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城索引 > 党史研究 > 淮安县抗战初期党组织重建与开拓

淮安县抗战初期党组织重建与开拓

2019/9/9 9:45:43    作者:邵景元    阅读:88    评论:0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淮安县(今淮安区)党组织依靠群众、发动群众,建立敌后根据地,经历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的发展历程。 
    杨汉章来到淮属地区开展工作
    中共中央1935年12月间召开的瓦窑堡会议,通过了《关于目前政治形势与党的任务决议》,制定了党的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从而掀起了“新的反日的民族革命高潮”。1938年秋于延安召开的中共六届六中扩大会议,确立了“巩固华北,发展华中”的战略方针。同年底,八路军115师主力挺进山东,组建了山东纵队,接着成立了陇海南进支队。几乎与此同时,中共苏皖特委成立。这正是为策应八路军南下进而开辟苏北抗日根据地预先设下的布局。
    1939年二三月间,苏皖特委书记李浩然派南进支队领导成员之一、时任驻邳县的独立3团政委杨汉章到淮属地区开展工作。
    杨汉章系1938年8月1日毕业于延安抗日大学的年轻人,随部队东下的一批大学生之一。杨到淮之前,已有张芳九、高兴泰二同志到了淮阴。根据上级指示,3人即成立淮属特委,张任书记,杨任组织部长。同时,成立淮淮涟泗中心县委,受辖于淮属特委。杨汉章任中心县委书记。
    特委成员作了地域性的分工:张芳九去淮阴、泗阳,高兴泰去涟水,杨汉章到淮安。各人的任务都是发展党组织,“拉队伍”,建立抗日武装。
    杨汉章在岔河组建中共淮安县工作委员会
    1939年4月,杨汉章经淮阴的码头、顺河集,再到淮安运西的岔河。开始,杨住在吴锡田家的小楼上。因这家开饭店,开粮行,人多眼杂够乱的,再住下去不安全。后移住吴锡阊家。这里的条件很好,是岔河头号地主的家院,开明绅士之家,有“抗日饭店”之誉。这也就常有国民党军政人员来往,住下去也不适宜。最后,选择了吴锡朋家,在岔河镇南2里许的花园庄。
    杨汉章到了岔河,首先联系上的是吴锡阊,这可能与这位年轻人的家庭背景有关,更在于他是一个有热情有觉悟有文化的青年。在县中读书时,就与同学们先后创办过《燎原》《火街》《回声》等抗日救亡的刊物和墙报,参与组织读书会和歌咏队,还积极参加淮城极有影响的抗日救亡宣传阵地“群众看报室”的多项工作。通过吴锡阊的介绍,杨汉章了解到,在淮安城乡的一批热血爱国青年中,已有近20人如尹滢生(陈冰)、郝兆沅、杨寿鹏(杨西林)等去山东参加万毅的部队(万系国军里的中共地下党员),尚有10多人如丁八(丁澄)、许邦仪、郝景瑗(郝渠)、周兴、俞豫臻(俞臻)等,在移驻曹甸的县中读书。
    吴锡阊又把岔河的吴锡朋、吴锡武、张茂勋、陈鸿卫等人介绍给杨汉章。初夏,杨汉章把张、陈2人带到陇海南进支队8团入伍。回到岔河即介绍吴锡阊、吴锡朋入党,成立党支部,随之成立中共淮安县工作委员会。杨兼任书记,吴锡朋任组织委员,吴锡阊任宣传委员。这就是淮安县抗战初期党组织重建的第1个县级领导机关。
    运西的淮安工委成立后,一面在运西向高良涧、仁和、万集方向发展,为后来的淮宝县党组织打下了基础,一面过运河向东开展。为此,杨汉章派吴锡阊到曹甸的县中继续读书,用学生身份作掩护,从事发展党组织工作。
