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名人研究 > 蒋黼日记与日本大阪内国博览会

蒋黼日记与日本大阪内国博览会

2014/12/19 14:22:27    作者:念忱    阅读:5213    评论:0

    复旦大学图书馆于上世纪80年代初与北京中国书店进行复本交换时,得到蒋黼《浮海日记》红、绿格毛装抄本一册。此书蒋氏自刻本改称《东游日记》,存世无多,各种书目多未著录,复旦藏《日记》抄本与刻本相比,除书名有异,也更接近蒋黼当时记录的原始形态,其稀有难得更可以想见。《日记》记述光绪29年(1903年,日明治36年)东渡访问日本大阪内国劝业博览会的见闻,颇能反映当时两国文化经济交往的实态,与已公开发表的张謇(ㄐㄧㄢˇ)《癸卯东游日记》、单士厘《癸卯旅行记》、《那桐日记》有许多可以比照参证的地方。
    蒋黼(ㄈㄨˇ)(1866~1911)字伯斧,名一作黻,祖籍苏州府吴县,出生于淮安府山阳县,曾任清学部候补郎中。他在近代学术史上为人所知,主要有二端:戊戌变法前与罗振玉创农学会、东文学社于上海,编刊中国最早的农学刊物《农学报》,陶育了王国维这样兼通中西的学者;1909年从伯希和处获见敦煌藏经洞写本,辑有《沙洲文录》、《敦煌石室遗书》,又撰《摩尼教流行中国考略》等论文,为中国敦煌学研究的先驱人物。
    赴邀盛会 游历三岛
    近代以降,日本效法欧美先进国家,在国内迭次举办博览会,以展示国力,推毂工商实业。1903年3月1日至7月31日,第五回内国劝业博览会在大阪天王寺今宫举办,邀请了欧美诸国和周边邻国参展。会前在中国报纸刊登广告,通过各种管道广发请帖,蒋黼记「凡有请帖者会中赠优待票,得自由出入会场,不取游赀,并得游观东西京诸离宫」,会后统计,中韩来宾达6千人之多。
    清廷除了派出以贝子载振、侍郎那桐为首的官方代表团外,江苏、湖南、湖北、四川、山东和福建6省都以本地物产送展,如湖广总督端方派遣道员刘世珩解送展品赴日,方若、李宣龚和高梦旦等人也以公私名义前来观摩。
    中国展品「差强人意,无甚精彩」,也刺激了中土有识之士。7年后,经实业家张謇擘划,南洋劝业博览会在南京成功举办,直接借鉴了日本方面的经验,受到中外关注。
    笔者对印刷史比较关注,相关史料记载,有一位办报纸的傅崇矩自博览会购归真笔五色版一具,为西南内地引入油印技术之始,可见此次展览虽称「内国」,其辐射圈并不囿于主办城市和主办国。
    蒋黼收到罗振玉转交的博览会总裁平田东助的请柬,因同游诸友都已先期出发,遂与「农会旧友」张謇结伴同行,并有「舌人」通译,1903年5月27日自上海乘日本邮船「博爱丸」启程,7月29日返沪。他充分利用了这次密集接触异国文化的经验,几度参观博览会中的农业馆、林业馆、水产馆、工业馆、机械馆和美术馆,并远出考察,经行本州岛、九州岛和北海道三岛20多个大小城市,博物馆、图书馆、银行、官府、造币局、电站、农场、商家、工厂、报社、人工港和寺庙等场所、机构访问殆遍。
    考察西式教育 撰成教育「八策」
    蒋黼与张謇对于农垦、教育有躬行践履的经验,因此访问中兴味最浓。对于幼儿园、小学和职业学校的观察尤其细致,如对大阪府立农学校有如下记述:
    此校立于明治21年,内置农科及兽医科……校内除各教室外,有寄宿舍,有养蚕场,校外有解剖场,有家畜病院,有蹄铁场,有牧夫小屋,有农夫小屋,有堆肥小屋,有种牛舍,有农产制造室,有家禽舍,有养虫室,有温室,有水禽舍,有实习所。校前为场圃,有普通农场,有试作地,有实验地,有蔬菜园,有桑园,有茶园,有陆田,有水田,有生徒担当地(令各生分领而自种之,以比较优劣),有体操场。农科学生每日午前受业,午后至场实习。生徒之毕业者或为各郡村实验场技师,或自治农业,或游学海外,亦有愿留本校为专攻科生徒者。
