新中国无关。而新中国成立之后,却把罗振玉划为“汉奸”,实在是有些“欲加之罪”的味道,这不也是显而易见的道理吗?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