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名人研究 > 深切怀念我所敬爱的王纯高同志

深切怀念我所敬爱的王纯高同志

2019/5/29 9:06:42    作者:秦九凤    阅读:168    评论:0

 

    2018年元月,王纯高同志以96岁高龄驾鹤西去,我很哀伤。他不仅是一位传奇英雄,还是位在淮安县委领导人岗位上送茶馓给周恩来遭拒的人物。特别是在他的晚年曾与笔者多次交往,亲自签名赠书,令我对这位传奇的老英雄敬爱有加,永存脑海。
  王纯高同志是淮安市经济开发区南马厂乡田港村人。这里原来叫孙圩子,也就是生产出田港牌南马厂西瓜的地方。他生于1922年,因出身贫苦,1943年4月就投身革命,既抗日又反蒋,一年后就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马厂乡“优抗(优待抗日军人员家属)”主任做起到新中国成立后的中共淮安县委农委书记、淮安县委副书记、代理书记。1960年,颜太发同志调灌南后,王纯高又先后兼任淮安县第二届和第三届政协主席。在“史无前例”的“文革”中他横遭迫害长达四年,直到1973年才被“解放”出来而出任沐阳县委副书记、书记等职。1982年调任淮阴地委农委主任。1984年改任淮阴市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主任委员,1986年离休,享受地市级待遇。
  一、1964年,笔者堂兄病逝,他难过得抱棺痛哭
  笔者有一个未出五伏的党兄秦九高。他1941年参加革命,一年多以后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我这位堂兄对敌斗争坚决、作战机智勇敢,加之肚里还有点墨水,是那时革命队伍里少有的“秀才”。经过血与火的考验。他与王纯高同志一样,都成了革命队伍里的英雄人物。在今天的淮安北乡席桥、南马厂一带流传着许多传奇的对敌斗争故事。而且他俩都曾从枪林弹雨里钻过,又奇迹般地活到革命胜利以后。
  谁知1964年6月1日,秦九高在淮安县徐杨公社(今市经济开发区徐杨乡)主任任上因患肝硬化病逝于淮安县人民医院。笔者当时随侍在堂兄灵柩旁。时任中共淮安县委副书记的王纯高同志因白天忙于工作,直到晚上十点多钟了,才偕县委书记邵凤翥同志骑着自行车、磕磕绊绊地来到秦九高的病房。
  邵书记不了解我的堂兄。王纯高同志就向他介绍说,秦九高同志是席桥(公社)三里(大队)人。他参加革命的时间比我还早两年。1946年我们一起北撤,又一起根据上级指示回到内地,在敌占区坚持斗争。1947年春天,秦九高和李福五、马玉成三人隐蔽在小秦庄贫农、哑巴杨正发家时,被国民党正规军发现,马玉成已经被敌人抓到手。他们靠机智和勇敢以及地方群众的掩护,全部逃出虎口。是年夏天,秦九高在席桥张蔡庄的稖头田里钻青纱帐时与还乡团员丁长兴不期而遇,双方只隔着两米远不到的一块苘田。当时吓破了胆的丁长兴首先扣动扳机开枪,而秦九高则与对方一照面就“扑通”一下卧倒在地,所以丁长兴的那一枪只打掉一些苘叶,而秦九高则先卧倒然后才对着丁长兴开枪。结果,我的堂兄毫发无损,丁长兴当场被他打断右臂。只因为当时还乡团人多势众才逃得狗命。
  我听王书记的故事几乎着了迷,竟忘了是在守灵。待我的叔叔秦步朋要为秦九高盖上棺盖时,王纯高同志再也不忍与老战友就此绝别,悲哀得双手抱着棺盖失声痛哭,一再抓住我叔叔秦步朋的手说:“让我再看看,再看看!”于是,他面对躺在棺内的战友,从头望到脚部,又从脚部望到头部,还不住伸手摸摸死者身上穿的衣服,一边不住地抹眼泪,展现了王纯高同志和笔者家兄他们那种深厚的无产阶级生死与共的革命情感。
  二、他在沐阳背他的下级涉水过河
  王纯高同志从不讲究穿戴,平常他朴素得就像一位普通的种地农民。1997年8月,他曾到席桥祭扫他的老战友、革命烈士钟士成、丁永泰和陈步成三位同志的墓。笔者随他们一起前往。我见到王老脚上只穿着一双已经磨掉后跟的解放鞋,连袜子也没穿,是我这一生中见到的最朴素的我党高级领导干部。
  在史无前例的“文革”期间,王纯高同志凭空被迫害4年,直到1973年才由组织分配他去沐阳县工作。1975年8月,王纯高同志被组织上任命为沐阳县委书记、县革委会主任和县人民武装部第一政委。集党政军三大要职于一身。那时还处于“文革”后期,各种现场会和所谓的“样板”活动很多。
  那年夏天在沐阳东部的马厂拖拉机站广场上召开沐阳县三级干部大会。王纯高同志照例从沐阳城骑自行车前往。当时他才到沐阳不久,当地很少有人认识他。当他骑到章集东边时,发现公路已被雨水冲断,那缺口内流淌着哗哗的雨水。他毫不犹豫地脱掉鞋子,扛起自行车就趟水过去了。这时,一位公社书记刚好也骑车到了,眼见那潺潺流水,望着眼前这位年长的、象普通老百姓一样的长者竟然说:“老爹,能麻烦您将我驮过去吗?”王纯高同志二话没说,立即由东岸涉水返回西岸,将那位公社书记驮在身上,涉水到东岸放下那位同志,又再次涉水到西岸,帮他将自行车扛到东岸,稳稳地架好,让这位公社书记鞋袜未脱、衣服不湿地过了缺口,他自己这才骑车上路。当时,会场就在这一缺口东侧不远。
