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地方文化 > 渠南渠的记忆

渠南渠的记忆

2019/2/11 15:18:21    作者:骆洪宾    阅读:260    评论:0

    在我的故乡——渠南,最美的地方似乎就是那一条条渠了。
    我的故乡位于苏北里下河地区北部、苏北灌溉总渠以南三十里的地方,村庄的名字叫小李庄。行政区域划分上,那里叫渠南片,因此,我们都是渠南人。走进故乡里,目光所及之处,都是渠的身影。庄子后边的是支渠, 庄子东边的是斗渠, 家屋前边的是毛渠,还有与斗渠相向而行的排涝渠。这一条条相互通联、配套的大大小小的渠,就是故乡土地上一道道亮丽的风景。正是因为有了太多的渠,所以庄稼不缺水,也不怕涝,年年丰产丰收,故乡也就成了名副其实的鱼米之乡了。
    离开故乡四十多年了,感觉到变化太大,现代化的气息无处不在。最显眼的是房屋和道路,原来低矮的土坯草房,全都变成了粉墙黛砖的2层小楼房,泥泞的土路变成了水泥路,小汽车可以一脚开到庄子上的家门口。其次是,具有传统意义的草垛、水牛、小推车、晒谷场消失了,连那袅袅的炊烟也难得一见。唯一不变的,就是那一条条渠了,还是几十年前的模样,还在肩负着故乡灌溉和排涝的重任,还在日日夜夜地环绕在村庄的周围,一年春夏秋冬四季,惠及于庄稼和村民。
    支渠,联通古老的京杭大运河,宽七八米,长几十里,是流经几个乡镇的一条东西向的小型河流。河水分流到斗渠里,再分流到毛渠里,浇灌田里的庄稼。支渠里,常年水流不断,可行小船。支渠与支渠之间的距离,大约六七里。支渠的大堤,宽四五米,是一个乡镇到另一个乡镇的公路,平日里,人来车往,络绎不绝。堤上,绿树成荫,临水的一边是柳树,另一边是槐树。
    支渠最热闹的季节是夏天。芒种节气一过,故乡就开始大面积地栽插水稻。放水的日子到了,滔滔不绝的大运河水通过大堤地下涵洞流进支渠、斗渠、毛渠里,再流进大片大片的麦茬田里。一夜之间,整个的里下河地区,就变成了水田的世界了。从此时开始,水田拥抱着一个个村庄,村庄上的人们也日夜和水田为伴,从初夏走到暮秋。
    在栽插水稻的日子里,支渠里水总是满满盈盈的,日夜快速地流淌,以保证水稻田里的正常水位。此时,支渠里的鱼会很多,都是随着大运河水游进来的,草鱼、青鱼、鲤鱼居多。村子里,二叔最精明,也能吃苦。每年的这个时侯,他就会在支渠边上支一个拦河大网,俗称“扳大罾”。那时,二叔白天要参加生产队里劳动,挣工分,沒时间去扳大罾,夜深人静的时侯,二叔就会拎着一只小马灯,来到支渠堆上,扳上几网。夜里凉快,支渠里魚也多,一两个时辰下来,逮上十来斤鱼很正常。庄上人家想吃鱼了,或者家里来了亲戚朋友,就会来到二叔的拦河网前买鱼。
    在盛夏的季节里,支渠里就是大人和小孩子们的乐园。劳动休息的时间,一身汗水一身泥的大人,就会跳入渠水里去消除暑气和洗去沾在身上的泥巴。姑娘、大嫂们也不例外,只是会找一僻静无人处。此时,是我们小孩下河游泳的好机会。记得有一年的夏天,我光屁股跳进湍急的渠水里,仰泳顺流而下,不一会儿,就过了3个村庄,好几里路长,吓的要命,赶紧爬上岸,光着身子跑回来。
    漫长的冬季里,支渠里的水会结上厚厚的一层冰,我们小孩就在上面溜冰、滚铁环、打陀螺……
    斗渠,不太长,一般六七里的样子,宽约两米,与支渠成直角,渠水南北流向。斗渠上。每隔几百米就有一个小闸子,控制和调节流向毛渠里的水量。几个村庄的农田共用一条斗渠里的水。
    斗渠的堤边,挨排长着笔直高大的白杨树,宽大的树叶,在田野上的风吹动下,“哗哔”作响,犹如一首优美动听的歌,不绝于耳。堤上,是村庄之间的主要道路。平日里,人们走亲访友,庄户人家的红白喜事,都从斗渠上经过。斗渠上,每隔四百米就有一个小闸子,小闸塘里,是鱼儿喜欢藏身的地方,尤其是虎头呆子和鲶鱼最多。枯水季节的秋天,在离闸塘三四米的下方,用土垒一拦河坝,找一个柳条编织的小笆斗,两边各系两根长绳,一人一边站在渠岸的半坡上,拉动长绳中间的小笆斗,一下一下地戽尽闸塘里的水,就会捉尽里边的鱼。也可以穿着皮叉衣,腰上背一个鱼篓子,直接用手在闸塘里摸,摸到一条,就放进鱼篓里。时间不长,也会收获颇多。
    斗渠,每年冬季疏浚一次,由渠边的村庄派人,分段包干,俗称“上小河工”。
    毛渠,最窄小,宽深不超过一米,但长度最长,沿着长方形的田块走。毛渠里的水流量大小,要看田里庄稼的需求。夏季水稻生长的日子里,毛渠里的水会舒缓地日夜流淌不息,注入到水稻田里。此时,母亲会在屋前的毛渠里洗衣服、洗菜、淘米,孩子们喜欢在水中逮小鱼玩。毛渠边上就是大田,人走小车行,极容易坍塌,但不需要专人去维护。不论是谁,见到毛渠边上有坍塌的地方,都会用铁锹取土,随手把它培壅好。毛渠除直接给地里庄稼供水外,渠埂上还能种植许多农作物。小麦种好后,母亲会在毛渠埂上栽上油菜苗。第二年的初夏时节,油菜籽收割后,母亲接着种黄豆。
    排涝渠,深宽度与斗渠相似,长度要长许多,纵横相通。夏季雨水多,排涝渠把积存在庄稼地里的水排到远方。在风调雨顺的年份里,排涝渠无所作为,但它也不甘寂寞,让芦苇、莲荷、蒲草和鱼虾在自已的怀抱中肆意地生长,给乡村增添了许多野趣和诗情画意。春天的清晨,去寻花观柳;夏天的午后,去歇晌纳凉;秋天的黄昏,去休闲垂钓;冬天的晚上,去踏雪赏月。
    离开家乡多年了,渠的记忆,永远珍藏在我的心里!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