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城索引 > 党史研究 > 清夜追怀,常为血涕——叶挺关怀烈士后代的一封信

清夜追怀,常为血涕——叶挺关怀烈士后代的一封信

2015/7/15 10:38:58    作者:秦九凤    阅读:4244    评论:0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笔者在江苏淮安周恩来纪念馆工作期间,曾征集到许多有关周恩来的文物资料。1992年,我接待了一位既和周恩来有关又与叶挺有关的人物——曹云屏。当年他任中共广州市委秘书长,是大革命时期著名的共产党员烈士曹渊的儿子。他手头不仅持有周恩来写给他的三封亲笔信,还持有叶挺亲笔写给他的一封信。今年是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我想把曹云屏同志提供给我的这封叶挺将军的亲笔信公示于社会,作为对叶挺和曹渊等烈士的纪念。
  叶挺将军的这封亲笔信写于1938年2月23日,用刚刚组建不久的新四军的“陆军新编第四军司令部用笺”纸整整写了两页,由江西南昌寄到安徽寿县农村曹云屏家中。全文如下(标点为笔者添加)。

 
  云屏贤侄:
  尔来信已收到,不胜欢慰。尔先父是模范的革命军人,且是我的最好的同志,不幸殉职于武昌围攻之役。清夜追怀,常为血涕。十年来我亦流亡异地,每思查考其后裔而未获。今幸读尔来信,恍如见我故友也。尔须我助尔读书费用,我当然应尽力帮助。请尔即将尔读书计划并每年需款多少及汇款确实地址告知,我自当照办。敝军通信地址是:南昌书院街明德村四号新四军通讯处。希望即刻得着尔的复信,耑此并侯近安!
                                        
                                           叶挺敬启
                                        二月二十三日

 
  七十多年后的今天,读到此信,人们仍有万千感慨。其“清夜追怀,常为血涕”使叶挺将军追思已故战友,怀念逝去英烈的内心情感跃然纸上。而“十年来我亦流亡异地”则是指南昌起义失败后,叶挺遭到国民党反动派的通缉,也受到中国共产党的处分而被迫亡命异乡。即便如此,他还“每思查考其后裔而未获”,为找不到曹渊后代而痛苦。曹云屏的先父就是北伐战争中牺牲的曹渊烈士。曹渊,谱名曹群宽,字渊,号溥泉,安徽寿县瓦埠南务农村曹家岗人。1924年考入广州黄埔军校,为该校第一期步科第三队学员。他在军校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周恩来等领导下工作,参加过两次东征,曾任第一军教导团学兵连党代表,还是周恩来领导组织的黄埔军校革命组织“青年军人联合会”的骨干成员。
  二次东征胜利后,周恩来被蒋介石委任为东江各属行政委员(相当于今地区一级行政专员),驻节汕头。周恩来还特意将曹渊留在身边,做安全保卫方面的工作。
  1926年,国民革命军誓师北伐,周恩来领着曹渊从汕头赶往广州。在广州司后街叶家祠堂叶挺家中召开独立团所属连以上干部会议,听取周恩来的动员报告。
  独立团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一支队伍,其排以上干部都为共产党员担任。在周恩来的推荐下,由曹渊任独立团第一营营长,原营长周士第改任独立团参谋长。周恩来在动员报告中要求大家依靠群众,团结友军,勇敢作战,并热情洋溢地用“饮马长江”、“武汉见面”来鼓励大家。
  叶挺独立团作为北伐军的开路先锋,由广东往北,一路势如破竹。他们攻贺胜(桥)、克汀泗(桥),强渡汩罗江,一直打到武昌城下。曹渊的一营军功赫赫,受到四军的通令嘉奖。团长叶挺撰文赞叹说:“第一营在强渡汩罗江时与敌谢文炳千余人相对抗,将敌击溃。官兵英勇精神为友军所赞。”团参谋长周士第也称赞一营:“此次战役,营长曹渊能吃苦耐劳,英勇顽强,表现十分出色!”打那以后,曹渊的名字便一直在“铁军”内传扬,更为他的直接领导人周恩来和叶挺等人的赏识和特别的看重。1926年9月,北伐的各路大军合围攻打武昌,叶挺的独立团受命担任宾阳门至通湘门之间的攻城任务,因敌众我寡,久攻不下。叶挺即命令以第一营组织攻城奋勇队,曹渊为奋勇队队长。作为营长、队长,曹渊本可以断后指挥,但曹渊视死如归。攻城前,他专门召集连排长会议,表示决心说:“我是营长,我先扒城,你们跟着上来。”曹渊身先士卒,不顾敌人猛烈炮火,奋勇登城,他和三个连长、五个排长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内全部壮烈牺牲。曹渊在9月5日深夜,当一营所剩官兵不足一个班的建制时,他还在弹雨纷飞的城下提笔向叶挺紧急报告:


  团长,天已佛晓,登城无望,职营伤亡将尽,现仅有十余人。但革命军人有进无退。如何处理,请指示。
  
                                                 曹渊


  就在他写到自已名字的最后一笔时,不幸被城墙上射下来的一颗罪恶的子弹打中头部,倒在了血泊之中,时年仅25岁。
  得悉曹渊牺牲的消息后,周恩来特别难过,叶挺更是失声痛哭。经叶挺他们组织力量,连夜抢回曹渊遗体,后来与当天攻城牺牲的191名官兵一起安葬于洪山公墓。墓前碑上横额为“浩气长存”,竖额为“精神不死”等。
  1937年,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曹渊的儿子曹云屏已长到十四岁,在父亲革命精神影响下,萌动起救国热心。家里人得悉周恩来来到武汉,叶挺也已奉命回国组建抗日的新四军,就请人以曹云屏的名义给叶挺和周恩来各写了一封求助信。叶挺收到曹云屏的信后,于组建新四军的百忙之中回了这封信。
  曹家在收到叶挺和周恩来的信后,即根据地方党组织的安排,将曹云屏和他的堂兄曹云青一道送去延安。在去延安途中,曹家兄弟又特意绕道南昌,期望能见到叶挺。待他们按信上地址找到新四军在南昌的通讯处时,叶挺已赶赴皖南前线。办事处的同志打算安排他们随军车去皖南。其时,曹云屏兄弟赴延安的心情很迫切,就给叶挺留下一封信赶往湖北武汉了。
  叶挺看到曹云屏留下的信后,心情久久难以平静,犹如见到已故战友曹渊那样。他对烈士的儿子曹云屏还是放心不下,于是利用副军长项英将去延安开会的机会——项英除了公开职务为新四军副军长外,还任中共中央东南局书记——托项英给曹云屏带去30块银元,作为他对烈士遗孤的一点资助。后来,他又多次通过军部报务室向延安发报,查询曹云屏他们的生活和学习情况。与此同时,叶挺还利用新四军军部设在皖南的机会,亲自前往寿县曹家岗。
  那是1939年夏季的一天,叶挺和新四军参谋长兼第三支队司令员张云逸到皖中为组建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奔忙。叶挺抽闲带一个骑兵班长途跋涉200多里路前往寿县。他和张云逸一行到长丰县的吴山庙时,下马问路,当地农民魏立臣出于对叶挺将军的敬重和对曹家一门英烈的敬佩,主动为其带路100余华里,让叶挺到曹家拜见了曹云屏的祖父、祖母以及曹渊烈士的遗孀,也就是曹云屏同志的母亲,和他们全家人合影。
  叶挺将军的这次关怀已故战友亲属的举措又深深地激励了当地青年们的爱国热情,纷纷报名参加新四军和当地抗日游击队。那位长丰的带路农民魏立臣和曹家岗的几位青年人,都当场跟着叶挺参了军,成了抗击日本侵略者的一名坚强战士。
  需要赘述几句的是,曹云屏同志在收到叶挺将军的这封信时才十四岁,为怕丢失,就交由和他一起赴延安的哥哥(16岁,两人系紧堂兄弟)曹云青保存。曹云青收下这封珍贵的信件后不久即随八路军东渡黄河,再转进渤海、黄海沿岸地区,继之又转战到东北战场,随着四野的铁流入关,一直打到祖国的南海之滨;“文革”十年中,曹云青遭到诬陷,惨遭迫害。曹云青历经万水千山和无数磨难,直到打倒“四人帮”之后,这封经保存人无数次汗水和泪水侵湿的信才最后回到主人曹云屏手中。如今曹云青已去世,曹云屏尚健在,已逾九旬之年,在广州安度晚年。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