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官署衙门 > 淮安府署的建筑规制和地域特征

淮安府署的建筑规制和地域特征

2015/3/25 16:28:11    作者:朱天宇    阅读:5077    评论:0

 

    据史料记载,清代留存的淮安府署占地近2万平方米,署内有房屋50余幢、600余间,其宏大的规模见证了淮安在历史上的显赫地位。
    按照中国古代行政机构的等级规定,知府属于从四品,但由于淮安扼漕运之咽喉,地理位置及经济区位的重要性与特殊性,因此,明清以来被朝廷将行政级别上提一级,为正四品。淮安府署作为府一级的行政办公场所以及行政长官的住所,是封建统治的权力象征,其建筑反映了中国古代官衙建筑的基本格局,其所具有的形制规范与等级特点也是十分鲜明的。
    淮安府署建于明洪武三年(1370),由知府姚斌在元代沂郯万户府和南宋遗存的五通庙的基础上改建而成。此后,明成化三年(1467)、正德五年(1510)几经改造及重修,其建筑形制均未做大的变动。至清代,淮安府署建筑格局依旧保存完整,只在康熙十八年(1679)、乾隆五年(1740)先后有过两次修葺。但在清末咸丰年间,淮安大堂失火尽毁。直至咸丰十一年(1861)春,才由代理江南淮安府知府陶金诒予以重修。经过历次维修,淮安府署的格局基本固定下来。
    淮安府署大门面南临街,前有七丈长的照壁,东西各有一座金丝楠木造就的蝴蝶牌楼,各四柱,石础径可六尺,柱高二丈余,矗立云表。东牌楼在报恩光孝禅寺前,上曰“长淮重镇”;西牌楼在府市口,上曰“表海名邦”。整个建筑群分东、中、西三路。中路跨大门、仪门,即可见大堂。大堂又称“公廉堂”,是知府迎送圣旨,举行大型庆典,审理重大案件的地方。在封建社会“民刑不分,诸法一体”的情形下,知府始终在封建政治、司法体系中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大堂作为其职权的象征,也是府署内规格最高、体量最大的建筑,其结构也符合具体的需要,而与其他建筑有所区别。六科分别位于大堂的东西两侧。六科即吏,户、礼、兵、刑、工科。其职能和明清中央六部分管国事的政治体制相一致。六科办事人员称作书吏、书办,统称典吏。各科分工明确:吏科掌官吏任用、考核及调动;户科掌粮银、民政、财政;礼科掌礼仪、庆典、考试、祭祀诸事;兵科负责地方兵差渚事;工科掌水利,起盖城池、衙门、仓库等事。六科作为知府的直属办事机构,直接附设于大堂前的东西两侧,其布局体现了府署的管理体制。
    正堂后面经过垂花门便是二堂院落。两堂之间有一座三槐台(一说三槐台在府署青玉堂后),建自明代嘉靖年间,用以镇压淮河水患。据记载,该台前后各有两根铜柱,柱高一丈零五寸许,围三尺许,柱上均有铭文。二堂是初审案件、商议判决意见的地方,设有公案,也审理一些不宜公开审问的案件。二堂建筑仅次于大堂。二堂为上房官宅,即知府等生活起居之处。上房后有一座楼,名曰镇淮,与铜柱一样,亦有镇压水患之,义。
    西路为军捕厅署,亦有大门、二门、大堂、二堂、上房几进。东路为迎宾、游宴之所。从官厅进入,就可见到藤花厅。厅东有一四合大院,为寅宾馆。北边正堂名“宝翰堂”,堂之西壁,嵌明摹勒的《娑罗树碑》。《娑罗树碑》为唐代大书法家李邕所书,原在淮阴县署,后已亡佚。明隆庆间,淮安府知府陈文烛从文学家吴承恩家中得到旧拓一本,沐阳吴从道(亦淮安书法家,世居淮安城内)定为原刻真迹,遂摹勒上石,陈文烛为之作跋,并筑宝翰堂储之。藤花厅后为厨房,厨房后为四桂堂,当为馔堂。府署内后部,过去有一园,原名“偷乐园”。天启年间,淮安府知府宋祖舜认为“偷”字不雅驯,改为“余乐园”。
    由于统治者基于“民非政不治,政非官不举,官非署不立”之识,对衙署的设置十分重视,衙署建筑的等级、种类都要按照封建统治阶级制定的法典律令的规定严格执行。而至明清时代,这一规制已经达到高度制度化、标准化、定型化。明代规定,一二品官,厅堂五间九架,屋脊用瓦兽,梁栋檐桷青碧绘饰;三至五品官厅堂五间七架,屋脊用兽吻,梁栋饰以土黄。(《明史·舆服》)。清大体沿明,只不过将一二品官的五间架青碧绘饰,提高为七间九架可以彩绘,并进一步将各级地方官的衙署的建筑布局作了统一规定。《清会典·工部》卷58载,各省衙署治事之堂为大堂、二堂,外有大门和仪门,宴息之所为内室、群室,吏攒办事之所为科房。