    杨汉章选准了得力助手吴锡阊
    吴锡阊是杨汉章来到岔河联系上的第1人,也是第1批发展的中共党员。杨对吴锡阊的赏识、信任和重用真是慧眼识才,完全正确而准确,大有成效。可以说,吴是杨汉章来淮重建党组织最得力的不可或缺的助手。
    吴锡阊来到曹甸,在县中的新老同学中积极而隐蔽地发挥全身解数,与许邦仪、郝渠、周兴、谭恩沄、罗清渠等老同学组织了“读书会”。参加“读书会”的县中学生还有黄邦淑、郝兆本、郝兆嵩等同学。吴锡阊在同学中不仅宣传我党的抗日主张,还透露上级党组织已派人来到我们的身边,启发、鼓励大家投向党的怀抱。那个阶段,他在曹甸和岔河之间东西来回穿梭,互相传递爱国青年和党组织的心声。约五六月间,杨汉章随吴锡阊到曹甸,住在吴的表哥郝兆本家几天。其间杨汉章与郝渠、许邦仪、俞臻、周兴等进行个别谈话,及时考察审查有关情况。县中的这批莘莘学子,多数被吸收为中共党员,郝渠、吴锡阊、周兴等先后去苏皖边区三地委地方干校培训。他们后来都成了重建淮安县委的骨干成员。
    吴锡阊的身上多少有些传奇色彩。他个头大,声音宏亮,待人热情豪爽。土改期间,作为淮宝县县长的他,把家中1000多亩土地的一大卷地契当众焚于一炬,彻底成了地主阶级的“逆子叛臣”。在第1次解放淮城时,他带领战士第1个冲进淮安伪县长沙贵章的家宅,没收了所有逆产。20世纪80年代,他提供的党史资料《40年前的往事》,关于重建党组织的回忆录,数他写的内容最为详实、具体。他一直积极支持党史资料征集工作,我曾先后3次于淮安宾馆、上海和平饭店、牡丹江市他的家中拜谒过他。最后1次告别,在牡丹江市的火车站,他亲自送我们直至车站的月台上。这是1位多么值得敬重和怀念的同志啊!
    杨汉章于运东布“点”排“线”铺“面”
    1939年10月,苏皖边区三地委根据杨汉章的建议,鉴于淮安的运西和运东之间有1条运河相隔,沿途又有日伪军和顽军的封锁。为方便起见,决定把运西的淮安工委划分为运西、运东两个工委。运西的工委书记仍由杨汉章兼任,组织部长吴锡朋,宣传部长吴锡阊。随之,又吸收韦锡琢、吴锡武、赵矿、唐文洲、吴尔炽等1批人入党。运东工委书记许邦仪,组织部长周兴,宣传部长赵秉杰,工委设于钦工横沟、顺河大吉庄一带。
    那时,工委的工作方针及任务大体为:一是宣传党的抗日主张,组织抗日武装;二是发展党员,建立党的秘密组织,领导群众抗日;三是输送青年学生到上级干校学习,培养党的干部;四是开展中上层爱国人士的统战工作。
    1940年夏,新四军5支队开辟运西后,把淮安运西工委改为淮宝县工委,运东工委改为淮安县工委。接着,第三地委作出决定,让刚从苏皖地区青干班学习回来的郝渠担任淮安县工委书记,原书记许邦仪改任宣传部长,周兴仍为组织部长。
    自1939年夏至翌年夏,这1年间杨汉章于运河两岸频繁奔波,由西到东,由南到北,先后布下了若干“点”,排下了若干“线”,逐步铺就了若干“面”。除运西的码头、岔河等地外,在运东南有曹甸的郝渠、黄浦的周兴,石塘的许邦仪,东有朱桥的顾津,北有钦工大赵的赵心权,钦工颜河的颜景詹,宋集的周晓春等等。这些点与点相连则为线,线与线相并则成面。至1940年夏,仅是北乡就建起了宋集、谷圩、横沟、颜河、桂码、支庄、谢荡、大吉庄、何桥9个农村党支部和1个淮中学生党支部,党员70多人,建立了钦工(12区)、顺河(3区)2个区委。至此,淮安党组织的重建已初具规模。就在杨汉章圆满完成在淮安的任务之时,上级又派他去阜宁、盐城一带,到新的地区开展党的组织发展工作。
