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名人研究 > “通才”刘鹗的悲欢人生

“通才”刘鹗的悲欢人生

2016/1/9 18:39:17    作者:叶占鳌    阅读:3659    评论:0

    刘鹗(1857—1909),清末小说家。谱名震远,原名孟鹏,字云抟、公约。后更名鹗,字铁云,又字公约,号老残。署名“洪都百炼生”。祖籍丹徒(今镇江),出生于六合(今南京),成长于山阳(今淮安)。刘鹗青年时期拜从太谷学派南宗李光炘后,一生从事实业,投资教育,为的就是能够实现太谷学派“教养天下”的目的。他之所以能屡败屡战、坚韧不拔,太谷学派的思想可以说是他的精神支柱。
    刘氏家族原籍镇江丹徒,因家贫在镇江没有产业,曾祖克嶷、祖文寿先后成进士后,一直以官为业,全眷随任,因居官清廉,亦无力置产。后由曾祖母将数十年积蓄的“汤沐钱”(按清制命妇有“汤沐钱”,俗名花粉银子,四品以上月银四十两)共有几千两银子,于同治五年(1866)和同治十年(1871)买下淮安高公桥西街廖姓的房子(原为明代漕运总督朱大典宅)和一些田产。这就是刘鹗之父刘成忠公于光绪三年(1877)解组归里,卜居淮安之所。光绪十年(1884)刘成忠病故,此间未曾修缮过宅院。由于刘鹗从小随父读书,以后较长时间在外,一生中在家时间不长,故居一直由其兄刘明远及他的长子刘厚广居住。
    刘鹗出身官僚家庭,但不喜科场文字。他以一部《老残游记》名闻海内外,但他一生坎坷,从事过多种职业,在文化领域中,涉猎广泛,均颇有建树。他承袭家学,致力于数学、医学、水利、音乐、算学等实际学问,并纵览百家,喜欢收集书画碑帖、金石甲骨。其《铁云藏龟》一书,最早将甲骨卜辞公之于世。刘鹗所刊刻研究三代文字的《铁云藏龟》等书是其拓印、系统研究古文字及其演变过程的代表作。而他各领域所作出的贡献确实不及他的小说《老残游记》影响大。但他拥有丰富的人生经历、丰富的知识、全面才能,使其在上述各个行业、领域中取得不菲的成绩。刘鹗的功绩不会被遗忘,他不但是治理黄河的功臣、著名的小说家、实业家,还是值得后世青睐的音乐家。
    刘鹗早年科场不利,转而行医和经商。他还写有《温病条辨歌诀》和《要药分剂补正》。《老残游记》中那个摇串铃走四方的郎中老残,就是他自己的写照。光绪十四年(1888)至二十一年,先后入河南巡抚吴大澄、山东巡抚张曜幕府,帮办治黄工程,成绩显著,被保荐到总理各国事务衙门,以知府任用。光绪二十三年(1897),应外商福公司之聘,任筹采山西矿产经理。后又曾参与拟订河南矿务机关豫丰公司章程,并为福公司擘划开采四川麻哈金矿、浙江衢严温处四府煤铁矿,成为外商之买办与经纪人。二十六年(1900)义和团事起,八国联军侵入北京,刘鹗向联军处购得太仓储粟,设平粜局以赈北京饥困。三十四年(1908)清廷以“私售仓粟”罪把他充军新疆,次年死于乌鲁木齐。
    即便如此“谤满天下”,刘鹗在当时还是有着很大的影响力。在政治上,他依靠父亲刘成忠和王文韶、李鸿藻的“年谊”关系,和李鸿章、张曜的同僚关系,以及自己和李鸿章之子李经方、李经迈及王文韶之子王稚夔、王钧叔等人的关系,走通肃亲王善耆、庆亲王奕劻的门路,和一时号称清流的官吏端方、徐琪、赵子衡、宗室的溥佟以及梁启超等维新派人士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刘鹗的社会活动也极其活跃,除了太谷学派同学之外,他和宋伯鲁、汪康年、方药雨、沉荩、狄楚青、大刀王五等人也是至交,先后参加了东文学社、农学会、保国会、救济会等社会团体。对外方面,因福公司的关系,和英国、意大利商人关系密切。同时,和日本驻华公使也有交往。自己在北方掌握了天津《日日新闻》报纸,在南方则和上海的多家报纸均有紧密联系,足以左右一些舆论。有着这样复杂的国内外的背景,刘鹗虽仅有候补知府衔,却无形中具有一定的社会势力,因而遭人所忌,被诬流放。
    刘鹗的父亲刘成忠善于河工算学,热衷于西方新兴的科学技术。刘鹗秉承家学,结合他1888年在河南、山东等地治理黄河的实践经验,写有《治河五说》、《三省黄河全图》、《历代黄河变迁图考》、《河工禀稿》。其中《治河五说》、《三省黄河全图》和《历代黄河变迁图考》,再加上算学著作《弧角三术》、《勾股天元草》(在刘鹗生前即有刊本)。这五部著作,使刘鹗的治河业绩被统治者初步认可。