    但凡学制、科目、职位设置、学生人数、创立经过和经费来源等,蒋黼均一一详录,校舍构造、日文盲文之类,并附图表。张、蒋二人重视幼儿园、小学和职业学校在大学等高级机构之上,也具见卓识。
    在日本的中国留学生状况,蒋黼尤其予以关注。仅农历6月初三日一天,就在横滨约见多人。当天二度会见当时在弘文书院留学并担任留学生会馆干事的陈福颐,并应请捐助;同日并与另两位弘文学院学生彭树滋、吴廷翼接谈。其后又赴成城学校访问章亮元、洪杰安两位学生,对于他们的生活状况有详细的调查。成城学校有警务、师范等科目,学制有半年、一年半等多种,期在速成,「皆由舌人传译,不习东文东语」。
    蒋氏有感于内地开设小学堂者渐多而苦无教习,提出由地方政府甄选学员赴日本就学,「宜令各县选中文优长、略通科学之士三数人,申送省城,汇送日本。学费由各县自筹,以一邑之财力筹千余元为培养教员之费,非难事也」。
    返国之前,教育家嘉纳治五郎举办园游会,遍请东京教育界及中国考察教育各员,并陈列自维新以来各教科图书以资研究。但「人多时促,彼此尚不能遍通姓名,遑论探讨」,蒋氏对此直率地予以批评。也可见他的考察不重「脱帽拉手」的虚文,而劬求切实之效。
    游记之末附录了改进中国教育的「八策」,即定一尊、明伦理、重公德、养廉耻、勖自立、作勇气、教婴孩和注意音乐。勖自立、重公德等项,其主旨非常接近现代教育理念。重公德一节提出,「(外国)学校之中,编公德为唱本,以败群为大辱。西国都市花园之花木,虽五尺童子绝不攀折。小事如此,大者可知。国者最大之公共物也。人民有公德心,必富爱国心。日本近年亦深注意此事,故其团体日固而社会之程度日高」。蒋黼返国两年后,撰成中国第一部教育史著作《中国教育史(资料)》,与他在这次访问中的见闻和反思大有关涉。
    笔谈金石 浏览善本
    东行之前,蒋黼与旅华日本人藤田丰八、岸田吟香以及旅日浙江慈溪商人王仁干等已多有往还,此行又拜访了藤泽南岳、嘉纳治五郎、竹添光鸿等名流学者,互赠著作。
    蒋黼日记中接触最多、缔交最深的日本学人是内藤湖南。《湖南诗存》中《次张季直殿撰韵赋呈》二首题下自注「癸卯六月」,而下一首《次蒋伯斧韵》未注撰作时间(友人印晓峰点校本《内藤湖南汉诗文集》),据《浮海日记》,可知内藤当时为大阪《朝日新闻》主笔,农历5月13日午后朝日新闻社主人村山龙平等招饮张、蒋于著名的金波楼,即席唱和,此诗即作于同日、同时、同地。两人同岁,都有金石癖,往复多次笔谈,旧学商量,新知倾倒。
    内藤主张「贵国富古金石百倍于敝国,而敝国之富古写经、旧钞书则似过于贵国,此宜参互合证者」。蒋黼则对日本自西方引进的博物馆制度称美不已,并请内藤写信介绍往观京都博物院西魏陶仵虎写经。蒋黼将父亲蒋清翊的著作《王子安集注》赠给内藤,7年后内藤访问中国,在北京以玻璃版影印唐钞《王勃集》残卷还赠给蒋黼。
    宣统三年,蒋黼过世,两年后归葬淮安,内藤亲书罗振玉所撰《墓志铭》。2008年访问复旦的芳树弘道教授,曾惠示石田肇关于蒋黼墓志铭的论文。石田先生考论蒋黼、罗振玉和内藤湖南的交游,据湖南有关《王子安集注》的两篇题跋中推断蒋黼曾于1903年往游日本,但没有见到蒋黼本人的文字纪录,故而说「情况未详」。现在参考《浮海日记》,则前后事由可以了然。
