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西游文化 > 交游天下友 妙笔著西游

交游天下友 妙笔著西游

2015/11/8 20:48:20    作者:徐朝红    阅读:3467    评论:0

    吴承恩凭借非凡的才艺,结交了一批颇享盛名的达官显要、学者文人,在交往中丰富了自己阅历,因而能洞察社会,为《西游记》的写作打下坚实的基础。
  吴承恩有三位状元朋友:一是同窗好友南京国子监祭酒沈坤,两人曾结为儿女亲家,共同抗倭。沈坤还特请他为自己父母撰写墓志铭,即《赠翰林院修撰儒林郎沈公合葬墓志铭》(见〈射阳先生存稿〉第三卷)。在这篇墓志铭中,叙述了他们之间的密切关系。古人将为父母撰写墓志铭看作是一件重大的事,通常情况下,孝子要请有名望有地位的人来写,为父母增光。但沈坤却请了一个穷秀才吴承恩撰文、书丹和篆刻。二是吏部侍郎丁士美,极钦佩其文才,其父去世,请吴承恩作墓志铭,即《封通议大夫太常寺卿兼翰林院侍读学士双松丁公墓志铭》(见〈射阳先生存稿〉第三卷)。丁士美因父丧悲伤过度,不久去世,其弟丁士良嫌吴承恩的地位太低,所以转请哥哥的同僚林士章撰写,林士章看了写好的墓志铭,觉得很好,略微改动,就署上自己的大名,此墓志铭现存于淮安区博物馆。三是宰相李春芳,他不仅赏识吴承恩的为人和才学,而且在生活上屡屡施以援手,曾经多次劝导、督促吴承恩出来做官。
  淮安不少前辈、缙绅很敬重吴承恩,对吴承恩的成长以及写作《西游记》起了很好的作用。“金陵四大家”之一的朱应登将自家的藏书分一半给吴承恩。并让其子朱曰藩与之交往,成为吴承恩一生亲密的朋友。吴承恩在幼年时,就受到探花蔡昂赏识和嘉许,他曾让吴承恩代自己作祭文祭奠皇太后,并对他的成长作了很大的鼓励和帮助。曾任户部侍郎的胡琏早年曾在龙溪书院讲学,吴承恩是其得意高足,吴承恩从他那儿接受了王阳明心学和三教合一的思想。他的少子胡效谟、长孙胡应恩都与吴承恩交谊很深。曾任河南巡抚的潘埙,编辑《淮郡文献志》时,请吴承恩参与校订,其书的后序也是吴承恩所作。
  吴承恩结交的达官贵人中,与之志趣相投者较多。如漕运总督唐龙特别关注淮河水神无支祈,他的祖母八十大寿,请人画了一幅“海鹤蟠桃图”,并请年轻的吴承恩在画上题诗《海鹤蟠桃篇》。漕运总督刘节极赞赏王阳明的心学理论及王艮的学说,他编了一部《春秋列传》,请吴承恩为之作序。漕运总督周金酷爱通俗小说,升任南京刑部尚书时,吴承恩作《约庵周公升南京尚书障词》祝贺。漕运总督毛恺娴熟佛道二教典籍,离开淮安时,吴承恩作《开府介川毛公德政颂》,赞扬他的为人和政绩。漕运总督张景华工诗能文,同情百姓疾苦,敢于为民请命,因拒绝严嵩的索贿,而被勒令退休,吴承恩作《大中丞白溪张公归田障词》为他送行,赞扬他的高尚人格,为他鸣冤。漕运总兵万表服膺心学,精研佛学,在淮安做官期间,与吴承恩常有诗文唱和,吴承恩曾作诗《赠鹿园万总戎》,刻画万表的为人和精神气质,称赞他是一个将儒、佛集于一身的虎将。知府葛木非常重视教育,在淮安创办龙溪书院,为国家培养人才,吴承恩是他的学生,葛木视他为国士,他对吴承恩的成长和写《西游记》起了重要作用。葛木去世后,吴承恩为他写了一篇情真意切的祭文《祭巵山先生文》祭奠他。知府王凤灵是吴承恩的老师,很赏识吴承恩,吴承恩对葛木和王凤灵两位知府老师充满了深情。知府陈文烛待其为上宾,不仅在吴承恩生前关怀备至,而且在他死后还为他的《射阳先生存稿》、《花草新编》作序,吴承恩的为人和生平事迹大多是从这两篇序中知道的。
  吴承恩一生结交了很多文人雅士,如著名诗人、书画家文征明及其子文彭、文嘉和王宠、沈仕等。还有“后七子”中的徐中行,以及徐辉祖之玄孙徐天赐、李维桢、何良俊、何良傅、黄姬水等等。但吴承恩有自己的文学主张,风格与后七子绝不相同。他是按照自己的心意写作,天然率真,不模仿古人、名人,以钓一时的声誉。
  吴承恩也很喜欢佛教、道教,自称射阳居士,与佛、道界中人有来往,而且他的朋友圈中颇多兼习佛、道者,如徐天赐、李春芳、吴春洲等,因而他的作品中经常涉及佛道二教,有时充满神话色彩,如《西山》、《古梅为僧赋》、《金陵客窗对雪戏柬朱祠曹》等,这恰好与《西游记》的风格相一致。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