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行政 > 文史资讯 > 书香扑鼻的小院――怀念陈民牛先生逝世一周年

书香扑鼻的小院――怀念陈民牛先生逝世一周年

2021/1/20 15:01:41    作者:赵长顺    阅读:454    评论:0

作者与陈民牛先生合影

 

  小城经历过两次寒潮袭击后,气温开始缓慢回升。一日午后,我正在阳台上慵懒地晒太阳,接到区文联原副主席郭仕金先生的电话,说他老岳父位于县东街关天培祠堂东边的房子要拆迁了,他岳父生前留下的书和资料准备捐赠给区档案馆,问我如果需要,可以择日去挑一点。当时我在电话中一口答应,并表示感谢。挂断电话翻开日历,发现陈民牛老先生离开我们已经近一周年了。
  去年大年三十前的一天,我在淮安文史工作群中看到了陈民牛老先生病逝的消息,我真的不敢相信是真的,经求证他女婿郭仕金先生后,才接受了陈老已离开我们的事实。当时的疫情已趋紧,我已放假离开小城,都未能前往吊唁,转眼都一年过去了,真是时光荏苒。
  与陈民牛老先生相识是1987年的秋天,那年是清四大谴责小说之一《老残游记》作者刘鹗诞辰130周年,原淮安县人民政府在重修其城内故居的同时,又专门成立调查组,寻找他的墓葬地。当时县文化部门担任刘鹗墓地考察的负责人就是陈民牛先生,那时我才20出头,在乡政府担任通讯报道员,领导安排我给他们当向导。当时陈民牛同志给我的印象是,博学多才,工作严谨。我随他先后5次到到当时的七洞乡大后村调查考证刘鹗墓地的具体地址。陈民牛同志是根据刘鹗之孙刘厚洛先生提供的线索,以及大后村一村民家中河码头上的半块墓碑,查证了刘鹗墓地就在大后村。后来,在他的建议下,政府专门拨款,在大后村重新立碑修建了刘鹗墓。整个墓地由一座泥垒的坟,一块汉白玉石墓碑组成,墓碑上镌刻着“清刘铁云先生之墓”几个大字,一排冬青树围着坟墓的四周。那年,我写了一篇“刘鹗墓地被发现”的消息,经陈民牛同志修改,先后被《文汇报》、《新华日报》等报刊采用。
  进城工作后,与陈民牛老先生交往逐渐多了。我经常到文联拜访他,请他改稿子,想从他那借几本书来阅读,他的桌子上的总是撂着很高很高的书和杂志。每次他尽管很忙,但见我去,总能放下手中的活,平易近人地与我拉家常聊天、谈文学创作。他虽然是中国作协会员,但没有一点架子,他提携新人,奖掖后进是有名的。对有求于他的文学青年,他总是有求必应。他发挥个人人脉资源,力荐文学青年,经他培养推荐出市、省乃至全国级别的作者、作家有10余人,发表了许多精品力作。
  他退休后,还退而不休,花十四年时间,编著出了“新楚州丛书”、“楚州历史全书”《壮丽东南第一州——楚州》、续集、再续集计300余万字。经常参加一些文学界和文史界的活动,所以我们经常有机会在一起交流。我与他曾一起到扬州、微州等地考察当地的文史工作,我请他为我们民政局准备出版一本反映淮安老地名的书提提意见,他热情地列出了书的提纲。特别让我难忘的是2015年的春天,我在撰写我的散文集《味道――河下古镇风情录》一书的书稿时,专门拜访了陈民牛先生。那天午后,我在陈老散发着花香和书香的小院喝茶、聊天,听他讲了河下的古往今来。临别前,他还从书架上找了《壮丽东丽第一州—楚州》、《淮安园林》等书籍给我,书中有很多篇幅是介绍河下街巷和风情的,为我写河下提供了很多营养。我想,如果没有陈民牛老先生的关心,就没有我那本善于河下古镇散文集的面世。
  如今,再去他曾经生活了几十年的小院,已经是人去院空。以前墙壁上他喜欢的字画已不见踪影,那些一盆盆充满生机的盆景和花草也不知去向。一张旧沙发和桌子上全堆着他曾经读过的书,以及泛黄的书稿。在这里,我完整地见到了他的5部长篇小说集《碧血虎门》、《巾帼丹心》、《枫树湾》、《叹气沟的女人们》《生死缘》;3部中短篇小说集《美人庄风情》、《乡魂》、《鸳鸯被》;2部散文集《观音柳》、《中国花卉神话》,以及传记文学集《童年周恩来》、《少年周恩来》、《周恩来遇险记》等书。
  我在挑选陈老曾经读过的书,以及他创作的书时,他的夫人在一旁抹着眼泪说:“这些书以前都是老头子的命根子,出差、开会走到哪发现有好书就喜欢买书。”我听到这话,心想,曾经爱书如命的人就这样走了,曾经书香扑鼻的小院也即将永远消失。我鼻子一酸,泪水也夺眶而出。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