    正是受这些规制与法典的约束和影响,淮安府署在建筑布局上自然呈现出衙署建筑的一般特征:
    坐北面南,左右居中对称。主体建筑均在南北中路轴线上。自南向北排列有照壁、大门、仪门、戒石坊、大堂、两边的六科用房、二堂、三堂等建筑,东西路分列相应的辅助建筑和厢房、配房等。
    宫廷型庭院,多进式院落。主要建筑均置于中轴线上,附属建筑分布于东西两侧附属轴线上,形成左中右三路布局。各轴线均有院落数进,每进院落中,以主要建筑为中心,左右对称分布次要建筑,构成四合院式的布局特征。各院落之间通过门、廊、过道等有机地构成四通八达的内部路网,形成既有形式上的分隔,又有实际联系的整体布局,一层层一院院,深邃而又森严。
    前衙后邸,功能分区明确。因为衙门不仅是官员工作的地方,还是官员以及家眷生活居住之所,故功能分区明确且重要。大堂、二堂为主要行使权力的地方,即审案、判决治事之处。二堂后设内宅院落,供主官办公起居及家人居住之处。
    淮安府署的布局方式又是与衙署建筑的四大功能组成息息相关的。府署建筑作为城市中最尊贵隆重的政府建筑,它不仅是具有政府职能的部门,也是官员日常生活的起居之所。它所承担的四大功能即:
    礼仪宣教之所:作为处理民间细故和宣讲圣谕、乡规民约的场所,位于衙署前部、包括照壁、牌坊、衙门、大门、申明亭、旌善亭等,其间大多有一条府前大道贯穿其间。
    吏攒办事之所:是指衙署官吏办公的场所,位于衙署大堂前院两侧,包括三班六科、典狱、督捕等。六科与中央六部对应,也分为吏、户、礼、兵、刑、工六部科。
    治事之所:是衙署的核心,为州县官发布政令、公审要案、重大仪典以及预审案件和处理一般事务的场所,其位于衙署建筑群中轴线上,包括大堂和二堂。
    宴息之所:位于二堂之后,包括三堂、东西花厅和后花园以及幕友居住的宅院等,统称为内宅,供知府及其家眷、幕友生活居住之用。
    同时,作为一种成熟而高度定型化的建筑类型,淮安府署在规划上还受到“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左尊右卑“、“左文右武”、“重文轻武”等儒学思想的深刻影响。将大堂、二堂等最主要的建筑放在中路。六科,分列于大堂前,左右分三科。东列:吏、户、礼;西列:兵、刑、工。然后再分先后:吏(文)、兵(武)二科为前行;户、刑二科为中行,礼、工为后。堪舆学说对府署建筑的规制与布局的影响也不可小视,府署建筑物随八卦方位的含义而占位。例如:衙署东南方向属于翼地,较为尊贵,便将寅宾馆安排在此,作为招待贵客和外地官员之地;衙署东侧属于震地,因震主“火象”,故一般此地多安排伙房;衙署西南属坤地,风水学认为该处为肮脏之地,所以该方位一般为水坑或马厩,州县衙署则多为牢狱;衙署西北方向属于乾地,因乾属“土象”,故此处一般多修建花园等等。
    由此可见,淮安府署在布局上基本采用中轴对称形式,前朝后寝,类似缩小版的宫殿或放大的宅第,受五行方位的影响,以东南为吉,西北为凶布置,涵盖了官员办公、生活起居及专政机构监狱几部分的功能,它以朝寝有别、尊卑有序的布局,反映了当时的礼制制度与社会规范。
    虽然淮安府署严格按照当时官式建筑的标准模式建造,但受所处环境的浸润与影响,也具有相应的地域文化特征。淮安古城处于黄淮、江淮平原的交汇处,北濒淮水,西傍大运河,扼南北要冲、京杭通衢的漕运咽喉。历史上,这里一直是郡、州、军、路、府的治所,并成为苏北的政治、文化、经济、军事中心。明清两朝更成为漕运中枢,是“漕政通乎七省”的漕运总督驻节之地。漕运的枢纽地位造就了淮安古城的经济繁荣,南北往来,商旅辐辏,多元文化交流形成了淮安兼收并蓄的地域文化特色。反映在建筑上,即融汇南北建筑之长,形成独具特色的淮安建筑风格。
    淮安府署作为淮安地区官式建筑的代表,既满足了建筑制度、功能上的需要,同时也结合了地方建筑的特点,反映在工艺做法与技术手段上,都极具地方特色。
