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西游文化 > 吴承恩与《西游记》的创作

吴承恩与《西游记》的创作

2015/7/15 10:56:01    作者:刘怀玉    阅读:4471    评论:0

    吴承恩创作神话小说《西游记》,不是一件偶然的事情,它是我国文学发展史以至世界文学史上的必然。
    十六世纪前后世界文坛空前繁荣。随着资本主义的萌芽,人们开始争取个性解放。东西方出现了一批伟大的文学家和许多世界名著。如意大利的阿利盖里•但丁和名著《神曲》、乔万尼•薄伽丘和《十日谈》,英国的莎士比亚和名剧《哈姆雷特》,法国的弗朗索瓦•拉伯雷和他的长篇小说《巨人传》,西班牙塞万提斯和小说《堂•吉诃德》。与此同时,在东方古老文明的中国,文坛也是一片繁荣。文学形式由汉赋、唐诗、宋词、元明杂剧、评话小说,发展到高峰,出现了以《三国演义》、《水浒传》等为代表的一批长篇章回体的通俗小说。资本主义萌芽和市民阶层的出现,追求个性解放的思潮逐渐产生。当时王阳明心学的发展,宣扬良知哲学,主张心外无物,人人皆可成为圣人,万物皆有佛性,于是《西游记》也应运而生。
    就《西游记》故事情节来说,主要有三个方面的来源。一是唐僧取经故事,二是猿猴故事,三是文言小说和民间传说中的故事。唐僧取经的故事,起源于我国历史上一个真实的事件。陈玄奘到印度取经过程中,亲身经历的奇遇和异域风光,具有不同寻常的传奇色彩。根据他口述沿途见闻而写成的《大唐西域记》、《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又作了种种夸张,开启了神化唐僧取经故事的先河。此后取经故事不断得到加工、润色,愈传愈奇。在《独异志》、《大唐新语》等唐人笔记中,取经故事已带有浓厚的神异色彩。后来有些人把这些故事作为俗讲和话本,按照自己的思想愿望和艺术兴趣加以改编、丰富、发展,使唐僧取经故事更加神奇化。话本《大唐三藏取经诗话》中的猴行者已成为成为孙悟空形象的雏型。深沙神则是《西游记》中沙僧的前身。其次,神话故事的创作日益繁荣,以玄奘西天取经为题材的故事,日益丰富完整。零碎的评话,片断的戏曲,已不能满足人们文化生活的需求,这就具备创作长篇小说的条件与必要。五代、宋元以来,人们将唐僧去印度取经的故事编成戏曲、话本,绘成壁画,在流传过程中,经多少代人不断加工、补充。
    《西游记》故事情节另一个来源的神猴故事。上古神话传说及后来的文学作品中,以猴为主角的神怪故事层出不穷,形成丰富多彩的猴文化。古籍中的无支祈、袁公、长乐白猿,就是其中著名的代表。到了宋元时代,取经故事与神猴故事逐渐合流。宋末元初的话本《大唐三藏取经诗话》,在取经队伍中首先增加了一个事实上根本没有的人物猴行者。另外,元人吴昌龄创作的杂剧《唐三藏西天取经》,杨景言创作的6本24折杂剧《西游记》,里面出现了孙行者。
    孙悟空的原型是从中国古代猴文化中的无支祈演化而来的。在唐人小说中,无支祈被大禹锁在楚州龟山之下,是淮安地方的故事。后来逐渐发展成为一个猴子的家族:孙行者“弟兄姊妹五人,大姊骊山老母,二妹巫枝祇圣母,大兄齐天大圣,小圣通天大圣,三弟耍耍三郎。”此后唐僧的神话逐渐淡化,神猴孙悟空成为这个故事的主角。这时以西游故事为题材的文学作品异彩纷呈。以绘画、雕塑、说唱、戏曲、表演,宗教、民间文学、器物造型等域全面推开。西游故事孕育成熟,给当时的人提出了一个光荣任务:创作一部综合各种版本长处的通俗小说《西游记》。
    当时那些评话和杂剧,故事内容分散零星、结构简短、文字古拙、缺乏创作技巧。仅仅利用这些材料,要想创作出一个长篇,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首先必须将原有故事情节加以改造,使之更易于被人接受,其次必须在中国古代神话和唐宋传奇中广采博引,用一枝神奇的笔加以铺张,充实更多神奇的情节,寓以一个统一的深刻的社会涵义,方能    成为一部洋洋八十万言的巨制。这就必须有大的计划,有一个搜集资料的长期过程。
    天才作家吴承恩应运而生,他肩负起这一历史使命。他具备这个条件和本领。
    首先,吴承恩从小就在父母的引导下,产生了“好奇闻”的习性。有了这一条,就能主动搜集材料,积极钻研神话小说的创作技巧,阅读包括唐宋传奇在内的野言稗史。后来,交游的朋友中藏书丰富,又是他的一个优越条件。
