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淮史百科 > 府城研究 > 巽关讲古

巽关讲古

2015/1/19 10:58:26    作者:高建平    阅读:4943    评论:0

 

    这块明末“巽关”字样的石质匾额,原镶嵌在淮安(今淮安区,下同)城东南巽关水门上,考为淮安知府宋祖舜所书写。宋祖舜是明末兵家,是兵书《守城要览》的作者,自幼喜欢读兵书,他长期在陕西一带戍边,熟悉军旅生活,对守城知识有十分具体的感受。他在淮安任淮安知府是天启三年的时候,当年他就建造巽关水门要塞,并且是天启《淮安府志》的主要修撰人。
    石匾额字体为隶书,字体气势开张、笔力劲险、操举若神、书法精绝,集诸家之成,给人以美的享受。至于巽关石匾额上弹痕累累,印证了一段红色文化。当时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解放淮安城有一支部队是从城东南巽关攻城的,与城内敌军交火激烈,以至伤及了巽关水门的石匾额,在“关”字下面留下了弹痕累累,此匾额的存世,有其重要历史价值。
    巽关是宋祖舜所建。山阳县令孙肇兴采士民公议开凿引宝带河水入淮城,明末堵塞不通。
    清初屡议开放不果。雍正四年(1726)生员许其恕等呈请漕院张大有始行开放,与城外筑坝通水入淮城,自这以后通塞不常。
    漕督铁保《重开巽关河道碑记》云:“巽关不审起自何时?考郡县志谓是明天启三年所建。然拨其形势,东西北三关,联络策应,似实与城俱有惜,文献无所征也。”
    清同治间,水由淮城东南巽关入城。东至上马桥分一支向北,抵淮城东长街北头梁坡桥,折而西至北水关汇入城河。
    自上马桥之西至锅铁巷尾之仓桥又为一支,折而向南环三台阁前之砖桥(三台阁,佛教场所;今址为淮安区鼓楼食品厂所在地)而西汇入淮安府学泮池。复出而北转,经沿街暗沟至淮安都察院后,由西转北至胯下北街童王巷之童王桥、青云桥。
    自淮城锅铁巷南头之仓桥向北又为一支,流经东新仓、绿蔼亭、太平庵、万寿庵、白虎桥(今存,在县西街关天培祠堂东约200米处)再向西经谯楼站秤桥前、山阳县署之软腿桥(此桥今无存,原在山阳县署大门至二门之间甬道上;中跨一桥,即此桥)抵小八字桥汇入河下城河。
    自淮城东县东街东之白虎桥向北又为一支,经院西街之青龙桥。青龙桥今无存;此桥在淮安还有一句谚语曰:“青龙桥下饺子,看人兑汤。”北至城隍庙巷之六合桥,以下多经民房暗沟,年久淤塞。
    其三支与西水关文渠汇合,同出联城与城外罗柳河水合,分注涧市二河,岁有疏浚,因经费不敷,未能一律深通。
    清光绪初,涧河挑深后,巽关龙光闸底高仰;光绪16年邑绅顾云臣拨银3700余两,重建闸身,宽阔倍于前,在原金门上加宽二尺六寸,挑深二尺五寸于涧河底平。沿途两旁安木栅栏,以防人为破坏。自府学毓秀坊起至山阳县署桂花闸止,两岸长460余丈皆挑浚,补砌沟墙,新造“起凤”、“彩虹”砖桥二座,又在淮城玉器巷中断文渠上创建“珠联璧合桥”一座;重建“永丰桥”、“青云桥”、“孙虎桥”、“依岱桥”、“白虎桥”、“三台阁桥”六座;“文澜”、“武功”、“状元”、“文津”、“紫竹”桥五座皆升高。
    城外城河之船自西来出巽关龙光闸、西至北水关,南至三思桥范巷一律通畅;光绪29年(1903)时人任山西巡抚丁宝铨等禀请漕运总督陆元鼎拨银3600两,委抚卫署(抚卫署,专管淮安三城安全保卫工作。今址为淮安区电信局所在地)聘挑河夫沿途挑浚,重修沟墙、桥梁、堤岸及城外罗柳河,皆次第修治,两月工竣。之后又有零星修葺。
    1945年淮安第一次解放至今,历届地方人民政府多次组织疏浚,扩砌沟墙。
    近年来,淮安区政府复建了淮安巽关水门,并重点整治了淮城西长街南市桥至镇淮楼前三思桥之间的渠道,全部用条石护坡,复建了桂花闸,在明清步行街复建了起凤、彩虹、珠联璧合、青云、童王五座石桥,使得巽关文渠更加艳丽多彩。

End全文结束
分享到:

已有0条评论

最新头条
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著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IE8、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2 【 著作权声明 | 隐私权 | 安全政策
联络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86-0517-85913685 邮箱:wshuaian@126.com 技术: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办
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