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认识淮安 > 漕运研究 > 明以前黄河下游河道的变迁

明以前黄河下游河道的变迁

2015/7/23 16:16:31    作者:朱兴华、群文    阅读:3895    评论:0

    关于黄河夺淮的最早记载有两次:一为汉文帝十二年(公元前168年),“河决酸枣,东溃金堤”,沿泗水入淮。二为汉武帝元光三年(公元前132年),“河徙顿丘,东南流;夏,复决濮阳瓠子,注钜野,道淮泗,泛郡十六”。当时黄河并没有将淮河河道长期占为己有,因为二十多年后,武帝亲率群臣筑塞了瓠子决口,遂“复禹旧迹,而梁、楚之地复宁,无水灾”。可知,黄河此次入淮,不仅驻足时间短暂,而且也没能为其全面夺淮趟出一条道路来,此时像一个冒然闯入他人住宅又赶忙退出的过客。
  汉以后千余年间,黄、淮再未相会(许是缺乏有关此方面记载的缘故)。其间东汉明帝十二年(69年),在著名治河名臣王景的主持下,东汉政府曾对荥阳至千乘海口一段河道进行了大规模的整治。此后直至唐代的八百余年间,黄河出现了一个长期安流的局面。
  北宋太宗太平兴国八年(983年)五月,“河大决滑州韩村,泛澶濮曹济,东南流至彭城界入淮”,黄河再次侵入淮河。此后,又有真宗咸平三年(1000年)、真宗天禧三年(1019年)和四年(1020年)的决口,河水都曾流入泗、淮。除天禧四年的决口历时七年、泛郡三十余、被视为“黄河第七次较大的改道”外,其余三次皆很快就被堵塞。这几次黄河入淮的时间虽然较为短暂,但入淮的时间间隔却变短,黄河动辄南徙入淮,这是黄、淮局势的一个很大变化。可以说太平兴国八年(983年)开黄河频繁侵淮之端,却非长期入淮之始,亦非全面入淮之始,因为“前此远有经流,余波所入,不可谓河入淮之始也”。
  黄河夺淮之初,不仅没有一个固定的河道,而且并非全部由淮入海,黄河夺淮经历了一个由部分到全部的长期、复杂过程。明于慎行认为宋神宗熙宁十年(1077年)澶州之决后,黄河南徙并于梁山张泽泺分成两股,一由南清河入淮,一由北清河入海。其中,入淮之道“宋元以来,未之有改”,入海之道则“自张秋决塞,河不复来”。另外,于慎行还交待了当时入淮的黄河水量,即“淮仅受河之少半耳”。再据清郭起元的说法,至金章宗明昌五年(1194年)时,虽然“北清河之流犹未绝”,但黄河已“大半入淮”。近代治水专家李仪祉先生亦持此种观点。至此似乎可以顺理成章地推出:宋熙宁十年(1077年)黄河南北分流时仅有少半入淮,至金明昌五年(1194年)时入淮者已大半,而至明刘大夏筑断黄陵冈后北流断绝全黄入淮。这一推论是否成立?再听听清傅泽洪的观点:自仁宗庆历八年(1049年)至金明昌五年黄河“南北分流入海凡一百四十六岁”。此处傅将黄河南北分流的终止时间断为金明昌五年(1194年),且认为是年后北流断绝,这与郭所认为的1194年时北流尚未断绝不符。然而,仔细分析一下,二人所持的这一看似矛盾的观点可以给人如许启示:1194年时,北流即便没有断绝,其水量已不能与南流同日而语,甚至可以忽略不计。《人民黄河》也如是说,金明昌五年(1194年)后,汴河泛道基本形成,由汴河泛道决口北徙已成个别情况。
  金末元初,南北用兵,各方政府不仅不着力治理,反倒人为决河,因此黄河的淤积更为严重,决溢也更为频繁。元至元二十三年(1286年),黄河在原武、开封一带决口,共分三股,主流由涡入淮,其余两股分别经由泗水和颍水入淮。黄河由颍入淮,“达到黄河冲积平原最右方的极限”。至此,淮河流域尽成泽国,汪洋一片。泰定帝后,诸王争夺皇位,大臣勾心斗角,皆无暇顾及河务,黄河之情形益糟。至元顺帝至正四年(1344年)时,经行一百七十余年的汴河泛道渐渐不能容纳,黄河遂于白茅堤(曹县西南)和金堤决口,分成北、东二股注入渤海,用来将江浙二三百万石漕粮运输至京的会通运河受到冲击。至正十一年(1351年),元政府命贾鲁率领民夫十五万进行治理,贾鲁采取疏塞并举、筑塞北流挽河东南的南疏北筑方略,当年十一月就将黄河主流大致固定于汴水故道一线,仍经徐州由泗水入淮(后人称之为贾鲁故道),这是历史上首次人为地、大规模地引导黄河与淮河交会于清口一带。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