    吴承恩的家乡淮安,淮河、大运河纵横贯穿全境,使淮安成为“九省通衢、七省咽喉”。达官贵人、巨商大贾和骚人墨客,经常在这里驻足,带来了灿烂的文化。关汉卿在这儿留下了千古名剧《窦娥冤》,施耐庵在这儿留下了古典名著《水浒传》。于此同时,各地的关于西游故事的书籍、绘画、戏剧,优伶的演出,才人的书会,经常涌现在这里。南北文化中西游故事在这里汇聚。吴承恩从小即有机会接触到这些各种形态的西游故事文化,深受到这些文化的影响。
    另外,家乡淮安,有许多与《西游记》有关的神话传说,譬如猴形水神无支祈的故事与古迹,旃檀佛故事和龙兴寺的故事等等。这些生动的故事与遗迹,不仅使吴承恩获得了故事题材,同时也会使他经常产生创作的冲动。在吴承恩的胸中贮满了这些神奇故事,创作起来自然十分得心应手。
    吴承恩很有天赋,而且很勤奋,诗书画无一不精,表现出非凡的学识与才华。他“髫龄,即以文鸣于淮”,当时名人认为他“可尽读天下书”,督学使者也认为他要考一个举人进士什么的,就像低头拾取一棵草芥那么容易。他十几岁时,刚中了探花的蔡昂在淮安家中大宴宾客,吴承恩直登筵席,应对如流,语惊四座,深受蔡翰林的“雅遇”。因此,一时间远近许多文人都他当作小学士,“投刺造庐,乞言问字者恒相属。”
    但是吴承恩在科举道路上很不顺利,只获得一个岁贡生。中年以后即无心科举。在射阳簃中过起他那默默无闻的生活。回想过去的经历,咀嚼各种人生遭遇,逐渐对人生命运和社会现实有了比较清醒的认识。贮满心中的西游记故事主神怪精灵,一齐涌现心头。于是,他将各种书面的、口头的资料都捧出来,进行《西游记》的创作,以完成自己的宿愿。他借助神魔来表现“人间变异”,寓以鉴戒,鞭挞丑恶。美猴王孙悟空这一神话人物,是他理想的化身。他在《西游记》中描绘了一个个天上、地府、人间、龙宫、洞府、魔窟等美妙绚丽的神话境界,通过神妖的言语行动,再现了人间的美好与丑恶,揭露了人间的不合理现象。他让孙悟空打遍了天宫、地府,令人感到十分痛快,然后又让他历尽千辛万苦,战胜大小群魔,备尝了人间“世味”,终于达到“极乐世界”,获得了一个美好的结局。这是一个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英雄形象,世世代代给人以美好的感受。当年不便在书署上自己的名字,便写化名“华阳洞天主人校”。我们今天看到的早期《西游记》刻本上都是署着这个特殊的落款。
    嘉靖四十三年(1564)春,60多岁的吴承恩为生活所迫,奉母命谒选了一个长兴县丞。“县丞”名义是八品“副县长”,实际上只管一些杂七杂八的琐事。他不甘心情愿,也不副他的所学。当官需要经济之才,混迹官场必须人情练达,顺应时世,见风使舵。象吴承恩这样清高、孤傲、正直的文人名士,当然不能适应。他在长兴干了一年多时间,与长官合不来,结果被诬下狱。不久案情大白,得以释放,于是,便拂袖而归。不久,被补授为“荆府纪善”,可能又到荆王府去供职了一段时间。大约在隆庆四年(1568),吴承恩回到家乡淮安,以后再没出外奔走。
    鲁迅先生说,吴承恩是“通才,敏慧淹雅,其所取材,颇极广泛。”对西游故事“翻案挪移”、“讽刺揶揄”,“加以铺张描写,几乎改观。”又说:“作者禀性,‘复善谐剧’,故虽述变幻恍忽之事,亦每杂解颐之言,使神魔皆有人情,精魅亦通世故。”这是对吴承恩写作《西游记》的过程和贡献,极为中肯的总结和评价。
    《西游记》是明代“四大奇书”之一,后来又被列为古典小说“四大名著”之一。《西游记》的再版数量和读者人数是世界第一。取材于《西游记》的连环画、戏曲、电影、动漫、电视剧风靡全世界。涉及到《西游记》的成语、俗语为数很多。几乎没有人不知道孙悟空、猪八戒。因而《西游记》的故事,唐僧的坚忍不拔,孙悟空的勇于战斗、诙谐乐观向上的精神,直接影响着所有人的精神生活。在国外,《西游记》已被译为英、法、德、俄、捷克、罗马尼亚、波兰、越南、朝鲜、日本等数十几种语言。开始时是片段选译,接着是比较全的译本。书名五花八门,诸如《圣僧天国之行》、《猴》、《猴子历险记》、《猴王》等等。目前完全译本逐渐增多,特别是东亚、东南亚的各语种,均已有了较为完整的译本。
    西游文化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文化的积累。百回本小说《西游记》,是《西游记》文化的一个重要里程碑,使《西游记》文化达到了高潮。它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一块文学瑰宝。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