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认识淮安 > 三亲资料 > 宅家炸馓子

宅家炸馓子

2020/5/29 10:17:12    作者:季学军    阅读:188    评论:0

  算一算,从大年初一到现在,宅在家里有一个多月了。每天在家,除了关注疫情通报就是刷微信朋友圈。看到很多人晒美食,妻说,我们也不能无所事事的,就炸点馓子吃吃。
  馓子色泽金黄,酥脆可口,是老家人特喜爱的一种食品。在农村老家,谁家媳妇生小孩,亲朋好友去探望时必会捎上几斤馓子。坐月子的女人需要进补,这时,馓子成了最好的食材。拿一个搪瓷缸,抓一把馓子,撒一勺白糖,用开水冲泡,盖上盖子焖两分钟,一茶缸甜甜爽口的馓子茶就出来了。想吃荤时,用勺子挖一块炖得透烂的肘子肉下锅,再放一把馓子,不一会儿,一碗热气腾腾、营养丰富的馓子肘子汤便出锅了。据传,淮安籍大清御医韩德哉,帮慈禧太后医治乳瘤时,开的御用良方中就有淮安茶馓。《本草纲目》曰:馓子味甘、咸、无毒,利大小便,润肠,温中益气。南北朝把馓子列为珍品,唐代成为官方宴席上不可缺少的名贵细点。很早以前,淮安的产妇们就将可烹可泡、易于消化的馓子列入重要食材中,这种习俗一直沿袭至今。
  小时候家里穷,记不清是哪一次过节,母亲在街上赊了好多馓子回来。早上,母亲从鸡窝里拿出母鸡刚下的蛋煮馓子给我们吃。中午,韭菜炒馓子、馓子青菜汤。晚上,喝稀饭就馓子,直吃得腮帮子起鼓还舍不得丢手。母亲说,过节了没法让孩子闻到肉味,但得沾点油腥气。在那个什么都缺的年代,母亲用心良苦地用油炸馓子润湿着我们姐弟四个的肠胃。
  说到炸馓子,妻子立马动手。网上说10斤面2两盐,妻称好后,拿盆兑水和起了面。炸馓子有好几道工序:和面、揣面、搓条、盘条,最后是手绕条,用筷子抻、下油锅炸。妻和好了面,又使着劲地揣起了面。揣面要揣得实而有弹性,绕条时才不会断。面团经过妻翻来覆去的揉揣,变得韧劲十足。
  等了一段时间,妻子拿出醒好的面开始搓条,我负责将她搓好的条往盆里盘。她教我,盘条先从盆中间一圈一圈往外盘,盘到边了还是从中间往外盘。盘一层条要洒一层油,面吸足了油就不会粘连在一起,下锅炸的时候也不会耗油。10斤面搓完盘完,年过半百的妻和我都累得腰酸背痛。虽然累,但我们很开心,信心十足。
  盘好了条,烧油开炸。妻一只手扯着盆里盘好的条往另一只手上绕,经过七绕八绕,她的手上出现了馓子的雏形。我忙用两只筷子抻开放进油锅里炸。翻滚的油锅中略见金黄的馓子,我不禁想起了苏东坡的那首赞美馓子的《寒具》诗:“纤手搓来玉数寻,碧油轻蘸嫩黄深。夜来春睡浓于酒,压褊佳人缠臂金。”从午后2点钟开始,一直忙到晚上9点多钟。望着摊在餐桌上堆成小山似的馓子,我们会心地笑了。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