    明清时期,淮安的官式建筑众多,其中不乏高等级、高质量的殿堂建筑,但是由于年久倾颓,战乱失火等影响,这些建筑多已不存。厅堂式、柱梁式木构架在淮安使用较多。淮安府署仪门使用一斗六升斗拱,彻上明造,属于厅堂式木构架。淮安府署的大堂于清咸丰中期以前,根据原有柱础,应是五开间殿堂式建筑,开间大小也较后来为大。但是在清咸丰十一年(1861),才由代理江南淮安府知府陶金诒予以重修。至今在淮安府大堂正脊的随檩枋下皮仍清晰可见“清咸丰十一年岁次辛酉仲春月谷旦代理江南淮安府知府陶金诒重修”的字样。由于这次灾后重建时值清末,无力大规模修建殿堂建筑,因此淮安大堂修复用料是将河下盐商程巨函家的函敷堂拆毁后,将木料移至此处重建的。经过这次修复,淮安府署大堂“体量较旧制少狭”(《同治志》),开间尺寸与建筑等级均降低了。淮安府署大堂的殿堂构架也被厅堂式构架所代替。另外,由于地域文化不同,我国南、北两地的屋架结构使用是不一样的。北方多使用抬梁式屋架,长江流域和南方地区习惯用穿斗式构架,用柱直接承檩,不用梁、柱间穿枋作为连接构件,枋出挑深远,形成廊。淮安府署大堂采用了淮安传统建筑中抬梁、穿斗式并用的结构形式,采用了不带斗拱的小式做法。大堂建筑整体共七开间,通面阔约25.6米,四进深,通进深约18.4米,单体约高10米,在全国同类型建筑中堪称最大。
    淮安传统建筑的屋顶主要使用硬山屋顶。在宫式建筑中,这并非主要形式,但由于年久损坏与后世重修重建带来形制上的改变,使得硬山顶甚至成为衙署建筑主殿的屋顶形式。淮安府署建筑群的屋顶大多也是硬山屋顶,这也是淮安建筑地方特点的体现。在屋脊的造型上,大堂采用稍带弧度的正脊,并用筒瓦砌筑成镂空脊,同时在屋脊中间加砖砌筑部分实体并塑造图案。正脊的两端设鱼龙吻,融入了地方建筑的特点。府署建筑中的其他建筑屋脊多为硬山顶,正脊为镂空脊或清水脊,位于正脊两端多放置吻兽或兽头,地方风格浓郁。
    淮安府署的两山为五花山墙,墙体采用当地常用的青砖砌筑三七墙。由于建筑的主体屋架采用的是“硬山搁檩式”木屋架,墙体除了部分承重,更多还是起着围护作用。因此砌筑时采用了当地一种独特的砌筑方式——里生外熟。即垒砌的墙体分为两层,外层为砖砌清水墙,内层填充碎砖、泥浆。这种建造方式既降低了造价,又起到很好的保温隔热效果,使屋内冬暖夏凉。
    此外,在南北交界的淮安地区,传统建筑的砖、石、木雕刻装饰艺术经过长期发展并不断融入南、北方的雕刻技术,逐渐形成当地雕刻装饰艺术特征。淮安府署除了按等级制度应采用的装饰外,更多的还吸收了当地民居中常用的装饰式样与内容。淮安府署的大门、仪门和内院门部位的照壁、廊心墙、门鼓石等部位,都有砖、石雕刻。门鼓石、石狮和柱础的雕刻代表了淮安地区石雕的技艺水平;砖雕的运用更体现雕刻水平的精湛。在建筑中,墙体山墙墀头等部位装饰有精美的雕刻,如人物故事、菊花、鹿、鸟等图案。在博风砖上也雕刻图案。府署建筑的墙体与木构架交接部位的花牙子砖雕刻,雕刻成了上面是鱼、中间为莲花、下部为蕃草纹三位一体的图案。
    淮安传统木雕的雕刻技术主要有镂空雕、浮雕和线刻等形式。如建筑外檐的雀替、花版、撑牙子之类的雕刻,基本属于镂空雕,而内檐装修在用料质地及工艺技术上要求更高,工艺更细。在淮安府署的建筑木雕装饰中,常见的主要是镂空雕和浅刻。镂空雕是将花纹图案以外的部分全部去掉,镂空雕做,主要是用在非承重的结构。而门窗与隔扇等建筑构件上,多以浅刻的雕饰手法予以处理。在传统建筑中,木雕雕饰题材与内容丰富多彩,多以瑞兽、植物、吉祥图案为主,花纹图案多趋于自然,具有浓郁的生活情趣与意味。
    以淮安府署为代表的淮安传统建筑受南、北方建筑风格的影响,风格粗犷中透着细腻,将南方的温婉精巧与北方的稳实厚重有机地融合为一体。其严谨整饬的建筑布局和独具特色的建筑特征,不仅体现了中国明清时期府署建筑明确的形制规范与等级要求,同时也反映了浓厚的地方建筑文化特色,是研究中国衙署建筑形制及其演化和淮安地域建筑技术发展与特征的珍贵实物标本。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