    刘鹗精通乐律,曾为其琴师张瑞珊先生刊刻了《十一弦馆琴谱》,还刻有《抱残守缺斋手抄琴谱》,并喜欢收藏古琴。他所藏的唐琴“九霄环佩”琴面有黄庭坚题记,为近世四大名琴,后归故宫博物院收藏。此外,刘鹗还热衷于收藏古物碑帖,研究三代文字。他的《抱残守缺斋珍藏碑帖》、《抱残守缺斋中头等碑帖》,《抱残守缺斋书画碑帖目》以及近人鲍鼎所辑的《抱残守缺斋藏器目》虽非他藏品全部,也足见其收藏广博精深。
    刘鹗早年即与罗振玉结识于淮安,后更是结为儿女亲家。罗振玉和最早接触甲骨文字的日本学者内藤湖南接触殷墟甲骨便是得见刘鹗收藏。后与罗结为姻亲的王国维,与刘鹗四子刘大绅友情深厚,曾同随罗振玉游学东瀛。所以可以这么说,“甲骨四堂”中的二堂,都直接或间接地受到刘鹗的影响。而刘鹗所刊刻研究三代文字的《铁云藏龟》,《铁云藏货》,《铁云藏印》和《铁云藏陶》更是其拓印、系统研究古文字及其演变过程的代表作。
    刘鹗生当封建王朝统治即将彻底灭亡的前夕,一方面反对革命,同时也对清末残败的政治局势感到不安和悲愤。他认为当时“国之大病,在民失其养。各国以盘剥为宗,朝廷以盘削为事,民不堪矣。民困则思乱”。他要求澄清吏治,反对“苛政扰民”以缓和阶级矛盾。在西方文明潮水般涌入的情况下,他开出的“扶衰振敝”的药方,借用外国资本兴办实业,筑路开矿使民众摆脱贫困,国家逐步走向富强。他在给罗振玉的信中说:“晋矿开则民得养,而国可富也。国无储蓄,不如任欧人开之,我严定其制,令三十年而全矿路归我。如是,则彼之利在一时,而我之利在百世矣。”但在帝国主义对中国加快侵略并大肆进行经济掠夺的情况下,刘鹗对外商又多所迁就,其所定之制往往有损国家主权和人民利益,因此被“世俗交谪,目为汉奸”。
    刘鹗信奉太谷学派,为太谷学派创始人周太谷弟子李光炘的得意门生之一。他曾在给黄葆年的信中说,“一事不合龙川(李光炘)之法”,“辄怏怏终夜不寐,改之而后安于心”,又在《老残游记》中借玙姑与黄龙子之口宣扬他所承袭和发挥的太谷学派精义,以为宋儒理学的理、欲之分不近人情;在处世接物上倡导以人情为根据,做到“发乎情,止乎礼义”。同时认为儒、释、道三教殊途同归,其根本都在“诱人为善,引人处于大公”。他在给黄葆年的信中说,该派的“圣功大纲,不外教养两途”,推黄“以教天下为己任”而自承“以养天下为己任”。
    作为晚清四大谴责小说之一的《老残游记》,刘鹗以一位走方郎中老残的游历为主线,对社会矛盾深度开发,尤其是他在书中直斥清官误国,清官害民,指出有时清官的昏庸并不比贪官好多少。这一点对清廷官场的批判是切中时弊、独具慧眼的,其描写技术受到鲁迅胡适盛赞。
    刘鹗故居在淮安位于城西北隅勺湖之滨东南侧高公桥西街,坐北朝南,东为金刚社巷,西为地藏寺巷,南为高公桥西街,计四个部分,共142间房屋。堂屋大都是淮安风火檐式。其他三宅的房屋,都是三峰防火墙。1987年,为纪念刘鹗先生诞辰130周年,迎接全国纪念刘鹗诞辰130周年暨学术讨论会在淮安的召开,原淮安县政府拨款11万元整修现存留的11间房屋,现存的房屋原梁柱屋架等木结构保持原样,房屋外墙和围墙为青砖青灰砌建,内侧为白粉墙,围墙内侧配以青小瓦花窗,屋面墙头封头用小青瓦屋脊,为具有地方特色的传统屋脊。屋南侧配以木格花窗,室内为方砖或仿方砖地面;室外天井地面以片石拼砌,道路以小青砖或片石立铺;正厅前面辟一荷花池,池周以湖石装点。整个院内配以刘鹗故居原有的竹、梅、松柏、石榴、芭蕉和月季、芍药、牡丹等四季花木。整修后大门西移,大门匾额“刘鹗故居”为我国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所书。进门可入东西二庭院,东院面南为厅堂,即“画杉大厅”,修复后西院只有二进半,临地藏寺巷(现西长街延伸与地藏寺巷相通连,通称为西长街)留有一门,现进出参观都走此门。进门后面南三间堂屋陈列了刘氏世系图,刘鹗曾祖父母、祖父母的画像,刘鹗与其兄刘明远的合影照片,刘鹗的部分手稿、日记,橱内陈列着刘鹗曾经用过的古琴以及各式版本的《老残游记》,这些都为我们研究刘鹗的家世及生平提供了宝贵的材料。穿过此屋到了后一进院内,朝西有两间平房,刘鹗手书“抱残守缺斋”匾额高悬檐下,其笔力刚劲有力。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