  当王纯高同志在大会上讲话时,那位公社书记才知道刚才背他的人竟是他们沐阳县的一把手。他羞愧难当,整个会议过程中他都坐立不安。可是王纯高同志却像没事似的,他不可能,也决不会把这事放在心上。这也正是王纯高同志的老八路作风:官兵平等,关心和爱护下级。
  这个故事是笔者老朋友、在沐阳马厂拖拉机站工作的卞玉贞同志1989年对笔者讲述的。
  三、1962年,他给周总理送茶馓被拒绝
  2007年10月,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和中央档案馆为纪念伟人周恩来110诞辰,专门组织了摄制组,来淮安拍摄有关周恩来清廉方面的历史故事。王老和我都成了这个摄制组导演张治同志的客人。
  一次在淮安宾馆因拍摄时间太久,误过了午饭时间,王老夫妇和我便被留在淮安宾馆同桌用餐。我便趁机向王老打听他们当年向周总理送茶馓被拒收的事来。王纯高老人一听就如数家珍的娓娓道来。
  王老回忆说,那还是1962年中央召开“七千人”大会时,我们淮安遵照中共淮阴地委书记孙振华同志的意见,专门为周总理炸了一点茶馓。带上北京准备送给周总理的是60市斤。那时塑料制品还没问世,又没有真空技术,只好到白铁社请白铁匠人敲了六只白铁皮桶子盛起来,每桶正好装10斤。当年淮安县赴京参加会议的是县委书记邵凤翥、副书记王纯高两人。他们一到北京住进华东局会议代表住地的友谊宾馆,便直接找到江苏省委秘书长宫维祯同志,请他帮忙把淮安县委为周总理准备的家乡土特产——淮安茶馓转送给敬爱的周总理。宫秘书长没有推托,很高兴地接受了邵凤翥和王纯高的要求。
  1962年1月11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扩大会议(即七千人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开幕。与会人员听了毛泽东的讲话和周恩来的报告,心情都很激动。不料在周总理报告后的没几天,周总理的一位秘书突然来到友谊宾馆,找到了宫维祯秘书长,并将邵凤翥、王纯高也叫到宫维祯那里说,江苏省委替淮安县委转送的两白铁皮桶茶馓我们收下了(带去北京的六桶未全送出)。总理回家后,批评了我们。总理说,淮安县委的心意他收下了,但茶馓不能收。今天就是总理让我把茶馓退还给你们的。临来时,总理还让我带一份文件给你们。说着,总理秘书从提包里拿出一份总理亲笔批示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增产节约的意见》(这份文件中有关于党员干部不得请客送礼的规定。原来社会上传的都是《中共中央关于不准请客送礼的规定》这样一个文件,被王老坚决否认)。总理秘书在将文件递给宫维祯同志时还说,总理再三强调,要你们江苏省委、淮阴地委和淮安县委的同志们再认真学一遍。
  这时,王纯高同志在一旁急了,他又再一次恳求总理的那位秘书说,这是总理家乡的土特产,不值钱,也算不上什么礼物。我们既然从他家乡千里迢迢地带到北京,就不能再拿回去,因  为这是他家乡70多万老乡的一点心意。我们现在愿意收钱收粮票,也务必请总理把茶馓留下来。
  总理的那位秘书听了王纯高的话显得很激动,他眼里噙着泪花说,总理离家五十多年了,他确实非常喜欢他家乡的茶馓,所以你说的这个办法,我们也同样说了。总理说,这不是什么付钱付粮票的事,而是要不要执行中央规定的原则问题,我周恩来不能带头破这个例。
  话既然说到这个份上,邵凤翥、王纯高只好将总理退回的茶馓收了下来。王老深情地回忆说,透过这件小事,说明总理是在率先垂范,他在为全党做榜样、当楷模,同时他也是向世人宣告,不管什么人,在对待党的纪律上是不允许有任何特殊的。
  四、晚年写回忆录,向笔者赠书,用革命传统教育下一代
  王纯高同志1986年离休后,他的儿子们都希望他能写一写自己传奇的一生,他却认为自己一生很平凡,没有什么值得写的。2009年年初,《中共党史人物传》编委会认为他符合《开国将士风云录》一书的入选条件,曾两次发函,邀请他写回忆录,他却仍然坚持己见,不肯动笔。直到他快90岁的2009年,他才想到他的一生事迹如果留下来,或许可以对年青一代起到一些教育作用。这才开始了由他讲述,由次子王涛等帮助记录整理的“王纯高回忆录”。经过近三年的不懈努力,《王纯高往事》一书终于在儿子们和他自己的努力下印刷成书。这是王老晚年对党的事业、对人民的重要贡献。因为他的革命精神将会世世代代得以传承、发扬和光大。
  王老知道笔者也一直在宣传周恩来精神、弘扬淮安地方革命斗争事迹,而且和他还是老乡(南马厂乡和席桥镇原来是一个公社,刚解放时同属一个丁澄区),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笔者还曾在他的老家田港小学教过书。所以,与他有关的书他都嘱儿子给笔者送一本过来,有的他老人家还亲笔题签,作为对我这个后生的鼓励。
  王纯高同志,笔者深切地怀念您,中国共产党也忘不了您,淮安人民更忘不了您,您安息吧!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