    访书也是蒋黼此行的重要内容之一。《日记》记农历5月22日午后访竹添井井氏,「观其所藏宋元旧本,有淳化3年校进本《毛诗正义》,卷首列李沆、贾黄中、张贤齐和李昉等衔名,绍兴9年绍兴府雕造者也。闻缪小山编修已谋之竹添氏,将影写重刊。又观唐卷子本《杨(扬)雄传》一卷,自《反离骚》以下至卷终止,纸色类黄麻,书体与唐写佛经一律,碻为当日经生之书」,记录日藏中国古籍版本远较张謇日记为详。
    究心法制修业昧于战争异动
    日记对于所见「法制之美、修业之精」印象深刻,包括通关手续简明规范、展馆布置丰富有序、集会场面宏壮整肃、官吏士民廉朴勤劬诸方面,可以看作此次博览会日本国家形象展示效应之一斑。日记对于山东农民许士泰移民北海道事尤所究心。此前日本为开发北海道,自中国招募农夫垦荒。许士泰涉万里波涛,励精20年,备尝辛苦,得以自有其地,娶妻育子,并屡获日本官方嘉赏。蒋黼对许氏「感激日本之恩遇,甘心归化」表示理解,并进而作了一段「记者曰」:
    独惜我国农夫,其朴勤如士泰者奚翅亿万,使得贤者长官以日本之法提倡而奖励之,其所开拓岂止区区一北海道哉,奈何独使许士泰以上农称于日本也。
    从这个「橘逾淮而为枳」的事例,蒋氏已认识到,邻国之间的高下差等,在国民个体素质而外,更取决于国家与个体的权利义务关系和各个环节的制度运作。
    蒋氏对沿途闻见的有关古代中日往还的史迹,往往留心考索,附以议论,回国后又参考本国文献加以增订。日记也涉及当时中日关系的「近事」。如记至乐善堂访岸田吟香,「岸田氏为甲午以前之大侦探家,先设药肆于上海,后分设支肆于各埠,其实肆中伙友皆参谋本部之佐尉职也」。
    此时甲午战争结束不足10年,而访问大阪的中国人认知日本国情仍有隔膜之处。如当时日本列岛阵云已稠,对沙皇俄国的战争正在筹划动员中,但来访诸人包括曾外驻朝鲜、富于政治外交经验的张謇在内,对此毫无体察;而与之诗酒唱和的日本士绅如内藤湖南,在酬答诗作中其实已有明确的期许和预判。
    次年春,日本海军即偷袭旅顺军港,日俄战争爆发;嗣后日本在黩武扩张的道路上奔竟不止,险险乎裹挟本国数千年文化菁华和明治以来近代化积累几乎同归于尽,数十年间基本没有来自本国知识阶层的有力抵制。「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其间的教训是深刻的。
    复旦抄本与刻本相比,除书名有异,也更少文字修饰和串贯,记事的详略也作了调整。如5月初四日记农果馆种种珍异,「(种子)皆精美硕大,小麦有大如赤豆者,赤豆有大如黄豆者」,刻本中改为「博览会地大物博分门别类,非更仆可数。日本人刻有专书,而华客之赴会者亦多有记载,兹不赘述」,云云。刻本末附《调查日本盐业记》、《答友人问日本教育概略书》,应该都是返国后据在日时笔记整理成文。刻本刊成的时间没有标示,应在此次赴日当年或次年。书前罗振玉题诗有「携归丹诀无人问,矮纸亲钞意惘然」,为抄本所无,罗诗集中似未收,变法维新的主张显豁明白,与后期刻意保守国粹的姿态也是判然有别的。
    蒋黼去世将届百年。他一生行止都与罗振玉、王国维紧密关联,三人的事业大致同一时期在上海发足。有人说他「性故儒缓,著述矜慎」,因此未有文集写定传世,笔者近年访求他的遗照,迄未有获。但这次70日的东瀛之行,日日有记,述事翔密,娓娓不倦,在其一生中也为特例。如果出版界能表而章之,有整理本或笺注本行世,对于学术界和中国今日的博览会事业应该是不无参考意义的。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