    有人问起在淮安北乡建党的秘密工作为什么“发展得很快,开展得十分顺利,也很活跃”的呢?因为这里地处涟水、淮安两县城敌伪据点空隙地带;这里是土地革命时期的“老红区”,打响苏北农民革命战争第一枪的“横沟暴动” 就发生在这里;这里更有1批声望很高经验丰富的老同志如赵心权、吉乐山等和广大群众薪火相传的革命精神。南乡的周兴在回忆录里这样写道:“那时,我们在北乡工作,腰内没有分文,可是所到之处,农民群众待我们亲如家人,遇粥吃粥,遇饭吃饭。有些老年人,还向我们讲述过去革命斗争故事,谈得有声有色,给我们很大的鼓励。”
    1941年2月,根据盐阜区党委指示,撤销淮安县工委,成立淮安县委。书记李风、组织部长郝渠,宣传部长许邦仪、民运部长周兴。县委办公地点在顺河的大吉庄、丁姚、大孙庄一带。去年,《淮安区新四军历史研究会》于大吉庄建树了“中共淮安县委重建遗址”的纪念碑。
    工作扎实而举止低调的杨汉章
    杨汉章,南通人。1938年8月刚走出延安抗大学校门,即随部队东下,由西而东(自陕西到山东),由北而南(自邳县到淮属地区),再由西而东(自淮属到盐阜),为发展党的组织,开辟抗日根据地殚精竭虑,作出极大的努力和贡献。在复杂而艰险的工作中,他总是扎扎实实,稳稳当当。有计划,有部署,有检查,有总结,心中揣着“时间表”,脚下踏着“路线图”,物色、发展了一批批党员,筹建、成立了一个个党的基层组织。
    以上所述人们容易看得到,感受得出来,而对于杨汉章那“温良恭俭让”、有功不居、自律低调的一面却知之甚少。对此,笔者也是从与他不算多的接触中感悟出来的。
    20世纪80年代上半叶,正是全国“抢救性”征集党史资料的时候。作为淮安党组织重建的开拓者,杨汉章当然是我们采访的重点对象之一。可是他说的话很简练,回忆的情况很简单。一次,当我们感到从“录音”中整理出的资料不够充分,嫌于单薄,写信请他用文字形式作补充时,不料他只回了封信,推荐我们去找吴锡阊、周兴等他的老部下征集。
    为征集史料,我们曾于淮安、上海等地举办过有关老同志座谈会。与会的好多人是杨汉章发展的党员,如今都是来自各路的“诸侯”“大亨”式人物。但每次会上都不见当年“杨书记”的身影。笔者曾到上海市拖拉机营销公司拜访主持工作的副经理杨汉章(顺提一下,杨发展的党员吴锡阊再发展的党员韦锡琢,此时正任上海市房产局局长),公司同志说“老杨去年退休了,你有事到他家去”。我再到虹口区多伦多路上门寻访。打听中邻人也是“老杨、老杨”的称呼。这也许是上海的一种社会风气,或许也是主人合群随和的一个表征。你看那房间、家俱、摆设,与普通的上海市民相比,只能低些,不会超出。他本人的穿着、风貌、谈吐,说他是工人,是里弄干部、是小学教员,都像又不像。
    杨汉章表面“低调”掩饰不了那内在的热忱和激情,他总是热情地接待上门之客,并真诚地留你在他家吃饭。我曾在心底试问过:他的“低调”是怎么形成的呢?是天生秉性所致?是人生际遇所致(据说杨当年与出生剥削阶级家庭的女友即终生伴侣谈恋爱,他甘于接受组织上的明确忠告,这将要影响对他的使用)?还是自我品行修养所致?
    当时的采访,没有拍照摄像的规定和习惯,条件也受限制。以致淮安地区的后来人,无法一睹这位“开拓者”的肖像和尊容。但是,杨汉章在淮盐地区党组织重建的伟大历史工程中,所作出的巨大贡献是不可磨灭的,他的名字和业绩将永远铸写在地方党史的簿册上。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